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香港经济形势严峻仅是初尝颜色革命的恶果

吕景胜 2019-12-04 浏览:
颜色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分裂进一步引发财产损失、投资环境恶化、抑制社会消费、损害经济基础,导致经济衰败是必然的。颜色革命及其后果有时间上的持续性,少则几个月多则十几年,且有反复性。香港自作自受颜色革命的进一步恶果,不仅是民生受挫,其金融、航运地位亦可受到削弱。港人治港的要义是,危中醒悟有救,悬崖勒马可活,非撞南墙必死。

【本文为作者吕景胜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吕景胜:香港经济形势严峻仅是初尝颜色革命的恶果

近日特区政府公布的经济数据,均显示香港的经济已经进入一个非常严峻的局面,10月零售销售总额同比下跌24.3%,特区政府预测目前3.1%的失业率会随着很多行业受到影响继续上升。近10年来首次出现经济衰退,全年负增长几成定局。林郑月娥也表示香港经济陷入严峻局面,港府将在短期内出台第四轮纾困措施。

此前,特区政府分别在今年8月、9月、10月推出三轮纾困措施,动用大约200亿港元资金。林郑月娥说,即使特区政府预计今年或未来一两年公共财政会有亏损及赤字,但推出纾困措施正是用好过去多年累积的财富和盈余,以达到为市民解困。

香港目前经济形势仅是初尝颜色革命恶果,再心甘情愿做外部敌对势力遏制中国的棋子,自我放纵“民主自由”,自我堕落,颜色革命的更大恶果在等待着香港。

一、颜色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分裂进一步引发财产损失、投资环境恶化、抑制社会消费、损害经济基础、导致经济衰败是必然的。这从已经发生颜色革命国家和地区来看是必然结局和命运。苏联东欧社会发展经济衰败十几年、二十几年不等,科索沃、乌克兰成为欧洲最穷、失业率最高国家之一。阿拉伯之春后的阿拉伯之冬国家和地区仍然教派冲突、战乱不止,分裂动荡恐怖血腥不断。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战乱几十万、上百万难民流离失所、国破家亡、社会衰退到倒卖奴隶。

自6月香港暴乱,资金流出已持续发生。美资券商高盛早前发表报告,显示由今年6月至8月已有不少资金流出香港,规模介乎30亿至40亿美元,即相当于230亿至312亿港元。新加坡海外居民存款连升两个月,8月份按月增加5%,亦反映有外来资金流入。新加坡金管局称,预计来自香港的资金流动将有所增加,另收到有关把资产从香港重新配置的询问。

据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11月26日表示,业界累计损失105亿生意额,按年跌一成半至两成,单月损失最严重为10月,也是冲击爆发最激烈日子,业界在当月已损失近30亿港元。若风波持续至农历新年,结业食肆数目或会超过1000间。政府统计处显示餐饮业约2万人失业,倒闭餐厅至今已累积400间,但多业主现仍未肯减租。

根据香港旅游、零售、餐饮及出入口贸易的官方数据,今年6月至9月的访港旅客数字较2018年同期减少逾378万人次,6月至9月,四大行业按年少收的经济收益超过3000亿港元,虽然10月的最新数据仍未出炉,但业界估计跌幅更大,相信连同10月份,过去5个月少收的经济收益或高达4000亿港元。

截至10月29日,在93个港铁车站及68个轻铁车站之中,累计有85个港铁车站及60个轻铁车站先后受破坏,大量设施损毁,包括出入闸机遭破坏约1600次、售票机、八达通增值机及查阅机及客务中心设备960次、轻铁月台八达通收费器915次、闭路电视镜头约1100次、扶手电梯75次、升降机约50次、车站出入口玻璃幕墙约1060次及车站出入口卷闸130次。

街道设施方面,自今年6月以来截至10月底,全港一共约有460组交通灯先后约850次受人为破坏或干扰、40盏路灯被破坏、45600米路旁栏杆被拆除及约2900平方米的行人路路砖被拆走。食物环境卫生署约有670个废屑箱遭破坏。路政署亦有超过900个临时胶护栏和1500个水马遗失。

二、颜色革命及其后果有时间上的持续性,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十几年。香港地区加上上次占中累计也有10个多月,时间越长损失越大。伊拉克自2003年历经战乱9年,导致20万伊拉克人死亡,400多万平民无家可归。自2019年10月以来伊拉克动乱频仍,暴力升级,警察与示威者冲突已死亡390人、伤者近万人,伊拉克总理迫于压力已辞职。伊拉克16年未消停。

利比亚自2011年起历经战乱、社会动乱9年,石油产量在一年之内就下降了30倍,卡扎菲当权的时候,利比亚的各项机制都十分完整。医疗,教育,这些福利给人民带了真正的好处,而现在的利比亚人民可以说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四处充斥着武装分子,恐怖组织,苦不堪言。

叙利亚自2011年起历经战乱、社会动乱9年,已使叙利亚满目疮痍、民不聊生。自从内战爆发及至演化成多国介入的叙利亚战争,很多青壮年因此失去了生命,很多家庭流离失所、拖家带口流浪于欧洲各地,悲惨自不待言。

三、颜色革命有反复性,不止一次可能有多次。乌克兰颜色革命就反复多次,2005年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搞掉季莫申科;2007年尤先科和季莫申科搞掉亚努科维奇;2009年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搞掉季莫申科;2011年亚努科维奇搞掉季莫申科并把她送进监狱;2014年亚努科维奇逃亡,季莫申科又回来;2014年内战爆发波罗申科高呼民主胜利了;而今迎来喜剧演员总统。政客走马灯,民主胜利了,国家衰败了。

2011年埃及发生“尼罗河革命”,据非官方估算,埃及经济至少倒退15年,国际机构将埃及主权信用级别从B降至B-,世界银行以“埃及政局不稳”为由,推迟拨付48亿美元纾困款。2013年埃及发生二次颜色革命,2019年9月开罗、苏伊士、亚历山大、吉萨等城市又爆发了抗议活动,颜色革命有二进宫,还有三回春。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社会动荡导致的资金流失和经济萧条遗留下来的“老账”还没有解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