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韩四靠”惨败证明,两面人没有出路

鹿野 2020-01-14 浏览:
台湾某些追随蔡英文当局“反中”、“抗中”的“两面人”没有出路,大陆某些背离了革命传统的“两面人”同样不会有出路,只有真正站在广大人民一边,才能实现民族的振兴与祖国的统一。试问,当年弱小的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迅速战胜强大的国民党,甚至西藏等一些存在民族宗教差异的地区也都能够在较短的时间之内实现统一与稳定,说到底还不是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站到了广大普通民众一边?今天,台湾乃至香港的民心渐行渐远,恐怕也跟某些“两面人”背离了革命传统,站在了民众对立面不无关系。笔者相信,未来有关方面在这个问题上还会进一步做出调整,更多地恢复站在广大普通民众一边这一优良传统。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韩四靠”惨败证明,两面人没有出路

一、韩国瑜这次惨败,更多的是蓝营整体惨败的一个缩影。

2020年1月11日晚,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果出炉,蔡英文以817万张的“史上最高得票数”赢得大胜,得票率为57.1%。另两组候选人中,中国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张善政得票552万余张,得票率为38.6%;亲民党候选人宋楚瑜、余湘得票60万余张,得票率为4.3%。

有些朋友可能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还认为双方之间的差距不算很大,其实不然。在台湾这种“两极政治”之下,领导人选举如果要是差100万票,就已经算是很大的差距了。而这次韩国瑜却输了多达265万票。蔡英文的得票率比号称“蓝营谷底”的2016年还要高(当年的得票率是56.1%)。

一种流行的说法是,韩国瑜这次惨败主要是因为刚当选高雄市长就出来选地区领导人,缺乏正当性。这种说法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但是另一方面来看,其他人出来选,无论是郭台铭、朱立伦、王金平还是吴敦义,大概率也会输。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瑜主政的高雄市是“6都”当中仅有的两个蔡英文得票率低于2016年的之一,而且另一个蔡英文得票率下降的台南市两次选举差距也极小,只有高雄市出现了一个百分点以上的下滑,能做到“输人不输阵”,在造势等场合上甚至超越蔡英文,恐怕不能简单的说其因为“落跑市长”的形象而受到了市民的抛弃:

【台北市2016年蔡英文得票率51.96%,2020年蔡英文得票率53.65%;
新北市2016年蔡英文得票率54.79%,2020年蔡英文得票率56.52%;
桃园市2016年蔡英文得票率51.03%,2020年蔡英文得票率54.78%;
台中市2016年蔡英文得票率55.01%,2020年蔡英文得票率56.95%;
台南市2016年蔡英文得票率67.52%,2020年蔡英文得票率67.38%;
高雄市2016年蔡英文得票率63.39%,2020年蔡英文得票率62.23%。】

还有不少人表示,韩国瑜这次惨败主要是因为蓝营内部特别是国民党内部不团结。应该说,其他人出工不出力,以致韩国瑜在国民党内连个副手都找不到,的确是事实。但是值得注意的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得到郭台铭等蓝营内部反韩势力大力支持的宋楚瑜只得了60万票,比上次减少了近100万票,即使加上这些选票,韩国瑜也还是败阵了的。这说明,韩国瑜在选民当中的整合能力并不差,蓝营选民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分裂。

事实上,韩国瑜这次惨败,更多的是蓝营整体惨败的一个缩影。其他偏蓝的政治力量失败的更惨,像宋楚瑜不仅本人得票减少近百万,亲民党也在民意代表选举当中一席未得,新党则从上次4%以上接近民意代表门槛猛跌到不足1%。除了民进党以61席稳获民意代表控制权,三个获得民意代表席次的小党均属绿营:台湾民众党获得5席,“时代力量”获得3席,“台湾基进”获得1席。这在台湾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二、在两岸问题上暧昧不清,“韩四靠”落了一个“里外不是人”的窘境。

那么,韩国瑜乃至整个蓝营为什么在这次选举当中惨败呢?有人说,主要原因是从李登辉后期推行的“教科书去中国化”的恶果逐渐体现。应该说,这种说法的确有一定的道理,像这次选举当中台湾年轻人一边倒的支持蔡英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过,从李登辉后期到今天,教科书一轮又一轮的“去中国化”能够顺利推行,在之前版本教科书下受教育的群体也并没有进行强力的抵制等事实也表明,问题绝不只限于青年世代。

还有不少人认为,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赤裸裸的干预台湾选举的结果。的确,西方国家在这次选举当中近乎公开地站在了蔡英文一边。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国的脸书居然封杀拥有15万成员的“2020韩国瑜后援会(总会)脸书(Facebook)社团,引发“挺韩”人士不满。脸书却声称,此举是“保护台湾选举公正”的一环。这些都不可避免的对台湾选举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是,打铁还需自身硬,一味地归咎于外部因素,恐怕也是不合适的。

笔者个人认为,韩国瑜乃至整个蓝营这次惨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两岸问题上暧昧不清,和民进党并没有出现太明显的区隔,甚至和民进党一起“反中”、“抗中”。这种“两面人”的手法是最令人反感的。

以韩国瑜本人为例,早在参选高雄市长时就提出了著名的“四靠论”,即“国防靠美国、科技靠日本、市场靠大陆、努力靠自己”,利用大陆的经济支持来加强和美国的军事合作: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