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乌鸦校尉 2019-11-19 浏览:
在西方长期的运营下,对他们来说,“民主”、“自由”变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教义,他们是教义下面蒙着面转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义来的人,都是异端。他们是高贵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异教徒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肮脏的,异教徒是该死的,对付异教徒,无论用上什么手段都行。而内地作为没按照这个“教义”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们眼里也是邪恶的。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电视剧《使徒行者》争当坐馆

看上去这样大家都能讲话很公平,但其实立场很偏颇,对内地有一点好感的都不会选上。

2015年,在香港大学就读的内地生叶璐珊去竞选学生会,被学生抵制、攻击、骚扰。

他们说叶璐珊曾与某政协委员参与晚宴,有所谓的“内地背景”,她参选就会控制香港。

可是,叶璐珊只不过是参加这场晚宴的二百多个学生之一,甚至在来之前都不知道嘉宾是谁。

但是就因为这个理由,叶璐珊就无法参选。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8年初,有几位香港本地的爱国同学跃跃欲试,但学生会2017届干事会认定这几位同学背景不纯,是“红底”,于是用尽一切方法把几位同学的参选资格取消掉了。

其中的理由包括指责这几位同学填写的表格在该用英文大楷时,错用了小楷。

这个理由就好比你因为今天左脚先踏入公司大门被开除了。

倾庄结束后,所有当选的成员就正式“成庄”,成为学生会的新一届“内阁”。

但因为有着这样的选举办法,上一届干事选下一届的,还是这样类似“政治审查”的方式,导致香港学生会的政治倾向不可能扭转,只会一届比一届更激进。

学生会的权力很大,管的项目很多,大到校董会议、校长选举、课程设定,小到校车怎么走、收多少钱,校内图书馆、餐厅该由哪些公司代理,学生会统统要管。

在内地,你不参加学生会也没什么,但是在香港高校如果不进学生会,有很大一部分学生活动就参加不了,有些好事也轮不到自己了。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拿大学宿舍来说,一般是给住得远和外地的学生申请,但是资源有限,大家都想要搞到名额。

但是学生会对此有决定权,如果你不认同学生会,那么就很难拿到宿舍,有可能要去校外租房子。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想卷铺盖滚蛋,就只能听命令听指挥。

宿舍大佬们还时不时对舍员进行训练,举办各种文武对抗赛。学生会就是通过这些渠道,一步步培养一批又一批的新生,成为他们的生力军。

哪怕是香港大学校长,学生会也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2016年,香港大学外籍校长马斐森,在开学典礼上表态不支持学生的主张,说独立不符合实际、不符合港大的利益。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结果,港大学生会中央干事会会长孙晓岚,上来就把校长批判一番,并声称在校园里讨论香港前途不应该被禁止,独立不是禁忌话题。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2002年,当时的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钟庭耀透露,校长郑耀宗干预港大的民意调查结果。

学生会一听就坐不住了,张贴痛骂校长“破坏学术自由,出卖师生,辜负民众”,应该“引咎辞职”,又迅速把矛头指向学校,“态度暧昧,包庇校长”。

整个过程,学校噤若寒蝉,没敢回一句嘴,而郑耀宗最终也下台了。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后接任的徐立之,也在2011年港大百年校庆活动中被学生会怒轰“媚中”,被迫与港大中断合约。

前几年,香港大学的校长想在港大主楼腾出几个房间给学校使用,其中一间还是他自己的办公室,消息一出,便遭到学生会炮轰:主楼开放得都不够,你还想霸占?

校长满腹委屈:这几个房间之前也没开放,你们可以进入的“地盘”一个都没少啊。

最后,校长向学生会低头,主楼不仅没有空出来使用,反而开放得更多了。

最近的暴动里,他们批斗校长,砸办公室,对老师围追堵截。学校有心无力,压根管不了。

内地的学生会有哪个能做到这些事?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白了,香港高校的学生会和内地完全不是一个性质,他们是一个政治组织,有资金有人事架构有实质权力。

这就决定了这种学生会对政治有很强的影响力。

本来,学生提前接触一些政治也是合理的,但是,香港高校的学生会,完全被亲西方的政治人物和思想洗脑了,这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西方一点点运作的。

在以前,香港高校的学生会,并不是现在这样的,而是爱国爱港人士的聚集地,尤其是香港中文大学。

上世纪50年代,港英政府时期,香港还只有一所殖民色彩浓厚的香港大学,也只有英文授课,没有中文。

国共内战时期,有不少大陆人逃难到香港,他们的孩子需要上学,对中文的需求激增。

港英政府不办中文授课大学,民间就自己办:钱穆在香港创办了“新亚书院”,前广东岭南大学校长李应林创办了“崇基学院”,还有一些华侨资助联合创办的“联合书院”。

由于那一代香港大学生父母一辈很多是从大陆过来的,所以他们对自己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感极高,他们教育出来的子女进了高校,组成学生会,自然也是爱国爱港的居多。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香港中文授课的学院越来越多,社会声浪也越来越强,港英政府为了稳住殖民地局势,被迫让步,同意大学可以采用中文授课。

1963年,前面提到的3所学院合并,正式建立了“香港中文大学”。校如其名,这是香港首家以中文作为教学语言的大学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1968年,港大崇基学院的学生会带头发动“中文运动”,在学校举办研讨会,要求“把中文列为香港官方语言”。

来源 : 乌鸦校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