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斯郎:果然!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郎言志 2020-02-19 浏览:
正如目睹了意大利城市广场上那一场“黑口哨活动”的一位华人所说:我无法理解,谁会闲得在世界各地奔走组织这样的活动,明明点几根蜡烛默哀就能表达心意的事情,为什么会有人花那么大的力气,请来那么多洋人参与其中;为什么他们要戴黑口罩,甚至是黑面罩出没在西方街头,为什么要吹黑口哨并发放那些带有政治性的宣传资料,为什么他们没有向警察局报备活动,又为何屡次在城市街头粘贴极具目的性的标语?

疫情面前,一些境外势力借机“搞事情”,他们不仅通过舆论抹黑中国,甚至还故作好意,渗透进海外华人圈,玩着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把戏。

2月18日,是郎君曝光境外政治性组织“吹哨人”借疫情问题搞思想渗透的第11天,郎君再次路过意大利城市广场的“民主墙”附近,发现早前被撤下的“攻击性政治帖”,又被人重新粘贴了起来。

刘斯郎:果然!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在此前发生“黑衣人吹黑哨”的意大利城市广场,宣传资料被反复粘贴和加固,让人非常疑惑其目的性。

一连十多日,那些假借纪念李医生为由的政治帖,在这座拥有数万华人的意大利城市街头风里来雨里去,帖子被人反复“加固”。郎君再次见到这些带着极重意图的宣传资料的时候,旁边也正有一群白人青年在那围观。

不对称的媒体讯息与眼前带有极重政治攻击色彩的宣传资料,让这群白人青年对中国和中国防疫的误解颇深,话语也异常刺耳。

如此情况,郎君自然也是不能坐视不管,在西方舆论对华攻击本就严重的情况下,如此大辱,怎能忍耐?于是,我拨开前面挡着的几个白人,伸手撕毁了墙上那些分别用中文、英文、意大利语三种语言标注的宣传材料,身后虽有碎语,却也一片沉默。

刘斯郎:果然!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2月18日,郎君路过该广场,撕毁了这些带有浓重政治色彩的宣传资料。

我转过身去,把那些资料揉成了一团,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准备离去。可就在这时,一个白人学生跑了上来,冲着我说: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你们逼死了一个姓李医生!

我耸了耸肩问他:所以呢?你是去过中国,还是去调查过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同样尊敬这位医生,可是谁告诉你我们“逼死他了”?如果全凭道听途说,并以此为依据攻击一个正在全力以赴抗击病魔的国家,我想你应该感到羞愧。

调查:什么是海外“吹哨人组织”?

“吹哨人组织”背后的操作力量是谁,我们目前还并不清楚,但其成立的时间、地点,和针对的群体,却是非常有目的性的。

2月7日凌晨,被网友们称为“吹哨人”的李医生因新型肺炎去世,舆论哗然。正如不少媒体所曝光的那样,一些人开始大噬人血馒头,不少境外组织也借机玩起了舆论游戏。

而这个名字叫“吹哨人”政治组织,便是在这时成立的,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突然乍现。

刘斯郎:果然!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该组织最初成立于意大利,并迅速波及美、加、法、德等多国。经过我们调查发现,他们的主要通过对脸书华人社群、微信华人社群的宣传渗透,以纪念李医生的名义,拉拢海外华人参与其中。

其实,从其初期的宣传来看,“悼念李医生”的出发点并没有什么问题,包括郎君和身边的友人,也均没有对此有何警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其影响力的扩大,一些背后的“色彩”便也显现了出来。

最初,“吹哨人”组织的活动如期在意大利锡耶纳等多个小城市举行,不少华人应邀参加,现场看起来,整体也显得祥和,来参加悼念活动的同胞也都出于真心表达,现场并没有人戴口罩,也没有出现奇怪的标语。

刘斯郎:果然!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起初,相关类似的活动气氛都很好,大家都没有戴口罩,现场也没有奇怪的政治标语,地上也都写着“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字样。

然而,随后在意大利其他地区举行的同一活动现场,却刮起了“黑风”:活动的组织和参与者,打扮得居然和香港“港毒废青”一模一样,他们不仅仅戴着黑口罩,甚至还披了黑面罩,还有不少白人面孔参与其中,他们不但往城市的民主墙上粘贴极具政治目的的攻击性宣传资料,还不断吹着口哨向过往的西方人讲述“东方的黑暗国度”,并借悼念李文亮医生的噱头,要西方人支持自己对中国发出谴责,玩着极具目的性的政治游戏。

刘斯郎:果然!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罗马时间2月7日晚8:30,现场“黑衣人”的活动画面。

因为意大利一直是港毒势力的海外根据地之一,该国多个受美国资助的民主基金组织曾联合港毒势力发起过对华的攻击活动,2019年国庆期间还发生过“攻击中国大使馆”事件,因此郎君和身边的朋友判断:事情绝不是简单的悼念。

刘斯郎:果然!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2019年国庆期间,受美国基金会援助的意大利“Istituto Liberale”组织联合港毒群体,在意大利米兰发起反华集会。

果不其然,当郎君向一位曾试图参与活动的华人同胞了解情况的时候,他也表示“很奇怪”:活动是网络上别人拉我去的,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同意了,可是后来听说这个活动没有经过意大利政府和警察局的报备,是个非法活动,而且他们还戴着黑口罩蒙着脸,也违反了宪法,所以就没去了,后来看到那些政治元素在里面,我也感到很震惊。

来源 : 郎言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