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满:马克龙为什么说“西方霸权终结”?

李光满 2019-11-14 浏览:
近年来,我们很少看到欧洲政治家对国际局势,对全球地缘政治、对国际关系、有欧洲的未来有着如此清醒的认识和准确的把握,由此可见,马克龙是一个有思想的政治家,如果法国由这样的政治家长期执政,必然会改变法国的未来。对于马克龙提出的西方霸权终结论,我们要辩证的去看,从趋势上看,西方霸权确实在终结,但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我们要有足够的理性和耐心,中国的发展也不会一天实现,同样是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但马克龙说得没错,那就是随着中国文化的觉醒,中国的崛起将变成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

李光满:马克龙为什么说“西方霸权终结”?

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年一度的外交使节会议上发表演讲,就欧洲的现状与未来、欧美、欧俄、欧中关系发表了石破天惊的观点,他在演讲中说,西方霸权已近末日,欧洲要挣脱美国控制,争取欧洲独立,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这篇演讲极具战略眼光,极具思想深度,极具地缘政治高度。那么到底怎样理解马克龙提出的“西方霸权终结”论呢?

最近世界形势动荡不安,各大洲都发生了一些冲突或战争,大国之间的矛盾加深加剧,欧洲自然也不例外,自去年底法国发生黄背心运动以来,中国香港、南美洲的智利、玻利维亚、欧洲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英国、美国纽约等国家和地区都发生了重大暴力事件,而英国脱欧、美国与伊朗之间的严重冲突、中美贸易战等等更是可能导致更大冲突甚至战争的事件。正是在此时,马克龙的这篇演讲算是在十分复杂、严峻的国际局势中的一种十分清醒的认知。

马克龙的核心观点是当前的国际秩序正在被一种全新的方式给颠覆,这种颠覆是我们所经历的历史上的一次重大颠覆,对全球所有地区都具有深远影响。这次颠覆是一次国际秩序的转型和一次地缘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全球格局的战略重组,马克龙得出结论:西方霸权或许已近终结。

之所以产生这种颠覆,马克龙认为,主要是因为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经济快速崛起,他说:“中国和俄罗斯在不同的领导方式下,这些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印度也在快速崛起为经济大国,同时成为政治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这几个国家对比美国,法国和英国,显然要成功得多。

当然马克龙的思想并不仅仅认识到了这些,而是要深刻得多。他看到,除了经济,更多的在于文化复兴。他认为,中国、俄罗斯、印度这些新兴国家的成功除了靠经济,更主要的是靠“国家文化”。他说,他们的政治想象力,要远比今天的西方人强,他们在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后,开始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哲学和文化”。他们不再迷信西方的政治,而是开始追寻自己的“国家文化”。这和民主不民主无关,印度是民主国家,他也同样在这么做,寻找属于自己的“国家文化”。马克龙接着说,当这些新兴国家找到了自己的国家文化,并且开始坚信它时,他们就会逐渐摆脱西方霸权过去灌输给他们的“哲学文化”。而这正是西方霸权终结的开始。西方霸权的终结,不在于经济衰落,不在于军事衰落,而在于文化衰落。当你的价值观无法再对新兴国家输出时,那就是你衰落的开始。我认为目前这些新兴国家的政治想象力,是高于我们的。政治想象力很重要,它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内涵,能够引出更多的政治灵感。在政治上我们能不能做的更大胆点,新兴国家的政治想象力,远超过今天的欧洲人,这一切都深深震撼了我。

马克龙的这一认识显然十分深刻,他看到了更加本质的东西,由于这些国家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国家文化”,因而这些新兴国家的崛起对西方国家来说才更加可怕,那是种一种无法逆转的崛起,从另一方面说,则是西方世界不可逆的衰落,是西方文明不可逆的终结,这与福山所提出来的西方文明是人类历史的终极文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一个是说西方文明永不衰落,一个是说西方文明已经终结。

当谈到贫困问题时,马克龙没有忘记将中国与法国进行比较,“中国已经让7亿人口脱贫,未来还将有更多人摆脱贫困,但在法国,市场经济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大收入不平等现象。过去一年中产阶级的愤怒,让法国的政治秩序发生了极深刻的变化。”而这正是去年底法国发生黄背心运动的社会因素,或许我们也可以从中国香港今年发生、持续近半年的暴乱同样看到法国的影子,当然中国香港的暴力事件显然有着更加复杂的境内外因素的影响。我很欣赏马克龙说的下面这段话:“从19世纪以来,法国人的生活就在一种平衡中。个人自由,民主制度,富裕的中产阶级,这三者是平衡法国的政治的三脚架,但是当中产阶级不再是我们国家的基石时,当中产阶级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危机就诞生了。他们就会对民主与市场制度产生根本的怀疑。”

为什么英国突然要脱欧,对这个问题世界上很多学者探讨但都看不到真相和本质,也说不到点子上,马克龙在这个问题上,或许比英国人,比那些专家们看得更透彻一些。他认为,英国政治体制的沦陷更为明显,英国脱欧的响亮口号是“夺回控制权”,民众认为,自己的命运已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要“夺回控制权”。而“夺回控制权”的直接方式,就是脱欧,他们厌恶了欧盟,厌恶了老套的政治,他们想要更富有政治想象力的事情出现。归根结底,是过去的政治制度无法让英国人获利,甚至让他们活得越来越糟,但上层的政治领导者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于是,他们失败了。马克龙是一位年轻的政治家,他继承了法国政治中的“革命”思想,考虑问题总是要比其它国家的领导人和政治家们想得更深一些。

来源 : 李光满冰点时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光满
李光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