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突破香港法治困局的思考

佘富勤 2019-12-05 浏览: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国政府绝不容许任何外部势力插手香港事务,更不容许任何外国势力搞乱香港。我们真诚地希望大多数香港人能够爱国爱港,分清是非,保持清醒,全力支持中央政府对特区的全面管治,全力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全力支持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修法、释法,让我们共同团结起来,突破香港法治困境,根除香港法治弊端,让法治真正撑起香港的一片蓝天。

【本文为作者佘富勤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关于突破香港法治困局的思考

香港号称“法治社会。”然而在持续五个多月的暴乱中,暴徒们在“违法达义”的旗帜下,严重突破和平游行示威的底线,不断上演着暴力冲击特别行政区总部、暴力冲击中央驻港联络办、打砸新华社香港分社、占领机场毁损地铁、制作燃烧弹袭击警察、占领大学校园追逐围殴内陆学生、烧伤打死无辜老人的暴力闹剧,使香港陷入了恐怖混乱的状态;警察拼命抓暴徒、法庭变着法子放暴徒的戏码频频上演,法庭成为暴徒最后一道“保护墙”, 使香港陷入了空前的法治危机;随着美国涉港法案的签署通过,暴徒们如打了鸡血一般蠢蠢欲动,妄图卷土重来、继续酝酿和举行大规模聚集,甚至继续实施打砸烧杀的暴行,使“法治香港”陷入了陷入了空前的法治困局。

如何突破香港的法治困局,彻底打败这场由国外敌对势力蓄谋已久策划发动的乱港“颜色革命”,是摆在党中央和全国各族人民乃至全世界海外华人面前一道不小的难题。虽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依法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虽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驻港部队可以平息暴乱,然而,那只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不到万不得已才会拿出的最后“杀手锏”。

本人认为,目前最好的办法,还是只有从《基本法》入手,用足用好《基本法》赋予全国人大和中央政府的各项权利,创造性地充分运用法制手段彻底突破香港法治困局,彻底改变“老虎吃天”的被动局面,更全面、更准确、更严格地贯彻“一国两制”大政方针,特别是在坚守 “一国”底线上做足做好法治文章,才是解决香港长治久安的百年大计。

一、香港回归前的法治状况

香港是一个优良的深水港,曾被誉为世界三大天然海港之一。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英国先后通过1842年《南京条约》、1860年签订《北京条约》、1898年英国逼迫清政府于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分别取得了香港、九龙半岛所有权和新界99年租赁权,新界的租借,让当时香港的面积扩大了十倍之多。

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从1941年12月25日到1945年9月15日被日本占领,曾经过了三年零八个月的“日治时期”。日本战败后又恢复了英国的殖民统治,至到1997年6月30日才结束。

在英国对香港殖民统治期间,港督,各个政府部门高层全部都是英国人以及英人指派,香港人从来没有权利去选择的,香港从来没有民主政权,英国人逐步建立的所谓的法治社会,只能是一个兼具殖民和普通法特色的法治社会。

(一)香港回归前的法治水平并不高

英国开启对香港的殖民统治以后,为了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将香港这个荒岛开发为商埠,利用香港所具备的天然良港口的潜力,在这个小渔村开始发展远东的海上贸易事业。英国人将本土的部分法律体系逐步引入香港,对香港使用相对文明的法律手段进行殖民统治,通过法律手段建构一个稳定的投资发展环境,不断吸引与香港有天然渊源的广东人来香港做生意、做劳工。

二战后,香港的经济和社会进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东西方文化在这里交汇,一度时期成为还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但香港的法治水平并不高,在回归前的1996年,世界银行对香港法治方面进行“世界管治指标”综合评分,香港世界排名不过也就是七十名左右,和现在大陆的排名差不多。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是英国对香港进行殖民统治,港英殖民地政府听命于英国女王和国会,极少数人有极大的权力,行政局和立法局所提出的建议对港督不构成任何的法律制约;港英的立法会和法院系统也不是选举产生,多数都是白人或亲英人士,立法会和法院系统对港英政府基本上是合作或配合的态度,回归前香港无独立意义的司法,香港法治水平在回归前,即使按照西方标准来说,也是不高的。

(二)香港回归后在法治水平迅速提高

香港在1997年回归祖国后,在“一国两制”宪制安排下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法》的规定香港实行了类似“三权分立”的做法,香港在回归后的法治水平能够迅速提高和全面擢升,短短不过二十多年的时间,法治水平从全球七十名左右提高了五十多个排名,基本上达到亚洲最佳的程度,很多方面甚至比美国还要高。

香港法治成果无疑是得益于中央政府最大限度地不干涉,即使是在回归后出现反国安立法、反国民教育、“占中”及最近的反修例等等争议性乱局和暴乱事件,中央政府仍然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克制。

但是面对目前尚未完全平息的香港乱局,我们不能不反思造成如此乱局的法治根源,特别是香港的司法长期被外国国籍法官所控制,受西方影响的外籍法官的价值趋向和受英美控制的政治立场,无疑为香港今天的暴乱埋下了隐患,无疑助推了香港今天暴乱的不断升级和死灰复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