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香港人对当前乱局的思考和预测

塘主在此 2019-11-15 浏览:
近年来,香港的学生会越来出现职业化的趋势,出路大多是绿色和平这类维权组织,或做议员助理,政党政治主任。他们的职业前景,又取决于当时在学生会时的工作是否“出位”,曝光率是否足够,这也导致学生会越来越偏激,成为一个恶性循环。内地称这些上街青年和学生为“废青”,而他们的纲领、策略和目标,归纳起来就两个字“揽炒”,用规范汉语来说,就是“玉石俱焚”。

一个老香港人对当前乱局的思考和预测

备注:这是来自一个对香港有爱的老香港人的投稿,其对于当前局势的思考。

这几天香港中文大学成为战场,令我这个老中大毕业生百感交集。因身处外地,如果有“护校队”成立的话,一定报名参加。

从报道所见,事发地“中大二桥”平时只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要阻止学生上去搞破坏是很容易的事,随便组个人链就可以挡住搞事者上桥。

现在搞到这么大阵仗,最终全校停课,恰逢期末考试,将来考研和找工作都受影响,那些不闹事的学生也受到惩罚。为什么没有别的中大学生挺身而出,保护校园,我也很不能理解。

更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中大今次成为急先锋。

中大是由一批南下文人创办,以中国文化的传承者自居,它的中国研究中心和中国文化研究所都赫赫有名,声誉极高。

我当年报读中大,也是因为这点,更选读了新儒家精神发源的新亚书院。

在今年6月,我见到新亚学生会的对外公开信,全部以粗俗粤语白话文写就,中文的典雅荡然无存,简直气得要吐血。创办人钱穆见到这样的信,恐怕也要从墓中跳起来吧!

内地人不太了解香港的大学的学生会文化,这几天侠客岛找来84年港大学生会会长冯炜光写的长文,有很详尽的解释。我来补充一些。

“高度政治化的香港学生会和此次暴乱的关系”

我读中大时,也有搞过学生会属会的活动,学界的术语叫“上庄”,即担任干事。干事会称为内阁,一个庄大概有十多个干事,会长、副会长、宣传、财务等。

每个庄的头等大事是“倾庄”,即协助下一届干事谈政纲,要谈好几个月,要政治理念一致才能组庄。投票选举前要举办马拉松式的咨询大会,向同学介绍自己的政治理念。

如果有到场,你还以为去了是联合国大会,从人权、民主、台湾问题,无所不包,但就是没有校政。

我当年上的只是小庄,当时的咨询大会只花了10个小时,如果是学生会那样的大庄,一般要几天几夜。但其实出席咨询大会主要是“老鬼”,即之前几届的干事和毕业校友,真正的学生很少。

真正能在学生会经过地狱式倾庄、上庄的人,都已经饱经摩练,意志坚强,搞社会运动是小菜一碟。

香港的学生会高度政治化,而且介入现实政治生活,在全世界也是很奇特的现象。你说哈佛、剑桥那样的顶尖大学,也不会介入现实政治,最多搞一两个议题,而且是以校园内为主。

香港的学生会要冲击立法会,不过最多一小时车程的事,也太方便了。这么容易有社会光环,对学生来说,是很大的诱惑。

香港的学生会越走越偏激。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学是精英教育,大学生很容易找到高薪厚职,搞学生会不会影响升学就业,甚至可以成为人生履历。

九十年代后,大学扩招,再加上内地生大量来港,如果花大量时间精力搞学生会,将来在就业升学的竞争力将大不如人。

近年来,香港的学生会越来出现职业化的趋势,出路大多是绿色和平这类维权组织,或做议员助理,政党政治主任。

他们的职业前景,又取决于当时在学生会时的工作是否“出位”,曝光率是否足够,这也导致学生会越来越偏激,成为一个恶性循环。

内地称这些上街青年和学生为“废青”,而他们的纲领、策略和目标,归纳起来就两个字“揽炒”,用规范汉语来说,就是“玉石俱焚”。

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在广场的指挥者C女士也曾经表示“我们就是要把事情闹大,就是要有blooding,才能唤醒民众,但我必须全身而退。”

结果呢,她去了美国以后从商。当时我看到她说的这段话,不寒而栗。

今天香港学生会那班人面临的处境是一样的。

只有闹大了,他们才好收场,无论是海外申请学位,甚至政治PH,或将来从事地区选举,闹得越大才越符合他们的利益.

否则,如果运动无忌而终,他们面对的将是无穷的检控和社会的谴责,学业和就业都前景黯淡。

香港闹到如此的三大因素:美国、联B以及两个女人

首先,最大的责任方,当然是美帝。

打压中国,已经是美国朝野上下共识的基本国策,当然不会放过如今香港这个机会,为中国添乱。

美国甚至不要做什么,只要它有这个基本态度,以它的影响力,足以影响大局。

特区政府为何迟迟不敢强硬对付暴徒?

为什么美国警察遇到同样情况可以开枪,香港警察就不可以?

香港特区政府高层都要向外界公布财产状况,他们大都在英美加拥有价值不菲的物业,前后几任特首,其家人都持外国护照。

美国可以随时宣布制裁香港政府官员。

这些官员怎会不怕?根本强硬不起来。

讽刺的是,唯一铁了心要向内地靠拢的特首曾荫权,打算卸任后要在内地定居,反而因为在深圳租房而被指受收利益,而被抓了起来,尽管法庭最后说他是冤枉的。

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取态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你见到中国留学生在德国、在澳洲怒对港独分子,你见过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这样做吗?

美国是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地方,反而最不敢发言,否则马上就把你遣送回去。大家都心里有数。

来源 : 不二塘不2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