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乌鸦校尉 2019-11-19 浏览:
在西方长期的运营下,对他们来说,“民主”、“自由”变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教义,他们是教义下面蒙着面转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义来的人,都是异端。他们是高贵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异教徒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肮脏的,异教徒是该死的,对付异教徒,无论用上什么手段都行。而内地作为没按照这个“教义”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们眼里也是邪恶的。

里面甚至还有“庆祝美军炮打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20周年”,“庆祝九一八”等丧心病狂的标语。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最近几年,香港发生针对内地的类似事件的带头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学生会及相关组织的人。

周竖峰港中大前学生会会长,2017年用辱骂撕校内民主墙标语的内地女学生,用“支那”辱骂内地,被媒体曝光后引起网友愤怒,帝吧出征到他的Facebook主页当面教育。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后来,网友还扒出了他之前行纳粹礼等种种劣迹。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彭家浩,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时事委员会署理主席。他声称要以“港人利益优先”,后来被曝在酒店与美国驻港人员密会,作为外国反华势力插入校园的一颗“棋子”,他感到很“荣耀”。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倩盈,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主席,曾在“城市论坛”上公开鼓吹暴动,2018年5月5日,香港立法会就《国歌法》本地立法举行公听会,张倩盈在会上说:“一听到国歌就想呕”。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个接受德国采访的邵岚,也是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临时行政委员会署理外务副会长。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如果问这些人,“民主自由”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们自己都说不上来。

在西方长期的运营下,对他们来说,“民主”、“自由”变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教义,他们是教义下面蒙着面转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义来的人,都是异端。

他们是高贵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异教徒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肮脏的,异教徒是该死的,对付异教徒,无论用上什么手段都行。

而内地作为没按照这个“教义”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们眼里也是邪恶的。

所以大家会看到,哪怕他们明知道自己在违法,在犯罪,在杀人,明明一点理都不占,他们却还是能给自己找出一万个理由,给自己洗脑,坚持要闹下去。

这些理由都是虚的,他们跟狂热的一神教教徒没有区别,他们就是打心眼里觉得“异教徒”都该死。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1961年,正值苏联撤走专家,中苏关系恶化,国内修正主义抬头的时候,郭沫若在北京民族文化宫看了一出《三打白骨精》的地方戏,里面冤枉孙悟空,却相信白骨精的唐僧让郭沫若极为感慨,写了一首《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登了出来:

【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
咒念紧箍闻万遍,精逃白骨累三遭。
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
教育及时堪赞赏,猪犹智慧胜愚曹。】

大意就是说唐僧不识好人心,让亲者痛仇者快,猪八戒都比他聪明,真该把唐僧千刀万剐,辛亏还有孙悟空的毫毛。

但是毛主席看完后觉得不妥,写了首《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毛主席觉得,是敌是友要分得清,唐僧和孙悟空是人民内部矛盾,唐僧被白骨精蒙蔽了,但依然可以教育,白骨精和我们是敌我矛盾,白骨精扎堆就要酿成大祸,要果断打击。

今日的香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东西方文明的冲突,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不会有第三种情况。

我们想要改变这些人不能着急,要重新拿起我们原本擅长的群众路线,沉住气一点一点地把阵地夺回来,总有一天可以澄清玉宇,涤荡乾坤。

参考资料:

何巽權博士.《港事讲真》.2018

邁進中的大學: 香港中文大學三十年, 1963-1993

中大国是学会迎新文章:国是学会的前世今生

侠客岛:香港学生会缘何成了乱局急先锋?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来源 : 乌鸦校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