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是公立医院少了吗?

崔敏 2020-02-21 浏览:
把公立医院的多寡用来判断应疫情防控体制机制的优劣显然是不恰当的甚至是极其荒谬的,医疗卫生体制甚或重大疫情防控体制的好坏不是也不可能是以公立医院的多寡或驰援医护和医用物资多少去衡量,而是以治理能力去判断。更何况在医疗卫生领域,社会资金的进入时间远远晚于其它领域,大量优质医疗资源都集中在公立医院手里,比如医护和高端诊疗设施,而社会资本只能在薄弱领域取得突破,像莆田爱尔这样比较大的民营医疗机构也只能在某些专科上取得成效,而像维康那样进入综合性医疗机构的社会资金最终由于缺乏优质资源而不得不退出。诚然,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还有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但决不是因为公立医院少造成的,而是医疗卫生领域投入尚显不足,基础设施尚显落后,体制尚显陈旧,机制尚显迟滞造成的,特别是未能将各方面的医疗资源纳入整体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因此加大医疗卫生领域特别是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基础设施建设,夯实基层医疗单位特别是以社区为单元的医疗机构经济技术基础,整合全社会医疗卫生资源,是健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完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根本方向。

【本文为作者崔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不代表察网立场】

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是公立医院少了吗?

最近,读了察网专栏作家王忠新先生《千人医疗队缘何从辽宁召之即来?——战疫显现公立医院改制的教训》一文,从文章所提供的资料数据来看,作者显然是属于体制内人员,而恰恰是因为这一点说明了辽宁近些年来在诸多方面落后于全国的根本原因。从这篇文章的思维逻辑和观念来看,可见其思想的僵化,观念的陈旧,逻辑的混乱以及抱残守缺的僵尸相。如果按照王忠新先生的观点,各地在落实中央关于“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时,只要建立更多的公立医院就可以完事大吉了。

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一个好的防控体制机制和应急管理体系不在于政府掌控资源的多少,而在于政府资源动员能力。公立医院作为政府直接掌控的医疗资源能发挥的作用,私立医院同样能够发挥。公立医院之所以能够不计成本投入当前的抗疫,是因为公立医院是由政府投资兴建的,而政府投入的资金来源于公民缴纳的税金,而私立医院的资金来源是自然人或法人,所以对公立医院政府具有天然的支配权利。对于私立医院政府虽然不具有这样的权利,但是政府可以通过体制创立把私立医院纳入政府公共治理体系当中来。检讨这次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体制机制方面存在的问题,并不是公立医院的多和少,而是要抓紧时间“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而最大的短板应该是在健全和完善国家公共卫生管理体制过程中,将私立医院纳入公共卫生管理体系,在重大疫情(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能够做到公共资源与与社会资源有效整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社会资源游离于事件之外。

所以把公立医院的多寡用来判断应疫情防控体制机制的优劣显然是不恰当的甚至是极其荒谬的,医疗卫生体制甚或重大疫情防控体制的好坏不是也不可能是以公立医院的多寡或驰援医护和医用物资多少去衡量,而是以治理能力去判断。更何况在医疗卫生领域,社会资金的进入时间远远晚于其它领域,大量优质医疗资源都集中在公立医院手里,比如医护和高端诊疗设施,而社会资本只能在薄弱领域取得突破,像莆田爱尔这样比较大的民营医疗机构也只能在某些专科上取得成效,而像维康那样进入综合性医疗机构的社会资金最终由于缺乏优质资源而不得不退出。诚然,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还有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但决不是因为公立医院少造成的,而是医疗卫生领域投入尚显不足,基础设施尚显落后,体制尚显陈旧,机制尚显迟滞造成的,特别是未能将各方面的医疗资源纳入整体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因此加大医疗卫生领域特别是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基础设施建设,夯实基层医疗单位特别是以社区为单元的医疗机构经济技术基础,整合全社会医疗卫生资源,是健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完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根本方向。

如果都像王忠新先生这样沉湎于原有体制的思维和理念,辽宁休矣!国家休矣!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