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军师”的阴冷狠

杜如龙 2019-11-20 浏览:
正是通过“心理辅导”来攻心和洗脑,推动引导持续发动暴乱,越来越多的青年蒙蔽了心智,疯狂地去做正常人绝对干不出来的恶行,令香港街头的暴乱至今禁而不绝。社会被这些人“骑劫”,而这些乱港“军师”,把自己领导和服务的机构,变成暴徒们进行文宣、教育和动员的大本营。

上一章茶餐厅推出《乱港“三大状”:“香蕉人”“好戏人”与“阴阳脸”》,揭开郭荣铿、陈淑庄与杨岳桥的种种罪状:他们“煽暴力”,以求乱中浑水摸鱼;他们“爱变脸”,不问是非只谋利益;他们愿做“洋奴”,频繁勾结西方势力乱港祸港。

他们是西方势力在律政界的三名代理人。但是,在报道香港“修例”风波时,西方主流媒体都不约而同声称,这是一起“无大台、无领袖的社会抗争”,大部分都是“自发运动”“野猫式抗争”。果真如此吗?

今天,港嘢君要揭露的是“冷气军师”徐缘、英籍学者柯林·斯巴克斯、洗脑神父阎德龙,他们把自己领导和服务的机构,变成暴徒们进行文宣、教育和动员的大本营;他们或为暴徒出谋划策,或亲自出手帮忙修改外文文宣方案,或积极为暴徒洗脑充电,或引导暴徒制造国际舆论热点……

“冷气军师”座上客,挑拨离间备受宠

香港网络上流行一个词汇叫“冷气军师”,意指坐在冷气房当军师,而有人在“线上斗争”。“修例”风波浪潮涌动之始,文宣高手徐缘就是一个“冷气军师”。

乱港“军师”的阴冷狠

徐缘原名徐俊文,是香港市场推广界“红人”。他中学就读于英华书院,大学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毕业后,曾任职英美烟草、联合利华、曼秀雷敦。曾任壹传媒首席营销官,在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营销课程。

自2009年起,徐俊文以女儿的名字“徐缘”为笔名写作,题材涉猎营销广告、品牌形象、商业管理、社会时事及流行文化。

港嘢君在《香港“拆家”黎智英》一章讲过,“肥佬黎”喜欢笼络各方“人才”。2014年,徐缘被黎智英看中,加盟壹传媒。出任首席营销官(Chief Marketing Officer )及《苹果日报》执行总编辑。2017年,和“肥佬黎”不欢而散,成立自家新公司创业。

乱港“军师”的阴冷狠

“修例”风波期间,徐缘不断利用广告文宣手段,利用香港社会存在的一些客观问题,在网络上发动思想战,在香港社会挑动对立、制造矛盾。

2019年2月港府推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不久,网上传出一份招聘通告,表示需要全职或“自由人”做视频、公关、文宣等,特别表示要招募“一定数量有拍摄及基本采访经验的学生”。

该通告鼓动年轻人,“我想做一件香港没有人做过的事”,“成就一件痴线(丧心病狂)而我认为对香港有意义的事”。

这显然是徐缘善用的广告文宣手法。

他在Facebook贴文,直认“反修例”广告出自其团队手笔,他利用《苹果日报》广告文宣,向政府“挑机”,对建制派(支持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的人或派别)“宣战”,最终成为各路妖孽的文宣头目人物。

此次 “修例”风波中,香港《立场新闻》不遗余力地鼓吹对抗政府、挑起社会矛盾。据香港媒体报道,徐缘发表了不少攻击香港建制派的“上兵伐谋”文章,攻击建制派人士和亲中企业。

作为一个营销广告人,徐缘专门在《立场新闻》上撰写了《蓝丝攻略——拆解 18 种建制》一文,率先号召打文宣战,并声称:“除了游行示威的行动力外,在文宣战上也要全方位开打,同建制斗抢民心……”

为香港黑衣人制作文宣产品,其中最活跃的当属徐缘,他擅于刻意挑起警民矛盾、政府与民众的矛盾。他还鼓动“广告界的文案高手,各自出力多写专攻建制派的文宣”,不惜要搞散无数个血脉相连的家庭。他还自称尽力去支持黑衣人在街头“装修”,鼓动其“维持最大的团结,保持整体的士气”。

这次“修例”风波中,发挥最大作用的两个工具是连登讨论区和telegram,前者是公开的大型BBS,后者则是可加密的即时通讯软件,可以建立大大小小的讨论群组。看似“没大台”的修例风波,徐缘喜欢用无形“黑手”,在Telegram群组内引导网民意见。

徐缘曾是壹传媒老板黎智英的左右手,而黎在这场修例风波中出力不少,甚至走到华盛顿获美国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接见。从连登、徐缘、黎智英到美国这个关系链,令人产生了不少遐想。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