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俄罗斯接班人的思考

NE0 2020-01-17 浏览:
当普京某种程度上被动地接受了欧亚主义,他开始推动多极化进程。多极化必须肯定俄罗斯是多中心世界中独立的一极,这就需要把欧亚大陆转化成世界政治中的一个主体。这就与我和其他欧亚主义者在90年反对叶利钦时代信奉大西洋主义的俄罗斯精英,并积极倡导的“陆权对抗海权”的地缘政治理论不谋而合。

俄罗斯,是一个值得我们好好思考的国家。

其实梅德韦杰夫下台不是什么意外,甚至说,他要是不下台,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我最早关注俄罗斯的接班人问题,是从俄罗斯出兵拿下克里米亚和叙利亚开始。

对俄罗斯接班人的思考

因为我对这两次军事行动,有一层更深层次的考量,那就是除了在军事上获得收益,这历次军事行动,其实对那些被选中的人来说,也是一次次极好的立下战功,然后靠战功和资历来跻身最高管理层的一个机会。

在当时的我看来,未来接替普京的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在叙利亚立下军功的指挥将领。

对俄罗斯接班人的思考

现在依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撤掉的是梅德韦杰夫,换上来的

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接替的是梅德韦杰夫而不是普京。

也就是说,普京的接班人还没有真正显现。

但从梅德韦杰夫下台,米舒斯金接任新总理这一行为,我们还是能琢磨出不少东西的。

第一,俄罗斯未来的走向;

第二,为什么是现在换掉梅德韦杰夫。

首先,梅德韦杰夫的下台,意味着普京已经在未来的俄罗斯究竟是倒向西方还是独立于西方这一个问题上不再犹豫,作出了一个明确的选择。

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未来普京的接班人是谁,但俄罗斯国内的所谓自由派,亦即倾向倒向西方的一派,在下一任接班人的问题上已经出局。

第二,为什么是现在?

这其实是一个更有意思的问题,而且我会提供两个方向,开放式给大家来选。

不过在这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下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

对俄罗斯接班人的思考

米舒斯金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工业大学(前莫斯科斯坦金机床工具学院,俗称的理工男,跟梅德韦杰夫这种公知文科男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方向),上世纪90年代,他一直在计算机和IT行业工作,还拿了原俄罗斯政府国民经济学院经济学学博士学位。

从2010年4月起米舒斯金担任俄联邦税务局局长,他通过引入实时数字化系统(大数据和云计算)在俄罗斯创建了“税收管理的未来”系统,不但减少了大量纸质文书工作,还大大提高了俄罗斯财政收入。

这十年来俄罗斯的税款一直稳步上升,说明这家伙手里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普京用他来还掉梅德韦杰夫,背后是什么意思呢?

从上面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米舒斯金的强项,是内政,也就是怎么来钱。

而且我看到他推行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其实是有种心照不宣的想微微一笑的感觉,这两样东西全面推行的后果就是国家能够非常有力地精准监控每一笔资金的往来,让那些不合法的钱能钻漏洞的地方,越来越少。

看来是没少从我国近些年的反腐案例中吸取营养和教训,哈哈哈。

普京选这么一个生财有道的人上来,说明普京对俄罗斯未来的判断,有两种:

第一种,那就是普京觉得,俄罗斯周边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包括中东的局势,都进入了一个稳定的状态,不存在烈度非常大的战争,所以,俄罗斯要开始专注于本国的经济建设,把重心从军事往经济倾斜了。

第二种,就是普京觉得,中东乃至俄罗斯周边的环境开始恶化,而且中东有着爆发高烈度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一旦伊朗陷入四分五裂的境地,俄罗斯未来有可能会出兵西亚跟美国甚至是以色列发生直接的冲突,所以,现在就要开始未雨绸缪,稳固国内的经济,储备更多的财政资源,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军事冲突。

你们觉得会是哪一种考量呢?

我个人是倾向后者的。

讲真,如果未来伊朗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而又有那么一个人能代表俄罗斯帮助伊朗扛住甚至是挫败美国和以色列的军事行动的话,那么这样的一个人,不进克里姆林宫,那真是天理不容了。

对俄罗斯接班人的思考

所以,未来那个可能会立下赫赫战功的人,才是普京真正要培养的接班人,米舒斯金会是他的搭档。

当然,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是,一旦参与到伊朗未来可能爆发的军事行动中,说不定那个人有可能会像苏莱曼尼一样被干掉,而这会成为影响俄罗斯未来政局的真正变数。

作为盟友来说,俄罗斯政坛的变化,我觉得对我们是有利的,至少从目前来看,确保俄罗斯不倒向西方,是地缘政治上的一个重要成果。

当然,从普京的智囊亚历山大·杜金的多次来华交流来说,普京推动多极化的策略其实也有一个暗含的潜台词,那就是多极化,意味着俄罗斯是不愿意再次看到一个单极统治世界的。

对俄罗斯接班人的思考

不要以为这个单极,指的就是美国。

但很多东西,我觉得没必要说得太直白,自己在心里知道别人的想法就好,点破了就没意思了。

跟民间对俄罗斯各种各样的看法不一样,中俄在官方层面或者说军事层面的合作深度,我觉得是超出很多人的意料的。

我们在面对俄罗斯的时候,一定要清楚地认识到的是,俄罗斯已经不再是苏联,俄罗斯也不可能再成为苏联。

这也意味着,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默认了自己的国家定位,同时也不可能再像苏联那样成为我们国境线上一个噩梦般的存在。

对于这样的一个盟友,我们应该怎么样思考相互的生存空间,不像欧美那样把它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是未来数十年我们需要去思考的。

关于俄罗斯的话题,包括未来普京的接班人,以及我们怎么跟那样的一个人打交道之类的问题,我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不过,太直白的东西,肯定也是不可能写出来挂在公众号上的。

现在要做的,是多看,多想,少说。

来源 : NE0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