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女交警的奇葩婚姻:他出轨诈骗养私生子 却让我背负227万债务

昆仑策 2019-11-14 浏览:
2018年7月10日,在法院的帮助下,我到监狱和赵波结束了22年的婚姻关系,拿着离婚证书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比轻松,终于摆脱恶魔对我和孩子的折磨,未来的路还很长,我相信公平正义一定会到来。

我叫李红贤,是河南省焦作市一名公安交警。2004年从部队转业到地方,我在交警这个岗位已经干了十五年。由于我工作认真负责,成绩出色,在这十五年期间,收获了各种各样的荣誉:2013年被市妇联评为巾帼建功标兵;2015年荣立三等功一次,并被市总工会评为巾帼标兵;2015年被市宣传部、市团委评为优秀青年标兵,市公安局评为最美警察,同时荣立三等功一次;2016年3月被公安厅评为巾帼民警;2017年被市妇联评为巾帼建功标兵、三八红旗手;2017年底被评为河南省优秀人民警察。

最美女交警的奇葩婚姻:他出轨诈骗养私生子 却让我背负227万债务

工作中的李红贤

我非常热爱和珍惜自己的工作,为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而觉得深深自豪。但是,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的名字会出现在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我竟然成了一个大家口中的“老赖”!

这一切,都要从我的前夫赵波开始说起。

(一)

1990年,我从老家河南温县入伍,赵波和我是战友,也是军医学校的同学,我们由战友情同学情发展成恋爱关系,并于1996年10月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

最美女交警的奇葩婚姻:他出轨诈骗养私生子 却让我背负227万债务

工作中的李红贤

结婚后赵波从来不往家里交一分钱的工资,他说,男人在外面跟人打交道,身上没钱没面子。我当时在部队医院工作,工资收入比较高,足够承担家庭开销,所以也就懒得为了要钱而跟他吵吵闹闹。

2003年12月,我从部队转业,期间有一年时间,一直在联系工作。在这期间,赵波开始经常不回家,我要是问起来,他就说是和战友出去打牌。为了这事,我们三天两头吵架,有时甚至还会动手打架。我们的婚姻关系开始恶化,他对我和孩子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漠。

(二)

2004年10月,我被安置到焦作市交警支队,夫妻之间开始了长达三年的两地分居生活。

最美女交警的奇葩婚姻:他出轨诈骗养私生子 却让我背负227万债务

工作中的李红贤

在两地分居期间,我开始听到有关于赵波的各种风言风语,说赵波和一个女人关系不一般。这个消息像一个当头大棒,一下子差点把我打晕过去。我感觉到,再也不能这样两地分居了,必须要让他回到我的身边来!2007年10月,赵波转业至我身边,被安置在焦作市中级法院。

转业以后,我们没有自己的房子,一直住在租来的房子里。作为一个女人,我想要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家,想要一套自己的房子。但是,这几乎成了一个难以实现的梦想。因为赵波从来不给家里交一分钱的家用,他频繁和社会上的朋友赌博,我们常常为此争吵、打骂。

2010年清明节,女儿在家中电脑上发现了赵波和一个网名叫“榴莲”的女子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显示,这个叫榴莲的网友和赵波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并且,已经怀孕。

看到这个消息,我内心狂乱愤怒,立即给赵波打电话,但是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我一秒也等不住,立刻骑车到处去找他。

他拒不承认自己在外有情人。我给他家里打电话,他的家人连夜从他的老家山东赶来。在家里人的轮番逼问下,赵波承认自己在外包养情妇,并且他的家人还亲自见到了赵波的情人。

(三)

事情证实后,我痛不欲生,决定要和赵波离婚。他父亲和叔叔婶婶大哥多次做赵波的工作,让他和情人分开,并一再恳求,让我给他一次机会。赵波跪在我的面前,向我发誓,说自己坚决改正。他一再说,情妇没有怀孕,他愿意回归家庭。为了孩子,我忍辱负重原谅了他。

这一次,他只老实了一个多月。然后,又故态复萌,整夜不回家。

2011年3月,我再次决定和他协议离婚。我们一起到了民政局,他却说没有带身份证。后来我又多次要求他去离婚,他都找各种借口推脱不去。

他给自己买了一辆20多万的别克轿车,带着情人一起出去游玩,还给情人在高档小区购买了一套住房和一辆马自达六汽车。

我们转业后却一直租住在一套破旧的房屋内,没有买房子。看到他对情人挥金如土,对我和孩子却一毛不拔,我再也忍不住了,2012年7月,我再次向他提出离婚。

他还是不同意离婚,我坚持不买房子就离婚,他终于同意,用我们两人的公积金贷款20年,买了一套83平米的房子,这才结束我们长达8年的租房生活。房子写的是他的名字,贷款他只还了几个月就没钱了,后面全是用我的工资还贷,后来我工资被查封,就用我的公积金还。

搬到新房后,他还是很少回家,有时候在外面喝多了,就回家打我和孩子,甚至拿刀撵的我满屋子跑。

2013年夏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赵波在外面有私生子。我又一次下了离婚的决心。在找结婚证的时候,却发现结婚证不见了。原来,结婚证被他拿出去抵押借款了,为此我们大吵大闹,他从此彻底不回家。

当时女儿正上高一,为了不影响孩子,我暂时收起了离婚的念头。我决定,等女儿考完大学我一定要离婚!

(四)

还没有等到孩子高考,2014年,噩梦般的日子降临了。二三十个债主频频到我家找我,说赵波向他们借钱。我这才知道,赵波在2013-2015年期间向中院同事借款高达650余万元,另外还向他的老乡、战友、亲戚借钱高达1500余万元。

债主找不到赵波,就找了一批社会上的人,甚至有两个男的住在我家长达两个月之久,并且偷走我房屋的购房合同。他们在我家打砸,贴大字报,甚至辱骂我的女儿。女儿不堪忍受这种羞辱,拿起剪刀想要自杀,我哭着拼命制止并报警。

来源 : 昆仑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