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温故知新看华为舆情风暴

吕景胜 2019-12-06 浏览:
恶心妖魔华为的语言暴力和精准操作的手法路径在潮水退去后基本无法藏身、无法掩饰、无法辩解。事出反常必有妖,谨防妖鬼冒人言,事出反常需冷静、需警惕,需有异向、反向思维,细观舆情形成,评估舆情社会效果是鉴别舆情实质的基本方法。如果华为快速澄清事实,别有用心的人将少了炒作发酵空间,少了群情激奋的吃瓜群众,多了冷静理性的客观民众。

【本文为作者吕景胜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吕景胜:温故知新看华为舆情风暴

近日随着华为与李某元劳资纠纷案更多信息、细节披露,一场污名打压华为的舆情风暴也渐渐浮出水面。虽然此次事件社会舆情中也有关于探讨劳资纠纷、呼吁保护员工权益的正常呼声,及公众将事件角色代入,害怕担心任何企事业单位侵犯自己权益的合理恐惧,但恶心妖魔华为的语言暴力和污名化舆情精准操作的手法、路径在潮水退去后基本无法藏身、无法掩饰、无法辩解。这让笔者想起近年以往数案,大有似曾相识、套路依然之感,值得温故历史,有利于知新眼前。

案例一、2017年4月四川泸县太伏中学生自杀跳楼案本是一起意外人身伤亡案,却被网络操作为一幕谣言四起的污名妖魔地方政府的黑色妖风。网络上流传的事件谣言主要分为两类,与事实严重不符。一类是有关死亡原因的谣言,如死者手脚被打断;凶手为同寝室室友勾结校外人员半夜进学校把孩子打死;死者手脚被打断、满身的钢筋印,一身的伤痕,再被扔下5楼,就是因为没有交保护费等。

另一类是针对事件发生后政府处理该事件的谣言,如泸县太伏中学学生被打死,学校和警方想以自杀结案,家属200余人在殡仪馆抢下尸体,满身是伤;派出所长、还有校长,都串通好了,想把事情压下来,因为政府里面当官的小孩把人弄死了等。

案例二、2017年11月网络爆料北京某幼儿园猥亵幼儿事件,在北京一家幼儿园,家长发现孩子身上有针眼,还被喂了不明白色小药片。孩子提到,老师要检查他们身体都是脱光光的,还有好多“叔叔医生”,“爷爷医生”也一起脱光光给他们做检查,不听话的孩子就罚站,是光溜溜的罚站,当问孩子怎么被检查时,小朋友模仿他们的检查动作竟然是活塞运动!现场还有其他小朋友旁观。

一时间网络群情激奋,谣言四起,还有境外法X功分子造谣解放军性侵儿童,有人造谣说幼儿园园长联合部队组团猥亵幼儿,并且通过注射、喂食药物、游戏模拟的方式,让孩子“习以为常”,以此瞒过家长,达到自己禽兽的目的。如此恶毒谣言泼粪给解放军。

网球明星李娜、央视主持人王小丫发微博“谴责”,不少明星跟着发声“不要伤害孩子们,等结果”,广大网友们也是希望看到真相。最终公安通报案件事实,虐童的只是那一名年轻女老师,因为孩子们不好好睡觉所以采取扎针的方法;取证的监控硬盘损坏多次维修发现是强断电所致,原来是库管员觉得监控设备噪音大所以孩子们放学后强断电;网传“猥亵幼童”的说辞也是有人造谣,当事人已被拘留并公开道歉;喂白色不明药片也是家长语言诱导孩子说的,家长也承认了;之前家长爆料的“爷爷医生、叔叔医生”纯属造谣,当事人愿意公开道歉。

案例三、2018年底至2019年1月间网络引爆最高院有关陕西榆林“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等问题,网络间炒作最高院为掩盖该案错判,法官及院领导有收受贿赂搞司法腐败之嫌,为掩盖进一步调查而销毁司法卷宗、销毁证据。一时间有关最高院的司法公信力被质疑、炒作、污名。最高院法官王林清受冤、受迫害的舆情,一时间在网络间泛滥,形成舆情风暴,“王林清受到打击报复,致使‘双料博士后’沦为‘员外郎’”,“王林清因为出去讲课就给予党纪政纪处分”。王林清借助舆论加持,一时成为对案件有正常异议反腐败的司法英雄。

2019年2月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该案卷宗丢失系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联合调查组用铁的事实戳穿了一些人通过网络编制的谎言。事实是,王林清的违纪问题是最高法院监察局在对其他人员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调查过程中带出来的;对他作出党纪政纪处分不是因为出去讲课,而是因为违规参与营利性办班牟利;不推荐他参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是因为他在档案中16处涂改出生日期(改小2岁)受到诫勉的组织处理,最高法院政治部因此根据有关规定决定不推荐他参评;监察局并没有对他参评荣誉称号设置障碍,相反在他被查出涂改档案之前的一次院外评选中同意推荐他参评,他也因此得以获得“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提名。

通过讲事实、摆证据,真相拨面而出,疑惑逐一解开,原来王林清演的这场“戏”竟是出于对单位的积怨,借挑起公众对最高法院司法权威和公信力的质疑而发泄心中的不满。

吕景胜:温故知新看华为舆情风暴

温故之后如何看待近日华为舆情风暴,网络、民众及社会应该有点啥启示或教训?

一、事出反常必有妖,谨防妖鬼冒人言,历史为镜,有妖必现,上述各案及华为案都有明显异常,不符常理。幼儿园太离奇了超出一般常识和社会经验,一个丧尽人伦令人发指的行为为啥要与解放军联系,且还是解放军的集体行动?华为此前也有劳资纠纷案(2002年刘平股权纠纷案、2008年工龄归零案),前几次仅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人力资源管理范畴内探讨,为啥这次被激烈炒作上纲上线,一个劳资纠纷案为啥炒作成了要灭掉华为的路数和气势,甚至攻击华为的品牌和技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