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值得警惕的十大国家治理失败、失效

吕景胜 2019-11-12 浏览:
国家治理体系完善治理能力提高应谨防以下治理失败失效:事关国家道路方向、国脉国家利益的重大战略决策;意识形态失控;颜色革命;重大经济、金融政策;重大危机、自然灾害、环境灾害、工业事故;民生贫困问题;社会治安、反恐;腐败治理;网络治理;民族矛盾冲突及极端宗教治理。

【本文为作者吕景胜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当今世界国家治理失败、失效案例、事件比比皆是。治理失败表现为整体灾难性后果,治理失效可能表现为局部或阶段性治理失误、错误、低效无序造成损失。对国家治理失败、失效应总结反思、引以为戒,应举一反三触类旁通避免前车之鉴,以完善及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

国家治理体系是一系列国家治理制度、文化和法律规范的总合,既有物质力量也有精神因素。国家治理能力即是治理体系的一种外化表现,治理体系越完整越健全治理能力越强大越全面。国家治理失败、失效可归纳为以下类型

一、事关国家道路方向、国脉、国家利益的重大战略决策失误、失败,犯颠覆性错误。

如苏联解体、利比亚亡国,乌克兰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无法实施国际政治力量的地缘平衡导致的内外交困,伊拉克盲目冒进侵犯科威特引发的衰国之战,格鲁吉亚盲目挑衅俄罗斯的失地之战,或英国脱欧重大决策不负责甩锅民众,玩小孩游戏公投之后又后悔再玩三局两胜,等等。

事关国家利益的重大战略选择万万不可听信那些专家的胡扯,什么放弃核武争取获得国际社会谅解,什么联合美国干掉朝鲜,翻陈年旧账离间中俄关系拆散中俄战略准联盟,钓鱼岛可以不要,南海应该去仲裁,看看利比亚、乌克兰的弃核,看看南海现在的实力布局和扩建规模就知道这些专家当时是多么扯淡。现在又有人主张中美关系应仿效古代中国大宋与辽国签订“澶渊之盟”换取和平共处,有人明里暗里主张台湾不必回归,不可武统。这些专家要么脱离实践,学理与事理不通,要么并非站在国家民族立场思考建言。

不犯战略错误四个自信尤为重要,道路迷失、战略误判,决策失误是国家治理失败之首要灾难性错误。治理能力的具体表现就是强大的领导力、战略判断力、坚韧的战略定力耐力,勿受歪理邪说的干扰影响,以时间换空间,我们制度的活力生命力优越性已经显现,随着时间岁月将会更加显现,谁有战略定力耐力谁胜到最后。谁没有定力耐力谁就是二百五的戈尔巴乔夫或深陷泥潭中的动荡倒霉国家。

二、意识形态治理失效。

意识形态失控,允许默认甚至纵容公开否定反对宪法确认的国体政体,否认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否认反对党的领导及社会主义制度,否认反对马列毛思想,主张多党制和普选,主张共产党下台,鼓噪现国家体制专制。否认反对爱国主义、英雄主义、集体主义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宪法原则,瓦解虚无党史军史国史,对新中国立国基础精神支柱抽刀断水挖祖刨坟。意识形态失控对国家政治安全的影响不必多言,苏联解体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意识形态治理失效的主要阵地是学校教育和舆论场治理失效。

思想文化战争的惨烈与危害一点不次于军事、经济战争,意识形态、文化之战的失败同样可以亡党亡国。意识形态话语权、控制权一旦放弃,自己不占领别人就要占领,国家价值观及精神支柱崩溃瓦解,国家治理失败失效是必然的。

三、盲目民主化的颜色革命造成的国家和地区治理失败、失效

不顾及本国或地区国情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尤其阿拉伯之春演变成阿拉伯之冬的国裂、国衰,使一些国家或地区在民主化后十几年仍然陷入动乱纷争、发展受阻、于混乱泥潭中不可自拔。甚至有些国家或地区将陷入二次或多次颜色革命,如埃及、伊拉克、利比亚、突尼斯、乌克兰、香港地区等。

目前我国香港地区动乱、暴乱已陷入上述颜色革命的治理失效,长期忽视强调一国,基本法第23条立法长期缺位,忽视基层民生问题解决,教育去中国化,忽视国家认同的爱国主义教育等等造成今天治理失效局面。香港地区被所谓“民主”洗脑,再加上内部治理不善,外因外部势力助推就是香港治理失效的悲剧之原因所在。

四、重大经济、金融政策的治理失败、失效

如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始于美国金融政策及金融监管的失误,俄罗斯经济改革的休克疗法,南非、南美诸国新自由主义实施后的经济衰败,南美部分国家盲目国有化高福利、产业结构不调整带来的经济隐患和经济灾难。墨西哥、俄罗斯、阿根廷、冰岛、迪拜、希腊及欧元区都发生过主权债务危机,引发社会动荡,抑制社会消费,影响投资环境,损害经济基础四大灾害。

我国当年盲目冒进的大跃进政策给国家经济发展带来损失及深刻教训。如今后再纵容大面积非法融资集资,发生去年那样现象级的网络集资融资暴雷跑路,有的涉及十几万人,几十亿资金,有的涉及几十万人,近千亿资金,如此治理失效,将引发社会动荡重大群体性灾难事件。

国家经济、金融治理万勿走邪路歪路,万勿听信中外专家学者等教师爷的歪理邪说。中国应吸取俄罗斯听信哈佛教授的教训,吸取南非、南美听信新自由主义说教治理失败的教训,别再把那些不谙世事的芝加哥男孩当回事。还要警惕一些经济学家基于利益集团利益表达的伪“国策”。

有时对这些专家学者的馊主义要反着听,他们诋毁社会主义,我们正是要坚持社会主义;他们害怕国企所以围剿国企,我们恰恰要做大做强国企;他们害怕否定国家调控产业政策,我们更要发挥政府作用;他们否定发展高科技自主知识产权,我们更要独立自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他们要完全开放金融,我们要适度逐步开放金融;他们要投降美国不打贸易战,我们要不愿打但不怕打,打中求妥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