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普京的身后事,你看明白了吗?

鹿野 2020-01-20 浏览:
这一事件标志着梅德韦杰夫及其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势力已经不可能接班了,当然,告别了新自由主义并不意味着选择社会主义。新接任总理的米舒斯京之前外界对他了解的不多,但是就其履历来看,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技术官僚,之前的工作中主要是重视增加税收和发展高科技。因此,俄共对其上台投了弃权票,认为未来还要对他再看一看。不过基本可以确定,他不会像梅德韦杰夫那样出于意识形态而盲目地推崇新自由主义,会更加重视政府对经济发展的作用。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普京的身后事,你看明白了吗?

近日来,俄罗斯的总理易人和启动修宪,引发了各界广泛的关注。其实还有一件关注不太多,但是影响力毫不逊色的事件,就是在梅德韦杰夫辞职同一天的2020年,车臣领导人小卡德罗夫突然“告病”并任命车臣政府主席胡奇耶夫暂时代替自己履行职权。这几事标志着普京已经开始为身后事进行布置,各方面的解读很多,笔者也想在此谈谈个人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一、梅氏下台,表明告别新自由主义

在梅德韦杰夫辞职之后的第二天,1月16日俄罗斯总统网站发布公告称,普京总统签署了总统令,任命梅德韦杰夫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同时解除梅德韦杰夫代总理的职务。

对于这一人事变动,各方面的解读有着很大的分歧。有些人认为梅德韦杰夫自此退出了接班人的行列,实际上只不过是体面退出政坛之前的一个过渡,也有些人认为形势还不明朗,甚至有些朋友表示,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由于涉及强力集团,实际权力可能比总理更大,并不能排除是为了安排梅德韦杰夫接班之前进行锻炼。

其实笔者觉得,如果要是不单单看这一人事变动,而是结合俄罗斯历史和现实的方方面面来看,情况还是很清晰的,也就是这一事件标志着梅德韦杰夫及其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势力已经不可能接班了。试想,如果普京真的想让梅德韦杰夫接班,完全可以让他继续代理总理并且兼任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但是普京不仅在国情咨文当中不点名地批评了梅德韦杰夫政府的经济工作不力,而且在他辞职第二天就解除了其代总理的职务,言下之意就是梅氏连总理的本职工作都没干好,那怎么可能再让他更进一步接替自己呢?

很少有人注意到,普京不仅仅是批准了梅德韦杰夫的辞职,而且在国情咨文当中强调要加大政府的投资和改善民生,这其实和梅德韦杰夫一贯奉行的依靠外资与自由市场作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是有很大区别的。因此,这恐怕不仅是一个人事变动,也标志着俄罗斯发展方针的某种变化。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俄罗斯共产党和广大俄罗斯民众大都对梅德韦杰夫的辞职表示兴高采烈,甚至认为其“早该辞职”了:

【最高兴的是俄罗斯共产党。以拉什金为代表的多位俄共议员表示,梅德韦杰夫早该辞职,拖到15号宣布内阁总辞,时间似乎有点晚,给国家造成的损失也更大。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表示,梅德韦杰夫内阁其实在去年就应该辞职了,政府的金融和经济政策应对危机无力,需要进行调整。……多家民调机构在梅德韦杰夫辞职后进行的即时民调显示,大约半数(50%)以上的俄罗斯人,对政府的突然辞职表示欣喜、乐观。考虑到梅德韦杰夫政府的支持率长期稳定在30%左右,民众的态度是正常的。
议论纷纷:俄罗斯共产党认为,梅德韦杰夫早该辞职_内阁
https://www.sohu.com/a/367195606_731085】

当然,告别了新自由主义并不意味着选择社会主义。新接任总理的米舒斯京之前外界对他了解的不多,但是就其履历来看,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技术官僚,之前的工作中主要是重视增加税收和发展高科技。因此,俄共对其上台投了弃权票,认为未来还要对他再看一看。不过基本可以确定,他不会像梅德韦杰夫那样出于意识形态而盲目地推崇新自由主义,会更加重视政府对经济发展的作用。

二、梅德韦杰夫和普京的分歧由来已久

在这里笔者还想补充一点,不少朋友认为是利比亚事件当中梅德韦杰夫没处理好导致失去了接班人的地位,事实上还可以追溯的更远一些。

梅德韦杰夫和普京的分歧由来已久,早在其刚担任总统时,就半公开地表示不赞成普京的“主权民主论”,而鼓吹同西方的“普世价值”接轨:

【梅德韦杰夫在强调民主的普世性的同时,反对普京认同的“主权民主”的概念,他上台后,没有公开使用过“主权民主”的说法。梅德韦杰夫在《对话》中强调,民主是发展俄罗斯这个国家、这个庞大经济和政治系统的必要条件。
陈彤主编,中亚经济法律问题研究论文集,企业管理出版社,2014.07,第152页】

在2010年底的时候,梅德韦杰夫又和普京围绕着是否应该学习苏联时期的经验解决现在俄罗斯民族关系中所出现的问题,发生了一次公开的争论:

【普京也对民族冲突问题发表了看法。他开口就说,“我们应当对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感到羞愧。”接着他赞扬苏联时期解决了民族关系问题:“要知道,在苏联,民族关系是没有问题的。苏维埃政权成功地创造了各民族和各宗教和平的局面……我从来不记得在列宁格勒发生过什么民族主义。就是莫斯科肯定也没有,在苏联其他地方也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认为,苏维埃政权成功地创造了适用于民族关系和宗教关系的某种实体,甚至创造了某种新型的人的共同体———苏联人民,而现在俄罗斯未能找到类似于苏联时期所创造的那种东西。普京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应当借鉴苏联时期的经验来解决现在俄罗斯民族关系中所出现的问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