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邓小平是怎样重视爱国主义教育的?

胡新民 2019-11-13 浏览:
1983年,理论界出现了一股宣扬抽象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异化论的思潮。邓小平对此不但明确表示反对,而且要求主要的当事人公开澄清错误和写出检查。针对思想战线上的混乱情况,他在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上发表了《党在组织路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明确提出,“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要求“加强共产主义、爱国主义思想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是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理论中的一项主要内容,这对于保证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和成功,其重要意义早已得到历史的证明。在新时代,对我们早日实现中华复兴,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邓小平是怎样重视爱国主义教育的?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在指导思想方面提出:

【“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

邓小平一贯重视爱国主义教育,特别是成为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以后。重温他的有关论述,将有助于使爱国主义成为新时代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坚定信念、精神力量和自觉行动。

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后不久,邓小平就敏锐地注意到了党内外出现的一些新的错误思想倾向。在经过实事求是的具体分析后,及时果断地采取应对措施。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发表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长篇讲话,对前段时间党内的思想状况和社会上的思潮做出了回应。他批评“左”和右两种错误倾向,为刚刚开启的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邓小平的讲话得到了绝大多数与会人员的支持。

但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就试图把四项基本原则与“爱国”作某种程度的切割。有鉴于此,邓小平旗帜鲜明地作出批评。

1981年出现了《苦恋》(《太阳与人》)事件,针对一些人的犹豫、姑息,邓小平明确表态:

【“《太阳和人》,就是根据剧本《苦恋》拍摄的电影,我看了一下。无论作者的动机如何,看过以后,只能使人得出这样的印象:共产党不好,社会主义制度不好。这样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作者的党性到哪里去了呢?有人说这部电影艺术水平比较高,但是正因为这样,它的毒害也就会更大。这样的作品和那些所谓‘民主派’的言论,实际上起了近似的作用。”】

邓小平尖锐地指出:

【“有人说不爱社会主义不等于不爱国。难道祖国是抽象的吗?不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的新中国,爱什么呢?港澳、台湾、海外的爱国同胞,不能要求他们都拥护社会主义,但是至少也不能反对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否则怎么叫爱祖国呢?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下的每一个公民,每一个青年,我们的要求当然要更高一些。对我们党员中的作家、艺术家、思想理论工作者,那就首先要求他们必须遵守党的纪律,而现在的许多问题正出在我们党内。党如果对党员不执行纪律,还怎么能领导群众呢?”
(《关于思想战线上的问题的谈话》1981年7月17日)】

此后,邓小平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

1982年2月25日,邓小平在会见摩洛哥首相马蒂·布阿比德时说:

【“我们要提倡精神文明,在这方面我们有自己的传统,要教育我们的后代有理想,有道德,讲礼貌,守纪律,要艰苦奋斗。我们国家的每个人包括娃娃都要有爱国主义精神,有民族自尊心,这与实现四个现代化是密切相联的。”】

1983年,理论界出现了一股宣扬抽象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异化论的思潮。邓小平对此不但明确表示反对,而且要求主要的当事人公开澄清错误和写出检查。针对思想战线上的混乱情况,他在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上发表了《党在组织路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明确提出,“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要求“加强共产主义、爱国主义思想教育”。

坚持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是邓小平的一贯观点。1981年2月14日,邓小平为英国培格曼出版公司编辑出版的《邓小平副主席文集》英文版作序。邓小平写道:

【“毛泽东主席说过这样的话:‘国际主义者的共产党员,是否可以同时又是一个爱国主义者呢?我们认为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应该的。’我荣幸地以中华民族一员的资格,而成为世界的公民。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1985年7月16日,邓小平会见美籍华人李政道教授时指出:

【“我们说要有理想,主要是两条。第一条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搞社会主义建设;第二条是爱国主义,就是要使祖国兴旺发达,使中华民族兴旺发达,具体讲就是把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搞好。搞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我们从青年时就干的事情。”】

1985年9月23日,邓小平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谈到关于精神文明建设时说:

【“群众从事实上感觉到党和社会主义好,这样,理想纪律教育,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才会有效。”】

他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他感觉到:

【“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很早就提出了。中央、地方和军队都做了不少工作,特别是群众中涌现了一大批先进人物,影响很好。不过就全国来看,至今效果还不够理想。”】

这种不够理想的情况实际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得到根本的改观。

1989年11月9日,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同意邓小平辞去中央军委主席的请求。尽管退休了,但他还是非常关注精神文明建设,关注爱国主义教育。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