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香港人对当前乱局的思考和预测

塘主在此 2019-11-15 浏览:
近年来,香港的学生会越来出现职业化的趋势,出路大多是绿色和平这类维权组织,或做议员助理,政党政治主任。他们的职业前景,又取决于当时在学生会时的工作是否“出位”,曝光率是否足够,这也导致学生会越来越偏激,成为一个恶性循环。内地称这些上街青年和学生为“废青”,而他们的纲领、策略和目标,归纳起来就两个字“揽炒”,用规范汉语来说,就是“玉石俱焚”。

第二个最大的责任方,是中央治港班子。

在这里不太方便讲太多,我只讲一点,就是统战路线出现了严重错误。

这么多年来,中联办热衷搞各种联欢晚宴,打交道都是总商会,各种协会,同乡会;八项规定都出来了,还一直吃吃喝喝,其实很多香港人看在眼里都不是味儿。

中央统战真正应花大功夫的是基层工作、尤其是青年工作。

最近香港的事态也都说明,青年工作是完全失败。不要说都是美帝的因素,你有无尽资源,有祖国做后盾,每年大量政府补贴的香港内地青年交流考察团,军事体验营,还搞成这样,不需要检讨吗?

我举一个例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联办每年的年度酒会都会邀请香港各大学的学生会,最近几十年当然避之不及。

但你连学生会的统战工作都不想去做,青年工作又如何开展?如果都是自己人,你好我好大家好,那又何须统战?

在香港这个“白区”,反而丢掉共产党人艰苦朴素的朴实作风,不接地气,走上层路线搞小圈子,真是怪事。

第三个最大责任方,是香港特区政府,其中的某些官员。

我曾经在香港政府工作过好几年,有搞过政策研究,也和所谓的泛民主派打过交道,所以有更多一些的观察。这个话题也比较不犯忌,所以可以多说几句。

在我看来,今天香港的政治困局,是两个女人造成的。

第一个女人,是特区政府成立后的教育局长罗范焦芬,在我看来,她简直是香港的历史罪人。

8*9年后,邓小平说过“过去十年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

今日香港的年轻人离内地越来越远,不惜上街暴力示威、反中;都是回归后的教育失误造成的。

在我读中学年代,香港仍是殖民地统治,“中国历史”和“历史”,是两门独立的科目,并且是必修科。

“历史”是西方的学科模式,以数据、逻辑讲述世界历史发展,例如讲工业革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比较偏近专题式的研究。

“中国历史”则比较传统,讲历代治乱兴衰,材料来自史记、资治通鉴这些传统史料,比较唯心。

但英国人不会管你中国人如何讲述自己的历史,基本不会干预。历史是中国人的信仰,中国的史学也许不那么科学,但是一种传承,以锵锵的古典语文讲述民族历史,才会融入真正的中国文化。

在传统史学的熏陶下,英国人治下的香港,不夸张地说,在当时华人社会中是民族情绪最浓烈的,对中国,对身为中国人的认同感最高。

许多内地人不知道的是,在七八十年代,所有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都是亲中的,而且在当时港英政府的打压下,都强烈支持主权回归中国。香港影视的霍元甲、陈真、黄飞鸿,民族情感强烈无比。

特区政府成立后,情况反而调转过来。

罗范上台后,推行教育改革,中学设两门历史课不符合效益,所以就合并为一科。

现代史学更为强势,传统的中国史学一下就被消融进入世界历史,成为冷冰冰的历史教材。

香港中学没有思想教育、没有国民教育。

殖民地时代的中国历史课程就是国民教育,告诉香港人何为中国,何为中国人。

特区政府取消独立的中国历史科,等于自毁长城。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事件,不管结果如何,当时香港人还是无比投入,感同身受;其后华东水灾、汶川地震,都是血溶于水。

但今日的香港年轻人都是回归后接受教育,对中国感情日益淡薄,这是谁的责任?

罗范做的另一件错事是强推教育改革,以成本效益做考核。

在港英时代,中学老师都是公务员,薪高粮准,无后顾之忧。

教改之后,新入职老师都是合约制,薪水少一大半,每年还要面临续约压力。

另外,教改令老师面临更多考核,压力和工作量都大增,当年有多位老师连环跳楼自杀,整个教育界都与政府为敌。

香港老师的处境到今日都没有改变,对政府怨声载道,老师和教学研究人员待遇低下,对学生自然阴阳怪气,没有好话。

近几十年来,内地老师待遇逐步提高,教育界成为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而香港则是反过来,老师对政府不满,对社会不满,对工作不满,负能量都转移到学生上来。

第三个重大错误,是将通识教育列做高考必修科目之一。

通识教育的主要作用是训练批判性思维和思辨能力,这一般是大学才有的科目,列入中学必考科目,是否适当?

通识的理念先进,但是否先进的就是适合的?法国高考还将哲学列入必修科,为什么其他国家不学?

在香港中学推行强制性的通识,还有很多现实的问题。

由于通识没有教材,老师只能拿媒体报道作为材料,但香港媒体竞争激烈,立场鲜明,只有偏颇的报道才能吸引眼球,用来做教材更是错上加错。

通识教育讲究批判性思维,越是把答题写得更争议性就越能拿高分。

但问题是,任何社会都用禁忌和底线,是不允许讨论的。

美国中学生能把“犹太人和黑人基因那个更强”作为研究题材吗?德国中学生能把“Nazi对德国的经济贡献”作为研究课题吗?

香港本质上,是为内地服务,说穿了内地就是香港的金主和老板,是服务对象。

内地有许多人所周知的政治禁忌,让香港的中学生天天翻来覆去讨论的。这对香港有何好处?

在殖民地时代,英国人为了不刺激内地,会禁止抹黑中国的电影上映,课程和教材也不会出现抹黑中国的内容。到了主权回归后,却反了过来,岂非怪事?

来源 : 不二塘不2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