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党人碑 2020-02-18 浏览:
别听蝲蝲蛄瞎叫唤,我们不但要坚守阵地,还要下地种粮食,而且还要不少打粮食,这样才能让内外反动派颤抖,除了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没啥别的办法!只有不屈不挠,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阻击战和总体战,我们才有“解放”,才有希望,才有幸福。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这几天在看一些抗战历史的老照片,有些感触,分享给大家。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看到这张照片,您有窒息感吗?

如果还没有,我来解释下。

这张照片的拍摄角度是鬼子经过反复搜山,发现的我东北抗联密营。

从里到外,不管是拿枪,还是没拿枪的,不是鬼子的讨伐队,就是配合行动的伪满军汉奸队。

时间是1938年冬,地点为黑龙江宝清县,抗联第二路军周保中部的主要活动区域。换句话说,相当于关内的根据地,群众基础极好。

为了扑灭中国人民的抗日火焰,鬼子一方面实行所谓“匪民分离工作”,大搞归屯并户,制造无人区和“集团部落”,对我抗日武装力量进行政治围困和经济封锁;另一方面,出动日伪结合的讨伐队,空中派出侦察机,形成了一张由天空侦察到陆地“铁壁合围”、“篦梳山林”的大网。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敌变我亦变,抗联学习土匪的办法,在深山老林、人迹罕至处,设立“密营”,存储战略物资,从事后勤补给的同时,安置伤员、培训干部,隐蔽待敌。

鬼子也精着呢,不断搜索并挖出这些密营,以竭泽而渔,企图困死抗联。

照片中的这处密营,位置极好,设在树木繁茂的高山腹部,这样比较隐蔽,不易被敌人发现。鬼子最终靠军犬,才找到这里,除了武装的鬼子外,还有外围手持绳网的敌人,显然他们是想活捉。顶好让密营中的抗联,自己出来投降,翻过头去像程斌那样当叛徒,以华制华。

但最终这帮畜生,在地窨子窝棚中,只发现一男一女,两名抗联战士忠骸。

鬼子赢了吗?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没有,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我们永远不屈服的中华民族!

大疫当前,有朋友也有窒息感,这个我非常理解,毕竟环境不同,特别是疫区的朋友们,但我们能屈服吗?我们能停止抗争吗?

为什么不能呢?

我想给大家分享这张照片。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我的河南老乡、抗日烈士吉鸿昌有诗曰: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看到这张照片,我立刻就想起了这首诗。

无数中国人和他们毕生所珍视的财物,被屠杀和劫掠后,像一堆垃圾一样,被日本鬼子撮堆儿到路边的树林里,就像郊游过后,那些没有公德和素质的游客,扔在不显眼处的塑料袋、包装袋和纸屑、餐余垃圾。

所以不反抗行吗?不抵抗到底行吗?

当然公知会告诉你,别反抗做无谓牺牲,躺着享受“殖民三百年”,我们也能在太君的怜悯下,过上幸福日子。

你信吗?

反正我不信!

既然不信,咱就得抗争到底,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于是我想跟大家分享下面这两张照片。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刚找到这张鬼子的照片的时候,我就想起那张冀中八路军的照片。

你有钢盔,你有掷弹筒,你就牛13了?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看看咱们的八路军,几场仗打下来,你们的钢盔和掷弹筒,就都变成我们的了!

说起来,掷弹筒这东西,八路不但能缴获鬼子的,还能自己造。没有图纸,我们可以逆向研发;没有专用钢材和设备,我们可以立足现有条件,先解决“有”和“无”的问题,再结合部队战斗需要,改进提高,让我们的掷弹筒比鬼子的还要牛。

晋绥军区的修械厂,有两位没上过什么学的工人师傅,召开多次诸葛亮会,反复进行了分析研究试验,并大胆地作了一些改进,经过6个多月的努力,终于研制成八路军自己的掷弹筒。发射稳定性好,射击速度快,命中精度更由日造八九式的最高85%,提升到了94%。

吕正操司令员说,谁发明就以谁的名字命名,所以这款比鬼子掷弹筒更牛的八路掷弹筒,就以两位工人师傅:温承鼎、吴奎龙的名字,命名为“鼎龙式”。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很快就投入生产,装备部队,从1944年到1946年,这款“鼎龙式”掷弹筒,就生产了1110具。而八路军总部兵工厂,也就是著名的黄崖洞兵工厂,从1940年下半年到抗战胜利,就生产掷弹筒2500具、炮弹198020发,共装备近30个团。我们的主力部队,基本做到每个战斗班配备一具,显著提高了战斗力。

以八路军解放神池(今属山西)之战为例:

在任务急、时间紧,部队缺乏攻坚战经验的情况下,晋绥军区八分区21团仅,靠向老乡借来的两支独杆云梯,集中四个连队的“鼎龙式”掷弹筒打掩护。三个连队从夜里十点钟发起进攻,一大早就拿下了这座县城。

想想抗战之初,咱们啥装备?

加把劲,稳住神,最终胜利是我们的!

我祖父在冀鲁豫当清丰县(时属河北,今属河南)三区区委书记的时候,第一支枪,还是本地赵铁匠打的“独角牛”。又叫“单打一”或“撅把子”,只能打一发子弹不说,甚至装填的都不是专门的手枪弹,而是步枪弹,万一碰上臭子,还可能打不响。

咱队伍上也好不到哪去,打平型关的老战士回忆,不少人用的步枪还是汉阳造,有的比战士的年龄都大,膛线都磨损得差不多了。

可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能被敌人打死,但决不能被敌人吓死。

这就是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仍然保持的精气神,也正因为有这口气在,我们的祖辈才打胜了人民战争,创建了人民共和国。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