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重振“劳动光荣”还应当做些什么?

胡新民 2019-11-09 浏览:
在新形势下,“致富光荣”和“劳动光荣”是完全可以接轨的。简单地说,只要使劳动者不但能够按时足额拿到薪水,而且是相当体面的薪水,这两个“光荣”就可以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了。在这一方面,发达国家的经验值得借鉴。市场经济本来就源自于发达国家。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应比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发展得更加好一些。在坚持“劳动光荣”与“致富光荣”的接轨中,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民营企业的道路就会越走越宽广,同时相信国有企业会做得更好。这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一定会展现出越来越旺盛的生命力。

【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重振“劳动光荣”还应当做些什么?

中央最近印发了《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在第三部分《深化道德教育引导》第一段中,有这样的内容:

【“把立德树人贯穿学校教育全过程......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强化劳动精神、劳动观念教育,引导学生热爱劳动、尊重劳动,懂得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的道理,更好认识社会、了解国情,增强社会责任感。”】

这段内容特别值得点赞。

这些年来,尽管中央多次强调过“劳动光荣”,但坦率地说,实际上影响力尚未达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那样的力度。2018年获得国家“改革先锋称号”的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蒋子龙,对这几十年来的“工匠”,即基层劳动者的状况深表忧虑。他在2017年初写了一篇《也说“工匠”》。文中写道:

【“......中国的工匠怎么就没了‘精神’?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又是怎样发生的呢?
“以我的个人记忆,上世纪50年代初时,学校里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一招鲜,吃遍天’。学数理化是工科,是实业;‘一招鲜’是技术绝活儿,是好工匠的特长。后来批判‘白专道路’,提倡‘又红又专’,‘红’排在前面,却还没有丢了‘专’。
“当时流行的口号是‘工人阶级当家作主’,这不仅具有象征意义,实际上当时的工人或其他普通劳动者,是绝不会被社会文化所轻视的。不仅先进生产工作者、劳动模范在社会上很受尊重,更有大工匠因‘一招鲜’而成为社会名人乃至国家级领导人,如‘孟泰炼钢法’及‘倪志福钻头’的发明者、优秀的纺织女工、出色的售货员等。
“‘文革’第一个高潮时,厂长成了走资派被打倒,造反派掌权,我这个厂长秘书、大毒草炮制者成了‘反革命修正主义黑笔杆子’,被送到锻工车间‘监督劳动’。车间是生产单位,不论谁掌权都得干活,‘促生产’终究要比‘抓革命’的时候多。……
“‘被监督劳动’让我真正喜欢上了劳动,学手艺是会上瘾的,好工匠普遍精益求精,越是难干的活,越是废寝忘食,越是处于痴迷状态,这几乎是大工匠的共性。在工厂20多年,我结识了不少各个工种的大工匠,他们几乎都是干活凿死卯子,执拗、狠钻、挑剔、傲慢,不给差错留一丝缝隙,也常常因此显得不近人情,脾气不好。但当他们沉浸于劳动时,专注的神情加上一技之长达到一定境界,就如同奥运会领奖台上神采焕发的冠军,人和活都显得格外耀眼。”】

从蒋子龙的文章可以看出,那个年代确实是把“劳动光荣”落到了实处。至于后来发生的情况,应该说主要还是由于时代变化所致。在改革开放前,由于人们在物质方面待遇的差别不大,那个时代在劳动生产中涌现出来的模范人物,获得的主要是精神上的鼓励,特别是受到上至各级领导,下至平民百姓的普遍尊重。因此,当时的“劳动光荣”主要体现在精神上。改革开放后,人们关注得更多的是“致富光荣”。这样,“劳动光荣”逐渐不被人们所重视。

实际上,在新形势下,“致富光荣”和“劳动光荣”是完全可以接轨的。简单地说,只要使劳动者不但能够按时足额拿到薪水,而且是相当体面的薪水,这两个“光荣”就可以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了。在这一方面,发达国家的经验值得借鉴。市场经济本来就源自于发达国家。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应比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发展得更加好一些。

以美国为例,那里的“工匠”,即“蓝领”的工作待遇是怎么样的呢?刊登在2019年10月22日《参考消息》上的驻美国华盛顿记者刘阳的文章可资借鉴。

这篇文章是刘阳对纪录片《美国工厂》导演的访谈。《美国工厂》是关于我国的著名企业家曹德旺在美国所办的工厂的故事。

这家称之为福耀玻璃厂的工厂的厂址原来是2008年倒闭的一家美国“通用汽车”工厂的地址。这个地方有点像我们中国以前的很多大工厂:厂区和社区连在一起。社区许多居民世代都在这里工作。那些美国工人在“通用汽车”工作时是能感觉到“劳动光荣”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