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乌鸦校尉 2019-11-19 浏览:
在西方长期的运营下,对他们来说,“民主”、“自由”变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教义,他们是教义下面蒙着面转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义来的人,都是异端。他们是高贵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异教徒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肮脏的,异教徒是该死的,对付异教徒,无论用上什么手段都行。而内地作为没按照这个“教义”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们眼里也是邪恶的。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香港教育局发了一个通知,基于安全考虑,全港继续停课至周日。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香港中文大学情况更糟,暴徒们在这里与警方周旋、对抗,在空地上制作汽油弹。

最嚣张的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会会长向法院申请禁令,不允许警察进入校园,想阻止警察逮捕暴徒。

更是有14所香港院校学生会发出联合声明,指责警察12日晚上在港中大校园的“暴行”,要与港中大“共存亡”。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学生会公然站出来支持暴乱,学校难道不管吗?

还敢不让香港警察进入校园,香港学生会怎么这么无法无天?

在我们的认知里,大学的学生会属于学校管辖,是学校用来管理学生的一个组织,负责举办校园中的各种活动,更像是学校和学生之间的一个协调者和执行者。

但是,这是我们内地高校的学生会,香港学生会和内地是截然不同的,他们是独立运行的组织,有完整的架构和经济来源,不归学校管,甚至还常常同学校对抗,能让校长“下课”。

这种政治化的学生组织,一旦被人带偏,学生会就变成了黑帮。

2012年3月,香港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香港大学学生会在多家报刊刊登声明,质疑当时的香港特首候选人梁振英,怀疑他卷入了“黑金政治”,也就是怀疑梁振英选举的时候作弊,让梁振英给个说法。

在报刊上登声明是要钱的,这么多家报刊的钱算起来,需要39万港币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港大学生会居然能掏的出39万港币,学生会这么有钱?

当时的港大学生会会长陈官康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学生会时不时都会参加社会活动,有几十万经费是很正常的,还有的报社给打了折。”】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还特意强调,这些费用不涉及外来资金,他们只是“对事不对人”,担心“黑金政治”影响香港的安全和自由。

其他高校学生会会长都表示,这点儿钱不算什么,有的学生会3000万银行户口被冻结的时候都有呢。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香港学生会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呢?

第一,是历史财力的积累。

根据侠客岛约请的1984年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冯炜光先生的描述,在1984年的时候,香港大学学生会就拥有总计700万港元的香港蓝筹股票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二,是社会的捐赠。

近百年来,各位学长不断捐赠支持,再加上各种募捐、社会活动,也积攒了不少钱。

第三,则是向学生收费。

在香港大学,所有的本科生在入校起,就成为了学生会的会员,要缴纳140港币的年费,积少成多,自然就有钱了。

2017-2018年度,香港大学本科生人数为20188人,光按这个人头来算,会费就超过了280万港币。

而且,学生会是在香港警务处备过案的独立社会团体,和香港高校彼此独立,平起平坐,学生会有股票,在社会上有商业运作。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香港高校对学生会没有管辖的权力,学生会还有自己专门的学生会大楼。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除此之外,香港大学学生会架构极其完善,实行“三权分立”,有全民大会、全民投票和学生会评议会。

按照香港大学学生会官网的描述,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是最高权力常设机关,集立法、行政及司法于一身,由各院会代表、舍堂宿生会代表、校园传媒代表,以及每年经由周年大选选出的干事会和普选评议员组成。

这一套就是学的美国的政治架构。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对学生的管理上,香港高校学生会也有一整套逻辑。

首先是迎新活动,这个活动简单说就是整人、搞团建什么的,玩法多种多样,创意可圈可点,不断推陈出新,和美国高校的兄弟会差不多。

香港学生会迎新经常玩一些色情擦边球的东西,一直都被香港民众批评。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国兄弟会的整蛊游戏)

2016年,香港理工大学香港专上学院学生会的学生被媒体曝光。

在渡轮上,一名穿上白色超短热裤女生,被要求坐在座位扶手栏上张开双腿,两名男生分别用舌头由女生的小腿舔到大腿部位。

而一名站在他们后方的男生,则高举手机拍摄整个“游戏”过程。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香港科技大学迎新营,有男生双腿夹着水瓶,让女生蹲在地上,用口接住男生腿中射出的水柱。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同样喜欢玩出位活动的,还有香港城市大学,男女生被要求一起啃苹果。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是谁都能接受这种迎新活动的。

香港天文台前高级科学主任李伟才,其19岁女儿李天蔚考入香港中文大学物理系,因为参加迎新营后,情绪突变,郁郁寡欢,回到家中后,留下遗书,从18楼跳楼身亡。

警方事后查明,李天蔚自杀就是与迎新营活动有关。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次是选举,学生会的选举方式也很不一般,他们的选举分为两部分,一是倾庄,二是选举。

所谓的倾庄,就是有意向参选的同学参加由上届成员组织的“倾庄会”,粤语里的意思是找前辈拜码头,讨论社团以后的发展,会后就可以提交正式的参选申请。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倾庄这个过程,同黑社会争堂口坐馆很像。

一帮黑道大哥坐在一起表明自己想当“坐馆”,类似于某个堂口的香主,别人就会来问你想怎么做、能带来什么好处等等。

来源 : 乌鸦校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