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现行传染病疫情报告制度可否做一点补充

吕景胜 2020-01-25 浏览:
公民及责任疫情报告人按照现有疫情报告制度向相应级别机构报告疫情后,必须同时向国家传染病监测中心电话或网站继续报告及备案。此点补充意义在于,双轨道疫情传输机制有更大保险性,网络时代充分发挥网络监督作用,对地方政府及各级医疗机构及相关责任人员形成无形压力,时刻引起国家级别传染病监测机构的注意和重视。

【本文为作者吕景胜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吕景胜:现行传染病疫情报告制度可否做一点补充

我国目前传染病疫情报告制度规定大致有以下主要内容:

1、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和采供血机构及其执行职务的人员发现如发现传染病防治法所规定的传染病疫情或者发现其他传染病暴发、流行以及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时,应当遵循疫情报告属地管理原则,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或者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内容、程序、方式和时限报告。

2、特别有关于公民对传染病疫情的报告制度和权利,如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传染病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应当及时向附近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报告。防震减灾法、防洪法中并未规定公民个人有此权利,显然洪水地震等灾害预测预报比较专业,普通公民难以参与。而传染病发自基层民间特别需要全民参与的人民战争。

3、执行职务的医疗保健人员、卫生防疫人员为责任疫情报告人。责任疫情报告人发现乙类传染病(传染性非典型肺炎)中的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城镇于6小时内,农村于12小时内,以最快的通讯方式向发病地的卫生防疫机构报告。网络时代“最快通讯方式”应该以小时或分钟计算。

4、责任疫情报告人发现乙类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城镇于12小时内,农村于24小时内向发病地的卫生防疫机构报出传染病报告卡。

责任疫情报告人在丙类传染病监测区内发现丙类传染病病人时,应当在24小时内向发病地的卫生防疫机构报出传染病报告卡。这一规定很有意义,一是形成疫情传输回路,二是留下证据链条,将来追责证据清晰无误,三是必要的控制疫情的医疗管控手段。

上述制度不能说不健全,但带有科层制的官僚色彩,其层层逐级上报会造成信息传递中的缓慢、衰竭或阻梗的风险。现代企业讲究组织扁平化、信息化、平台化,以确保高端董事会经理层接触基层、知晓反馈市场。国家治理亦然,应借助网络确保中央监测、监督地方,确保疫情传输系统通畅。

现行疫情报告体制没能防止今天武汉疫情的失控被动局面。近日全国多数地区上下开始了大规模甚至有几分悲壮的疫情阻击战,24日国务院向社会征集有关地方和部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责任落实不到位、防控不力、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等问题线索,以及改进和加强防控工作的意见建议。这些举措都应该且必要且及时,但多少事后努力不如事前努力,如一切危机管理一样,防范为先为大,其中一条就是早发现早应对早处理,遏制疫情于萌芽状态或小范围。而要做到此点,前期疫情报告传输制度甚为重要。建议在现行传染病疫情报告制度中补充一点内容。

建立国家级别(国务院)传染病疫情监测中心报告、举报电话及专门网站,公民及责任疫情报告人(医生、管理人员等)按照现有疫情报告制度向相应级别机构报告疫情后,必须同时向国家传染病监测中心电话或网站继续报告、举报及备案。国家传染病监测中心可随时对各地疫情报告信息进行大数据监测处理。

此点补充意义在于,一是这种双轨道疫情传输机制有更大的保险系数,防止疫情信息传输阻梗;二是网络时代应充分发挥网络监督作用,各级责任人员将传染病疫情直接报告国家级别监测机构对地方政府及各级医疗机构及相关责任人员形成无形压力,制度的无形威慑力表明人在做天在看,迟报、谎报、瞒报将无处遁形;三是时刻引起国家级别传染病疫情监测机构的注意和重视。

这样的制度补充没有增加制度运行成本,且可能形成事半功倍、以小见大、四两拨千斤之功效。国家治理在于细节和执行力,细节决定命运,执行力决定成败。今痛之鉴以醒后人,今日之忧亦为补牢。

【吕景胜,察网专栏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