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玻利维亚的政变看美国的战略焦虑和盲动

6哥的话 2019-11-18 浏览:
在美国的政客看来,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搞政变,既可以逐个砍倒拉美的左翼红旗,打击中俄(欧)在拉美日渐增长的影响力,又能让国际资金回流美国,救美国的三市,救美国的经济,一箭多雕,这是多好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尽管从长远来看美国的这种杀鸡取卵式的战略焦虑和盲动,只能短时续命,并不利于美国霸权的维护,但美国的利益集团和政治精英迷之自信地认为,拉美地区作为美国的“后院”局势可控,一切尽在掌握中。

从玻利维亚的政变看美国的战略焦虑和盲动

11月10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被迫宣布辞职,12日他与包括副总统在内的一行人乘坐墨西哥专机抵达墨西哥寻求政治庇护。在机场,莫拉莱斯感谢墨西哥给予其的政治庇护。同时,他再次指责他的竞争对手通过“政变”将他赶下台,并承诺将继续其政治“战斗”。

接替莫拉莱斯代行临时总统职务的是原玻利维亚政府的参议院第二副议长,反对派阵营头目之一珍尼娜·阿涅斯。在立法会议上宣布担任临时总统的阿涅斯表示将尽快举行新的大选。

为什么是参议院第二副议长接任?为什么接任者是珍尼娜·阿涅斯?

按照玻利维亚宪法规定,在国家元首缺席的情况下,按副总统、参议院议长、众议院议长的顺序接替总统职务。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辞职后,在原政府的副总统、参议院议长、众议院议长均已辞职的情况下,由更低一级官员或议员担任国家最高行政职务“符合”法定程序,况且阿涅斯在宣布就任临时总统前已自行宣布担任参议院议长,这就更“符合”宪法程序了。

笔者为什么要在两处符合上加双引号呢?因为这是一场发生在玻利维亚的内外势力联手发动的政变,玻利维亚内部的所谓反对派,其实就是玻利维亚内部的亲美势力,是美国在玻利维亚的代理人。所以阿涅斯的自我加冕,与其如她自己所说履职“符合”玻利维亚宪法,不如说成是符合美国的要求更贴切。

为什么是阿涅斯?因为她是反对派民主联盟党成员,美国支持的反对派头目之一。

在被问到是否认为玻利维亚是民主国家时阿涅斯表示,

【“我们不能说我们是民主国家。当存在政治迫害、宪法得不到尊重时,就谈不上民主。”】

在接受媒体采访的过程中阿涅斯因情绪激动一度哽咽不止,她哭着表示,为了终止莫拉莱斯辞职后持续加剧的暴力活动,如杀人、放火和强奸妇女,她愿意暂时担任该国临时总统,并寻求快速通过新的选举选出玻利维亚新总统。

莫拉莱斯被迫辞职走人,阿涅斯终于如愿以偿了。

在阿涅斯代表的亲美势力看来,莫拉莱斯治下的玻利维亚没什么民主可言,玻利维亚的政权只有掌握在像她们这样的美国代理人手里才算是民主,才能实现民主。事实果真如此吗?

至少幕后操盘手美国也是这么认为的,白宫11日发布的声明称,

【“美国赞赏玻利维亚人民对自由的追求,赞赏玻利维亚军队遵守其誓言,不仅保护个人,而且保护玻利维亚宪法”。“我们现在离一个完全民主、繁荣和自由的西半球又近了一步。”】

在白宫的声明中还提到,特朗普将莫拉莱斯的辞职称为“西半球民主的重要时刻”。国务卿蓬佩奥也在其发表的声明中称,在玻利维亚宪法和《美洲国家组织宪章》的原则之下,阿涅斯将领导她的国家完成民主过渡。

古巴和委内瑞拉等国坚称这是针对莫拉莱斯的政变,他们还谴责玻利维亚军队和警察部门,称毫无疑问在这次政变中警方和军方偏离了自己应有的立场,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就连一贯喜欢跟随美国一起干涉他国内政,频繁颠覆他国合法政权的欧洲,这次也不打算买美国的帐。德国媒体称,在玻利维亚发生的这一切与民主无关,跟美国有关,正是美国在背后搞鬼,莫拉莱斯才被迫辞职。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发推特表示,

【“带来巨大社会进步的莫拉雷斯在军方的逼迫下辞职,实在令人震惊。我谴责这次反玻利维亚人民的政变行为。”】

看懂了吧?!玻利维亚反对派和后台老板美国所言的“民主的胜利”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民主”的胜利,而是美国在全球推行的“民主化”在玻利维亚的胜利。只要符合美国“民主化”要求的政变,那就是民主的胜利,反之就是民主的失败,在美国和它扶持的代理人看来就没什么民主可言了。

那么美国在全球推广和强行植入美式“民主”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通过推广和强行植入美式“民主”让尽可能多的国家变质变色,完全成为美国的附庸,把这些国家纳入美国的殖民体系中,然后从这些国家窃取宝贵的资源,将这些国家的财富收归美国所有,就这个目的。如果有谁打乱了美国的这一肮脏计划,那他治下的国家就不是美国眼中的“民主国家”,这个国家必然会成为美国“民主”改造的对象。

莫拉莱斯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让美国如此痛恨他,急着要“民主”改造玻利维亚呢?

在莫拉莱斯2006年当选总统之前,玻利维亚的经济发展已经实质停滞了25年。莫拉莱斯上任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将一些石油、天然气、电信、采矿行业的企业收归国有,重新分配收入......

作为土著人,成为国家领导人后,莫拉莱斯试图通过国家收入再分配的方式减少贪富差距,结束了先前存在的种族隔离。

他的倾向扶助西部省份的政策,让西部省份居住的占玻利维亚人口大约54%,经济相对贫困的印第安居民受益,得到了西部更多人支持。同时也遭到了占玻利维亚总人口大约31%,多住在东部地势平坦地区的印欧混血居民和大量移民及其后代的反对,东部的中产和富裕居民认为,莫拉莱斯的经济政策和改革措施损害了他们的经济利益,且新宪法忽视东部省份要求得到更多自治权的呼声。这些反对莫拉莱斯政策者一直就是美国及其在玻利维亚代理人反对派可以煽动、蛊惑和操弄的群体。

尽管一些利益集团和民众反对莫拉莱斯,认为他的政策和改革举措是错误的,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些年在莫拉莱斯的领导下,玻利维亚有300万人摆脱贫困,失业和文盲都显著减少,并使玻利维亚成为该地区增长最快的经济体。这个结果符合玻利维亚的利益,但它不符合美国和美国在玻利维亚的代理人的利益。

莫拉莱斯大规模经济国有化的改革举措既动了玻利维亚国内亲美买办的利益,也动了美国在玻利维亚的既得利益,这让内外两股势力对莫拉莱斯愈发不满。加之莫拉莱斯上任后奉行独立自主的内政外交政策,不愿屈从于美国的淫威,驱逐了美国在玻的驻军和禁毒署的官员,并威胁关闭美国驻玻利维亚大使馆等等。

外交上莫拉莱斯搞的是多元化外交,不再像以前的玻国政府那样唯美国马首是瞻,保持与美国接触的同时积极开展与欧洲、中国、日韩、俄罗斯等地区组织和国家的合作,许多资源的开采交给了不同的国家的企业而不是单一的美国企业,比如锂矿开发,上面提到的国家差不多都有份,那么对应的美国企业能够获得的份额就很小了。其它石油、天然气、电信和矿业等行业对外合作的情况也差不多类似锂矿开采。

莫拉莱斯的内政外交政策让美国相当不爽,一直以来美国视莫拉莱斯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早在2005年,甚至更早,美国就制定了针对莫拉莱斯,阻止其获得政权的计划,那个时候美国主要通过扶持玻利维亚境内的反对派来制衡莫拉莱斯。尽管美国很用心,反对派也很卖力,但因为莫拉莱斯推行的政策得人心,4次大选莫拉莱斯的得票率一直不低,2005年大选莫拉莱斯得票率54%,2010年得票率64%,2015年得票率是61%。莫拉莱斯过高的支持率使得美国扶持的代理人根本没有机会获得胜选,这让美国既着急又生气。

莫拉莱斯与美国的博弈经历了小布什、奥巴马时代进入到了特朗普时期,美国一如既往地支持前总统梅萨,然而即便在莫拉莱斯的得票率跌破50%,为46.86%的2019年大选,美国支持的梅萨最终也没能在正式的选举中胜出。莫拉莱斯得票率超过40%,领先梅萨10%多,优势过于明显,10月25日,最高选举法院宣布:莫拉莱斯当选玻利维亚总统。

美国这次又失败了,看来想凭选票打败莫拉莱斯几乎是不可能了。失去耐心特朗普政府显然不愿意像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那样“迁就”拉美的左翼政府,直接拒绝承认玻利维亚大选结果。

不过这次特朗普政府没有像搞委内瑞拉那样直接“解职”合法总统,任命一个街头“临时总统”,而是把“美洲国家组织”推到前台,让这个组织先插嘴玻利维亚大选,质疑选举结果的正当合法性。“美洲国家组织”发声后,美国就拉上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3个拉美国家发表联合声明:美国等美洲国家严重关切此次大选过程中的异常状况,呼吁莫拉莱斯与梅萨举行第二轮选举。

所谓的“美洲国家组织”,其实就是美国的御用打手,是美国干涉拉美国家内政,颠覆美国看不惯的政权的得力工具。大家也看到了,每当有美洲国家经过民主投票选出来的领导人无法让美国满意的时候,美洲国家组织就会跳出来发声,介入干涉一国内政。

美国支持的玻利维亚反对派,也配合美国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从10月22日开始,反对派发起的街头运动蔓延到了九个省份,并演化成了持续暴乱。

明知美国在耍流氓,迫于内部压力,更主要是出于维护大局的需要,莫拉莱斯对美国及其代理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让步。

反对派和美洲国家组织(OAS)怀疑选票存在伪造签名和造假行为,要求废除大选结果,重新计票。莫拉莱斯同意由“美洲国家组织”代表在10月31日重新核实投票结果。结果因选票资料被反对派烧毁了很大一部分,使得重新核实投票结果无法进行。接着美国,美国操控的美洲国家组织和玻反对派要求重选,莫拉莱斯也同意了,宣布将进行新的选举。

莫拉莱斯的步步退让换来了美国的罢休了吗?没有。就如狼与屠夫一样,美国要的是莫拉莱斯的“命”(交权)而不是他扔出的“骨头”(退让)。

为了表示承认、支持,也为巩固在玻利维亚发动政变后得到的“民主成果”,美国都有些急不可待了,特朗普政府高官接二连三站出来表态承认阿涅斯的临时代理总统身份。先是美国西半球事务代理助理国务卿迈克尔∙科扎克,接着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然后又是......

之前莫拉莱斯坚决不辞职并一再妥协退让,除了相对高的民意支持外,主要还是因为玻利维亚的军方和警察部门最开始保持着所谓的“中立”。随着美国的步步紧逼,反对派图穷匕见,不再提重新大选的事,直接要求莫拉莱斯辞职,紧接着警方和军方也要求莫拉莱斯辞职。很显然,玻利维亚的军方和警方是受到了美国和代理人(反对派)的威逼利诱,甚至是被控制了,于是立场由之前的保持“中立”转变为向总统施压。

形势所迫,莫拉莱斯不得不辞职。之前坚称自己的所作所为问心无愧,绝对不会“出逃”的莫拉莱斯辞职后开始考虑离境寻求政治庇护。如果莫拉莱斯坚持不离境,很有可能被发动军事政变的军方控制,于是他宣布辞职赶紧离开了玻利维亚。在莫拉莱斯还未离境前俄罗斯、墨西哥等国或暗示或明示愿意为莫拉莱斯提供庇护,最终莫拉莱斯选择离境去了墨西哥。

对于自己的辞职和离境,莫拉莱斯解释称是为了避免支持自己的前官员和土著领导人及土著居民继续受到迫害。一些莫拉莱斯的支持者甚至带着武器从遥远的安第斯山区赶来,扬言为了捍卫国家利益,他们已经做好了打“内战”的准备。身在墨西哥的莫拉莱斯呼吁支持者冷静,不要让暴力冲突升级。

目前玻利维亚的态势是,玻反对派虽然掌控了政府,但议会仍支持莫拉莱斯。14日人在墨西哥城的莫拉莱斯接受了美联社专访时表示,他自己实际上仍然是玻利维亚的总统,因为议会尚未接受他的辞职。莫拉莱斯呼吁联合国调解玻利维亚的政治危机。联合国也答应了将斡旋调解,准备派遣秘书长个人特使阿诺特前往玻利维亚,为该国危机寻求和平解决的方案。

反对派的态度是,莫拉莱斯可以回国,但因涉嫌选票舞弊行为,他不能参加接下来的总统大选。莫拉莱斯则表示,如果对国家的和平进程有帮助的话,他将会从墨西哥返回玻利维亚。

此外,莫拉莱斯还透露,一些玻利维亚军方人士正在策划“反叛”此前敦促莫拉莱斯辞职的军方领导人。

看这形势,反对派虽然暂时夺权成功,但玻利维亚的局势一时半会很难消停下来。

怎么说呢?在拉美,一国出现内乱动荡或“政变”,总统被迫辞职或离境或被投入监狱,甚至直接被干掉,发生这样的事太正常了,一点也不奇怪,更不意外,有其必然性,主要是内、外两方面的动因造成的。

内因:资本主义制度胎带的毛病在哪里都无解

拉美99%以上的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固有的毛病,如资源、财富过度垄造成贫富严重不均,阶级固化又使贫富差距逐渐拉大;政府办事效率低下,腐败问题严重,就业压力大;种族歧视和宗教矛盾等引发的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等等,在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发达国家无解,在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同样无解。

在发达经济体这些问题无解的原因是,解决这些问题相当于从自己割肉抽血与民让利,对于垄断着权力和资源而又贪婪的资本利益集团来说,割肉抽血与民让利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在解决这些影响社会秩序的稳定,国家安定的问题的过程中,各国的各种政治派别为维护自己代表的利益集团的利益,不愿意用协商的办法解决问题,而是相互指责批评,推诿扯皮,甚至是攻击对方。利益集团之间达不成共识,问题无解时他们就把问题扔给民众,用类似掷骰子的“公投”方式来决定,但掷骰子决定结果不同的是,公投的结果使问题的解决要么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要么因公投双方势均力敌导致问题的解决陷入僵局,比如英国脱欧。总之就是因为资本家不愿意真正解决问题,所以问题一直无解。

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面临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跟发达经济体一模一样,结果当然也就一样了,问题始终无解。当这些国家中某一国家的某一或某些政治人物试图用社会主义制度的药方解决本国资本主义制度的病时,在用药的过程中不但会遭到本国资本利益集团及其代言人的抵制,还会被外部的资本主义国家敌视和打击,结果就是在本国进行的改革,要么因内外势力的联手抵制无法执行不下去,要么因因内外势力的联手反对和打压导致半途而废,而执行改革的政治人物付出的代价也相当惨重,大多数情况下会搭上自己的政治前途,有的甚至是身家性命。

制度自身弊端导致问题无解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导致问题无解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国家的民众,长期受美国(西方)毒民主熏陶和洗脑的拉美人喜欢用街头运动的方式表达诉求,迫使政府改变决策,这点很容易被内外势力利用。稍微一蛊惑和煽动他们就会上街闹事儿,而且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并在社会上很快蔓延,造成大范围动乱,部分群体要求变革,当要求没有得到及时回应和满足,积怨还很容易就被煽动起来,这些人往往就通过打、砸、抢、烧及故意伤害官方或无辜人员等方式发泄不满。

莫拉莱斯面临的正是这种情况,他要减少贫富差距,消除种族歧视,必然会动富裕阶层的奶酪,他的经济国有化的举措伤到了玻利维亚内部买办及它们的境外主子美国的利益,必然会遭到它们的记恨,那么遭到它们的联手裹挟民众反对和打压也就成了必然。

外因:离天堂太远,离地狱(美国)太近

在分析大多数国家,尤其是拉美各国的政局动荡或发生政变时撇开美国(西方)因素,单从历史,国家自身的发展条件或领导人的能力等方面去探讨一国出问题的原因所在,这种人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别有用心。

从门罗时代开始,甚至更早,美国就禁止欧洲列强染指美洲事务,禁止欧洲列强染指美洲事务并不是美国要保护美洲而是要“独享”美洲。

所谓的“独享”美洲,就是美国要把美国之外的美洲区域,尤其是拉美地区打造成一个资源、产品供应基地。任何国家的任何政治势力试图从政治和经济制度上改变自己国家的性质和发展方式,进而摆脱美国的殖民掠夺,摆脱美国的盘剥和吸血,都是不被允许的。为此美国在拉美地区直接发动的武装入侵和间接操控的政变多达数百次,仅玻利维亚一国,美国就分别在1952年、1964年、1970年、1980年和2019年对玻利维亚局先后策划了5次政变。

2019年的这次政变参与的力度更是前所未有,除了每次都会参与的CIA外,在被曝光的玻利维亚反对派领导人的录音中,有16段是有关玻利维亚反对派领导人与美国参议员密谋发动政变,推翻莫拉莱斯政府的内容。录音中提到的美国参议员有马可·卢比奥、鲍勃·梅内德斯、特德·克鲁兹,他们一直与反对派保持联系,以便在该国实现政权更迭。当然特朗普及其内阁核心成员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一众官员的参与绝对少不了。

除了把拉美打造成一个资源、产品供应基地,美国还要把拉美打造成一个“提款机”。所谓的提款机就是网上一些朋友说的,美国利用美元弱势和强势周期定期收割拉美的财富,这样的话,拉美看上去不就像美国的“提款机”吗?

上个世纪60年代末美国利用美元10年弱势期向拉美释放大量美元养肥拉美各国,然后10弱势周期结束从79年开始开启6年美元强势期,狠狠地收割了拉美一把。拉美掉进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爬不出来一说就是这么来的。美国利用这种手段洗劫过欧洲,洗劫过亚洲。

下毒者终究还是中了毒,08年美国爆发了经济危机,在试图转嫁经济危机时先自爆了,危机重创了美国的经济(金融)。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一直试图通过转嫁危机的方式让美国从经济危机的泥坑中挣脱出来,然而在中国带领的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强力反击,西方盟友自顾不暇,拒绝配合的情况下,美国无法有效地转嫁经济危机,从经济危机的泥坑不但没有抽身,反而越陷越深。为了保命,美国现在已顾不上什么美元弱势强势循环周期了,一边拼命减税、降息,一边拼命搞乱外部世界,连自己的“后院”拉美也不放过。大家也看到了,近几年相对平静的拉丁美洲,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多国出了问题,委内瑞拉的两派之争愈演愈烈,厄瓜多尔发生了大规模的动乱,智利的多城市骚乱和政府改组,玻利维亚的全国性闹事和莫拉莱斯总统的辞职等等。

这也等于回答了一些网友的疑问,即拉美稳定对美国难道不好吗?特朗普政府为什么搞乱拉美?为了钱,美国现在什么都顾不下了,拉美这个“后院”乱了就有钱(国际资本)往美国跑,这么做总比为了稳定“后院”让自家的“前院”乱了好,至少美国的大部分利益集团和部分政治精英是这么认为和考虑的。

在美国的政客看来,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搞政变,既可以逐个砍倒拉美的左翼红旗,打击中俄(欧)在拉美日渐增长的影响力,又能让国际资金回流美国,救美国的三市,救美国的经济,一箭多雕,这是多好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尽管从长远来看美国的这种杀鸡取卵式的战略焦虑和盲动,只能短时续命,并不利于美国霸权的维护,但美国的利益集团和政治精英迷之自信地认为,拉美地区作为美国的“后院”局势可控,一切尽在掌握中。

龙家领导人一再提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话美国的利益集团和政治精英要么是没听懂,要么就是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不论是哪种情况,结果可想而知。别看现在嘚瑟,到处疯狂折腾,有美国佬哭都哭不出来的那一天。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明月普照”,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明月普照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