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满:伊朗局势诡异突变,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李光满 2020-01-15 浏览:
我们的文明,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内心充满了良善,但依靠屠杀、战争、奴役和掠夺发家的美国一定是凶恶如魔鬼的,不要幻想美帝国会良心发现,因为他们的政治中根本就没有良心,根本就没有慈悲,根本就没有正义。对付美帝国,绝不能搞什么慈悲为怀,铸剑为犁,而是需要以利齿咬碎它,以利剑击毙它,打败它,消灭它,埋葬它,唯其如此,才能彻底摆脱它的绞杀和奴役。

李光满:伊朗局势诡异突变,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2020年新年伊始,伊朗局势陡然生变,蔡英文继续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美国取消对中国汇率操纵指控,中美即将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国际环境正在发生复杂变化,中国面临着哪些重大挑战?如何破解复杂局面?

新年伊始,美国使用无人机和精确制导导弹暗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此事意味着什么?继使用小型无人机暗杀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失败之后,美国使用大型无人机加精确制导导弹以及智能通讯监控手段一举击毙苏莱曼尼,此事件意味着美国作为国家恐怖主义力量已经开始不择手段暗杀对手。

就在大家以为事件到此为止的时候,此后发生的事件表明只只是一个更邪恶事件的开始,随后是伊朗发射导弹反击美国驻伊拉克基地,几乎就在伊朗反击美军的同时,一架乌克兰民航客机失事,机上176人全部遇难,令人震惊的是随后伊朗军方承认是其导弹将这架客机当作美国进攻的巡航导弹无意间击落了客机,这里我们需要注意两个细节,一个是这架客机偏离航线靠近了军事敏感区域,另一个是在最关键时刻,导弹操作人员通过通讯系统向上级请示以确定是否是美国巡航导弹时有关键的10秒钟联络失败,这两个看似偶然的技术细节使事件朝着灾难性方向发展。

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就在伊朗军方以非常诚恳的态度承认失误击落客机之后,伊朗境内发生了大规模抗议示威,而且这次抗议示威是从伊朗大学生开始,矛头直指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和伊斯兰革命卫队,此前哈梅内伊宣布对美国实施报复,伊斯兰革命卫队被美国宣布为恐怖组织,并且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圣城旅”领导人苏莱曼尼被美国暗杀之后,在伊朗国内被视为民族英雄,更为重要的是英国驻伊朗大使也出现在了示威现场,美国总统特朗普连续发推特支持伊朗学生示威。

一夜之间,风云突变,一系列神操作,从美国暗杀苏莱曼尼到伊朗因为技术原因误将客机击落,再到伊朗国内正在演变成一场大规模颜色革命的抗议示威,你会觉得这一切正常吗?伊朗的风云突变,伊朗局势变化的整个过程是否像是一场被导演的大剧?如果有真相,那176个在乌航客机上死亡的旅客只是邪恶政客们玩弄国际政治、实现其国家战略利益的牺牲品。对于国际资本利益集团来说,政治是肮脏的、邪恶的、充满血腥味的。

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没有出现任何意外,蔡英文当选完全在预料之中,一百多年的国民党历史已经证明,这就是一个腐败的政党,这个政党既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台湾,更不要说救中国,现在的问题是,蔡英文当选后,会在独立的道路上狂奔多快?会跑多远?

即将签署中美贸易磋商第一阶段协议与美国宣布取消对中国操纵汇率的指控应该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关于汇率问题,显示中国承诺稳定人民币币值,不再让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其实人民币汇率稳定对中美双方都有利,既然贸易战已经见顶,中国就没有必要继续让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这对人民币国际化、维护人民币信用、增强国家经济实力是有好处的。对美国来说,因为人民币汇率下跌而对冲美国对中国提高的关税,使美国加征关系失效,人民币稳定显然短期对美国有利,而长期不利,但美国领导人为了选举政治的需要显然不会考虑美国的长期利益。

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大国领导2020年第一次出访选择了缅甸,这是一个非常有重大意义的出访,预示着在中巴经济走廊取得重大成果的时候,中缅经济走廊即将向前推进并将取得重大进展,这是中国在突破马六甲海峡战略中,中巴、中缅两大经济走廊楔入印度洋的重大战略举措。

以上为2020年开年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重大事件,我们从这些事件中受到了哪些启发?中美斗争的未来方向在哪里?我认为中美将从四大地缘政治战略方向展开激烈斗争。

第一个战略方向,伊朗是现在中东地区唯一一个具有完整力量的强国,而且这个中东强国还是一个反美的国家,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埃及这些中东曾经的强国被美国打烂之后,伊朗已经成为最后一个中东地区反美堡垒,伊朗如果因为颜色革命而变天,或国家解体分裂,或政权崩溃,对中国来说,中东的前线就一下子退到了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将直接面对美国,再加上美国在阿富汗的存在,中巴经济走廊将面临重大风险和挑战。因此我们要将伊朗问题跟中巴关系、新疆问题一并考虑,这是一个对中国未来有重大影响的战略方面,未来在这个战略方向中美斗争将更趋激烈。

第二个战略方向是中缅关系及中缅经济走廊,中缅经济走廊建设一直困难重重,进展不快,这一直都有美国在背后捣鬼,因为中缅经济走廊一旦打通,美国控制马六甲海峡、美国在新加坡的军事存在就失去了意义,因此我们需要将中缅关系、中缅经济走廊、马六甲海峡控制、南海问题联系起来一并考虑,这是一个同样对中国未来有重大影响的战略方向。

第三个战略方向,2019年中美在中国东面斗争的焦点是香港,2020年从台湾选择结果开始,中美在东面斗争的焦点将形成南海、香港、台湾三合一的复杂局面,这三个点的关键在哪里?我认为2020年的关键在台湾,中美将围绕台湾而展开更激烈的博弈,加上香港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南海问题复杂多变,使得中美会围绕台湾问题逐步接近摊牌,这也是一个有重大影响的战略方向,我认为台湾问题摊牌对中国是有利的,只有解决了台湾问题,南海问题和香港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来源 : 李光满冰点时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光满
李光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