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艰难转身

二号头目 2019-12-09 浏览:
从2000年制定“亲西方”政策,到2014年彻底失败。随着这种溃败的出现,俄罗斯高层内部基本清理掉了“西方派”,普京自己也从一个狂热的西方派变身成了一个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不再妄想融入西方了,因为人家根本不要他们,只是想试图肢解他们,拿走他们的矿,割走他们的油田。前段时间有文章说是梅德梅杰夫很久都没出现了,怀疑是不是被赶出了核心层。其实就是这个背景,他就是俄罗斯政府的“自由派”,他们的路线失败后,他们这帮路线的执行者和鼓吹者也都被冷落了。

真正的历史性大事件,往往回溯时候才能被挖出来,比如这段时间发生的中俄的天然气管道的投入使用,长期看来,这件事可能是改变世界格局的事。

这事的重要性其他文章说的差不多了,比如打破美元结算的枷锁,再比如降低中国对马六甲的依赖,不过这个协议是2014年签署的,在这之前,曾经经历了长达20年的艰苦谈判,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到谁说清楚了为啥谈了20年,最终在2014年谈成落地,这过程中,俄国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心路历程的转变。

我们今天就说下这事,毕竟这个不起眼的事情背后,其实是俄国的一次战略重心的调整。

为什么是普京

咱们从1999年开始说,因为在1999年之前的俄罗斯一直不太正常。

1999年的普京似乎没太想明白,自己一个圣彼得堡市长,怎么就成了俄国总统热门候选人。

我们在上篇分析过苏联解体,到了1999年,整个俄国基本可以分成这么几支力量:

首先是西方派,也叫自由派,也就是跟西方打得火热,羡慕西方先进科学文化,希望俄国也能跟西方一样,主要包括俄国经济寡头和知识分子们。

普京的艰难转身

寡头们在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私有化中赚的盆满钵满,属于俄国激进改革少数受益人,所以他们非常希望俄罗斯继续西化下去,最好能把法律也确立起来。

这个不复杂,如果俄国成了法治社会,他们这些抢劫来的财富就可以一直持有下去,如果一直维持之前的状态,他们这帮强盗迟早会被其他强盗给抢了。再者,强盗完成了原始积累,最希望的就是制定规则,今后别人再没法走自己这条路。而且希望用规则把自己保护起来,这样就可以免于清算。所以他们非常希望俄国继续深度西化。

知识分子就不说了,在1999年,很多知识分子脑子已经彻底被西方给征服了,以为跟着西方混,人家就会收留下俄罗斯,然后让俄罗斯跟西方一样富有。

奇怪的是,叶利钦本人也是西方派,他和西方打得火热。

其次是他们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们,这些人主要是前苏联遗留下来的官僚们,还有类似索尔仁尼琴那样的大喷子,这些人对西方充满警惕,他们怀疑西方不安好心,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担心俄罗斯按照西方智库给的方案走会掉坑里。

对,你没看错,索尔仁尼琴就是写《古拉格群岛》那个,在苏联时代啥都不干,整天变着花样骂苏联,苏联解体后他激情澎湃的骂美国和西方,认为自由主义是这个星球上最垃圾的东西,连苏联都不如,毕竟苏联还有个优点是寿命短。

再次是俄罗斯的强力部门,军方和克格勃这两伙人。俄国和美国差不多,美国是军工复合体,军人和金融寡头在政府里话语权很重,所以他们自己说自己是军队保护着的银行。

同样的,俄国就是一个官僚和军工的复合体,这两伙人的话语权也非常重,苏联后期克格勃头子一度频繁担任苏联领导人就是明证。这伙人有个专业的名称,叫“silovik”,字面意思是“强人”,一般特指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这玩意就是克格勃的衍生品),内务部等特务部门出身的高官。

最后一拨力量,最重要却也是最无关紧要的一帮人,也就是俄罗斯刁民们,几乎没人管他们,但是他们却有最终的决定权,非常暴躁,惹怒了可是要屠掉沙俄13万贵族枪毙沙皇全家,军队弹压都不好使,第一个站出来闹事的就是军队。

所以在1999年,叶利钦经历了10年来的各种艰辛后,身心俱疲,准备退休不干了,退休前不得找个接班人嘛,毕竟他的第二任任期还没满。

能接任总统的候选人很多,但是能同时被上述四方势力同时接纳的,只有普大一个。

西方派一直把他当自己人,因为他就是那伙人给提拔的,七寡头之一的别佐列夫斯基当初力荐普京,普京才从一个圣彼得堡地方官员直接进了中央,而且正是別佐列夫把普京拉入了叶利钦的小圈子,他们几个平时聚在一起喝伏特加看二人转,关系好的不得了。

叶利钦自己也看上了普京,也是因为普京是自己一手提拔,而且普京这人非常看重“忠诚”,之前顶着压力出手救过自己的恩师,所以叶利钦觉得普京将来应该不会反攻倒算。这个倒是真的,他们克格勃在这方面非常讲究,大家注意下,现在在俄国蹦跶的很凶的那个美女候选人,也是普京恩师的闺女,一度甚至鼓吹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要是别人像她那样折腾,早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懂。

普京的艰难转身

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们也能接受普京,因为普京自己就是俄国官僚出身,担任过圣彼得堡市的市长,官僚们觉得普京是自己人,尤其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经济最好的地区,那里是普京发迹的地方,那里的官僚们更是无条件支持普京。

在普京执政后,大批圣彼得堡的官僚得到了提拔,比如当初的圣彼得堡副市长办公室主任的谢钦(副市长就是普京自己),到现在都是俄罗斯最炙手可热数一数二的大红人。

普京的艰难转身

此外军方和克格勃,他们也认为普京是自己人,毕竟普京有漫长的克格勃间谍的生涯,普京执政后,大批的前克格勃特务进入了权力核心,也就是我们上文说的silovik。

最重要的是,俄罗斯的人民也认可普京,俄罗斯那十年点太背了,一直在走下坡路,诸事不顺,但是担任总理的普京还是顶着巨大压力咬着牙在车臣打赢了一场反分裂战争,尽管代价巨大,并且一屁股麻烦,但是俄罗斯人认为也勉强能接受,大家都觉得车臣就是俄国最后的边疆,一步不退,打死也不退。

来源 : 九边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