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寻乌调查》的犀利与悲悯

常与共 2020-01-15 浏览:
回望资本主义的旧社会,“诚然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谁不能发财、谁能够发财,在形式上人人都有发财的权利,但真正发财的却总是那么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是没有办法发财的。所以,仅仅从法律所规定的权利上看,人人都是平等的。但事实上又总是不平等。这就是马克思所揭露的资产阶级法权的虚假性的一面。对一个跛子反复宣称‘你有奔跑的权利’,这无疑是对他的一种羞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把毛主席誉为“一位在实践和理论的双重意义上真正把马克思主义加以中国化,并且取得了真正成功的人”的国内知名学者何中华先生的这段话,堪称绝妙!大概也是理解国民党何以从消到亡、新中国何以生到旺的秘钥之一。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寻乌调查》的犀利与悲悯

到底是谁养活谁?是农民养活地主,还是地主养活农民?这个生存论问题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之所以发生的“合法性”所在,否则,土地革命、解放战争就都成了一笔随心假设、任意求证的学术葫芦案了。

于是,我们只能诉诸于并不遥远的历史,在字缝里看出字来。比如,一句千钧的“不打倒国民党无盐吃”(毛主席:《才溪乡调查》“经济生活”之“五日常生活”部分),比如“旧的社会关系,就是吃人关系”(毛主席:《寻乌调查》之“高利剥削”部分)。辛亥革命近二十年了,中国大地依然是人吃人,执政的革命党还有脸在自己的旗帜上贴出“革命”二字吗?巧得很,今年,2020年,恰是毛主席进行寻乌调查90周年。

据毛主席调查,当时,高利贷让“卖妻鬻子”照进现实,而市场自由竞争的本性角逐出的一个规则是,似乎在当时的客籍地区,奶子(儿子)的销路和行市要远大于妇女和女儿,“卖妻卖女的不经见”。因此,“卖奶子”就成为乡村地区并不鲜见的偿还高利贷的方式。个中依然有门道,比如买主往往是本地绅士或者富农,美其名曰“过继”,还要写“过继帖”,卖儿子的一方还要拿出卖价的百分之五给“媒人”(中介)做“水扣钱”;当时的平远地区的价格似乎就更优厚些,经常有无法可想的父亲背着孩子一脸羞愧地往那边找“好心肠”的买主去。

而一旦买卖达成,债主们立刻会闻风而来,“卖了奶子还不还我吗?”在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个时候,旧社会“人吃人”的罪恶面目才完全暴露出来。为人父母者攥着自己儿子换来的几个钱,心在滴血,眼泪已经流干,周遭世界不仅没有丝毫的安慰和帮衬,反而在其还没有来得及买上一点米,吃上一顿饱饭之前,债主子就如狼似枭地紧盯着这点卖儿钱,必欲吞之而后快,这样的黑暗与可怖才真是让人绝望无地。章太炎的“革命军起、革命党消”,到孙中山的“革命功成,革命党消”,总之这个国民党真的应了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一出生就死了”!而今天偏安一隅的某个借其尸骸的怪胎组织,其可耻的命运不过是辩证法的自然逻辑罢了。

与之相比,《共产党宣言》中描述的十九世纪前期的城市状况,“当厂主对工人的剥削告一段落,工人领到了用现钱支付的工资的时候,马上就有资产阶级中的另一部分人——房东、小店主、当铺老板等等向他们扑来。”或许会显得足够“仁慈”而“美好”了。难怪中国革命究其实质而言,会是农民革命。农民吃的苦、遭的罪实在太大了。

值得注意的是,《寻乌调查》揭示出了一个基本规律,贫农的借主多半是新发户子(发财的小地主和富农),以起数而论,新发户子最多,占到百分之七十五,远高于中地主的百分之二十,大地主及公堂的百分之五。当然就额度而论,总体上,中地主占百分之五十,新发户子占百分之三十,大地主及公堂占二十。需要注意的是,大地主及公堂的钱很少出借,其目的在于享乐而非增值资本。少部分商业化的大地主则把钱拿去做生意,没钱借给别人。中地主的钱是借给小地主中的破落户及正在走向破产路上的农民,其目的在于吞并土地。贫农往往无田可抵,多半抵押品只有房子、牛猪,而借主,主要是新发户子,也有部分中等地主借此利上生利、吞蚀贫农的生存之资。最终导致贫农卖儿偿债。

以新发户子为代表(并不意味着其他地主阶层都是有口皆碑的“乡贤”)的地主阶级的罪恶,使得贫苦农民无法照旧生存下去,连起码的吃饭问题都无从解决,所以,才会起而革命。被逼无奈的、舍此无他地走上反抗的道路。这里的“新发户子”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后来的“新生的资产阶级”或者发家致富者,待考。但其间的某种隐秘的历史联系,却可以成为一道饶有兴味的考题。

以前,人们讲述辛亥革命的历史意义,往往会引用革命老人林伯渠的一句话“对于许多未经过帝王之治的青年,辛亥革命的政治意义是常被过低估计的,这并不足怪,因为他们没看到推翻几千年因袭下来的专制政体是多么不易的一件事。”这里说的其实是直接经验,也表达着一位共产主义战士对于年轻人的宽厚与包容。但是,这句话决不能为“告别革命”论的拥趸们提供任何有价值的材料,也不能成为从狭隘的直接经验出发从个人体验角度进行历史评价的正当性依据。否则,人们今天依据考古材料和文献史料进行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研究似乎就完全是一门“全靠编”的科幻创作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