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俄罗斯打击车臣叛乱分裂势力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长河红阳 2019-12-09 浏览:
任何有预谋的叛乱势力,为了给自己的反叛行动争取人心,都要把自己打扮成弱者,所谓“爱哭的孩子有奶吃”。但是对照他们的所做,实质上他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揭穿他们弱者的假面,会比武力战场上的强攻,更能瓦解他们的同盟阵营。俄罗斯这样的成功经验,我们应当汲取,精心研究:如何、怎样就能控制、管制、绳规所有境内舆情工具做有利于统一的、一边倒的大鸣大放,绝对不许有丝毫偏向分裂的杂音出现!用正义的声浪灌注所有人的耳朵,清除所有图谋不轨的聒噪,严惩重判发布杂音的不轨者!

这样的声音不仅来自俄罗斯,也来自美国。如美国国防部长前顾问理查德·佩尔曾公开表示:

【“据我所知,我们试图在向车臣分离主义人员提供道义上的支持,物资上的支持似乎同样也有。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没有最好的结果。我觉得,当时可能会改变局势,遗憾的是,什么也没发生。”[28]

西方特工机关在在法国印制“伊奇克里亚护照”、在德国印制“伊奇克里亚货币”,并且通过格鲁吉亚向车臣非法武装运送武器。当时一些国家的著名政治家,包括土耳其政府官员,纷纷资助车臣武装分子。土耳其还大量印刷美元假钞运进车臣,此举得到了美国的默许,美国中情局特工积极参与,当时的美元假钞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28]

所有这些信息都有一个方向,车臣叛乱,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精心策划发动的,同时它们也是将战争扩大化、持久化的幕后推手。

对类似别斯兰人质事件的滥杀无辜,俄罗斯政府无视外来压力,一如第二次车臣战争中的正规作战,用更猛烈的打击以暴制暴,成果斐然。

回溯历史,还应注意的是车臣内部的叛乱势力是如何“合法化”的。在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误导下,到1990年,苏联也走向了崩溃解体的悬崖边上。先有波罗的海三国宣布独立,1990年6月12日,前苏联最大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又发表主权宣言,宣布保留退出苏联的权利。为使苏联解体不可逆,叶利钦操弄的俄罗斯还支持、煽动其他加盟共和国退出苏联。还想维持联盟不解体的戈尔巴乔夫试图给各加盟共和国更多的权力,拉住各联盟成员。但是8·19事件爆发,戈尔巴乔夫的“分权”被打断,联盟瞬间瓦解。有这样的榜样,俄罗斯内部的各自治共和国也纷纷效仿。在混乱的1991年,车臣籍原苏联空军军官杜达耶夫发动叛乱,驱逐了车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国总统,通过“选举”自任车臣共和国总统。上任的杜达耶夫最先做的是宣布独立。之前一直煽动其他加盟共和国独立、瓦解苏联的叶利钦,为了“不食言”,冒着俄罗斯也被瓦解的风险,默认车臣独立,给予这股分反叛势力“合法”(尽管不被各国正式承认,但是美国、北约用事实上的支持默认了这个“国家”)地位。叶利钦“不食言”地默认车臣独立,产生了极恶劣的后果:也就是在1994年年底,当叶利钦准备武力解决车臣叛乱势力的时候,这个叛乱势力已经凭着他默认给予的合法性,取得了境外势力的援助。原本可以瓮中捉鳖的有利态势荡然无存,在境外势力人力、财力的支持下,车臣叛乱势力对抗俄军的战争也旷日持久,成为俄罗斯孱弱经济的一个大包袱。

1993年“十月事件”之后,叶利钦稳固了自己的权柄后,发动第一次车臣战争。尽管代价颇大,却也攻陷叛军老巢格罗兹尼。但是,此时的叶利钦被一些因素掣肘,手软,妄想用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车臣问题。最后在1996年8月,以《哈萨维尤尔特协议》从事实上承认车臣独立。这个动作让第一次车臣战争的战果化为乌有,并更加强烈地暗示叛乱势力,强硬到底,反叛的目的是可以达成的。[4]

此中教训深刻,任何非法的叛乱势力想要“升格”合法政权的要求,都是不能答应的!如叶利钦的默认是昏招,后来开战又妥协更是愚蠢!

俄罗斯在叶利钦时代应对车臣叛乱的失策,还不仅仅在默认非法为合法,在应对叛乱势力争取人心的软战场上,比武力攻打的硬战场表现更逊。

车臣叛乱的根子有历史原因,还夹杂着宗教因素,集中表现在民族矛盾。沙俄在19世纪下半叶发动的高加索战争,逾时四十余载征服包括车臣族等山地民族[5];二战期间,由于车臣一印古什自治共和国存在大规模投敌附逆现象,以及车臣一印古什共和国内有大量非法武装在活动,[6]苏联当局于1944年2月撤销该自治共和国,并强行将38.7万车臣人和9.1万印古什人驱逐到中亚哈萨克和西伯利亚境内,对他们采取民族隔离和民族歧视政策。直到1957年,车臣人得以平反,重返家园。然而,更令他们不满的是,自己的家乡已经面目全非,居住着大批俄罗斯和其他民族的人。[7]

这样的历史原因造成的民族矛盾,在苏联时代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相反,在上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在公开性和“不留历史空白点”的号召下,“大清洗”以及二战时对一些族群流放的问题被再次被提及,这些被流放民族的苦难历程被以学术著作、回忆录、电影等方式披露,也俨然是一个“苦难史学”潮流。对这个专题的“深挖”伴随着苏联的解体,成为反苏、反共的素材,被加工进颠覆苏联的敌对意识形态战中。[8]而且有材料证明,美国利用民族问题构思打开苏联的阴谋时间早到朝鲜战争结束前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