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长城内外:评“猪肉应该涨价论”

望长城内外 2019-11-13 浏览:
据估算,目前,下层民众的实际收入水平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30%-80%。据有关资料,2018年国家确定的贫困标准为年人均纯收入低于3535元,按此标准,全国农村还有1660万贫困人口。据媒体报道,2018年湖南省规定,城乡低保救助标准分别不得低于320元/月和170元/月。由此可见,湖南省城乡低保救助对象,每人每月的收入只能买6-10斤猪肉。

【本文为作者望长城内外向察网的投稿】

望长城内外:评“猪肉应该涨价论”

据媒体报道,某企业家于2019年11月2-3日发表演讲时说:1978年的猪肉两块多钱一斤,工人的工资才30块钱一个月。现在工资平均要7000块,涨了200倍。而农民养猪,猪肉就按照今天60块来算,也才涨30倍。农副产品涨价应该被大胆、勇敢地接受,涨价可能是合理的,不涨价反而不合理。

我觉得,这个“猪肉应该涨价论”是错误的。

第一,这个论述说错了最基本的事实。

首先,1978年的猪肉并不是两块多钱一斤,而是7角钱左右一斤,当年我经常上街买菜,对这个价格是记忆犹新的。据有关资料,1978年全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10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86元。按当时一斤猪肉0.7元计算,1978年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买2157斤猪肉,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买980斤猪肉。

其次,现在的工资也不是平均7000块。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2018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5829元,合每月1319元;2018年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如按猪肉30元钱一斤计算,2018年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买1308斤猪肉,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买487斤猪肉。

也就是说,在1978年,一个城镇居民的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买2157斤猪肉,一个农村居民的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买980斤猪肉。而目前,一个城镇居民的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只能买1308斤猪肉,比1978年少买了40%;一个农村居民的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只能买487斤猪肉,比1978年少买了50%。

第二,受猪肉涨价影响最大的广大劳动者

上面说的只是理论上的数字,实际上,今年猪肉涨价,广大劳动者特别是下层民众受到的影响大大超过了理论上的数字。

这是因为,1978年时,全国人民收入差距不是很大,而目前中国社会的收入差距却很大。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2018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4336元,中位数是平均数的86.2%。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6413元,是平均数的92.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3066元,是平均数的89.4%。这说明,收入最中等的水平也要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4%。全国中下等收入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都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收入越低者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越大。

据估算,目前,下层民众的实际收入水平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30%-80%。据有关资料,2018年国家确定的贫困标准为年人均纯收入低于3535元,按此标准,全国农村还有1660万贫困人口。据媒体报道,2018年湖南省规定,城乡低保救助标准分别不得低于320元/月和170元/月。由此可见,湖南省城乡低保救助对象,每人每月的收入只能买6-10斤猪肉。

第三,猪肉应该涨价论”是现代版的“何不食肉糜

“何不食肉糜”这句话出自于《晋书·惠帝纪》,原文如下:

【帝尝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

晋惠帝司马衷(259-307),晋武帝司马炎第二子,西晋的第二代皇帝,290-307年在位。这个故事讲的是有一年发生饥荒,百姓没有粮食吃,只能挖草根、吃树皮,许多百姓因此活活饿死。消息被迅速报到了皇宫中,晋惠帝坐在高高的皇座上听完了大臣的奏报后,大为不解。“善良”的晋惠帝很想为他的子民做点事情,经过冥思苦想后终于悟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曰:“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百姓肚子饿没米饭吃,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

这个故事说的是高高在上的晋惠帝天天花天酒地,丝毫不了解民间的疾苦,他肉糜吃厌了,以为这世界上肉糜多得是,所以才会说出“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这样的大笑话。

“猪肉应该涨价论”就是现代版的“何不食肉糜”。他说出这样的话,再一次说明富豪与广大劳动人民之间的距离有多么远:他们猪早就吃厌了,现在吃的是国外进口的山珍海味,因此,猪肉涨价对他们的生活没有丝毫影响,所以才会说出“猪肉应该涨价”这样的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望长城内外
望长城内外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