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明浩:认炎黄为桃太郎的背后

古明浩 2019-11-09 浏览:
在高喊“自由、平等、博爱”者眼中,中国女人既不够格扮演日本女人,也不配上艺术电影院。无论是美国学生还是英国老太太或是法国影院售票员,他们有“日”无“中”的目光其实反映了所属国百年来敌友选择的全球战略,日本人被西方人认同不就因脱亚入欧者步英、法之后于甲午打败了“野蛮”的中国人?甚且加入八国联军展开对华夏的蹂躏打劫!亡我之心不死者必然采取全方位的捧日压中策略。

【本文为作者古明浩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古明浩:认炎黄为桃太郎的背后

上世纪20年代末期在美国校园因种族歧视一再退课甚至退学的天才诗人朱湘曾给友人赵景深提笔写道:

【“你知道西方人把我们看作什么:一个落伍、甚至野蛮的民族!我们在此都被视为日本人!”】

也就是说洋人目无“落伍、野蛮”的中国人,他们眼中的黄种人只有东洋小日本。旅外国人被不明就里的洋人视为日本人不单发生于美利坚,在欧洲的情况亦复如此。先来看六十年后发生于英国的情形,亲历者是台湾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一九八八年二月他出差来到寒冷的伦敦,想顺便买两件心仪已久的英国雕塑家亨利•摩尔的作品回台湾,一天早上他从海德公园旁的饭店走到著名的马博罗画廊,不料大门深锁,遂敲门以碰运气,于是发生了影响吴清友一生的一幕:

【“等了两、三分钟,门内无动静。思索数秒,他决定再试试,敲了第二次门。这回,大门不再沈默,开了个三十度缝隙。门后是一位老太太,她打量这位没有预约的不速之客,开口问:‘你是日本人吗?’
吴清友摇头,回答不是。
老太太又问:‘那你是韩国人吗?’
吴清友再摇头,回答:‘我来自台湾。’老太太一听,闪过一丝不以为然,神情虽然细微,敏感的吴清友还是捕捉到了。”(录自《诚品时光》一书)】

可见炎黄子孙连韩国人都不如,纵使是来自“反共”阵营的中国人一样不受待见。隔天吴清友虽然依约看到了自己喜爱的雕塑名品,但是“从画廊走回饭店的路上,他察觉自己的心情,竟夹杂着异样的失落。”咀嚼著“昨日老太太的问话”,“他觉得自己应该为家乡做点什么”。最后,手中的三十五万英镑一毛不花,名扬华人世界的诚品书店却由此诞生了。

再观同胞近年于法国的遭遇,现身说法的是曾长年旅居该地的边芹:

【“我在一家左岸小资聚集的艺术影院观影多年,与一检票法国人时常照面,他一直对我恭恭敬敬。我作梦都没想到在他的头脑里我是谁早有定数。直到某天,我看完电影正准备离开,他忽然叫住我(破天荒第一次,西式礼仪就是礼数到位,但绝不越界),让我帮忙翻一句日文。在他的脑子里我是日本人天经地义,连问都没问我是不是懂日文。当我告诉他我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估计积攒了十多年的笃定被我一句话推翻,他的表情非常怪异。
“我在另一家影城遭遇类同,有一售票的对我也一直特别客气,每回碰上都会问我对一周新片的看法。我处之若素,从未去想所为何来。直到数年后,某次影院放章子怡主演的那部日本艺妓的电影,他又问我怎么看。作为影迷他知道章为中国人,便对我表露(一丝蔑视早早地挂在脸上)对中国女人演日本女人的不屑。我突然之间处在极其尴尬的境地,顺着他说或沉默便等于出卖自己,当场告诉他我为中国人简直就是给他一记耳光,关键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毫无疑义地认定我是日本人,以致出言如此不当。我愣了片刻,告诉他我是中国人,不知演日本女人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你可以想像几年来凝固在他脸上、我以为是给我的、而实际上是投递给一个日本女人的温良表情,在一瞬间被我的回答击碎的情景。”】

原来在高喊“自由、平等、博爱”者眼中,中国女人既不够格扮演日本女人,也不配上艺术电影院。无论是美国学生还是英国老太太或是法国影院售票员,他们有“日”无“中”的目光其实反映了所属国百年来敌友选择的全球战略,日本人被西方人认同不就因脱亚入欧者步英、法之后于甲午打败了“野蛮”的中国人?甚且加入八国联军展开对华夏的蹂躏打劫!亡我之心不死者必然采取全方位的捧日压中策略,看看郑若麟先生的深细观察会让人警醒: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不久前与世长辞。法中两国媒体都发表了大量纪念文章。然而,细心的读者立即发现,在两国媒体上明显地存在着‘两个希拉克’:法国媒体上的希拉克是一位‘亲日总统’,一生四十多次访问日本,酷爱日本相扑运动。法国电视台反复播出希拉克生前观看相扑比赛的画面。法国民众根本不知道希拉克其实更热衷东方的另外一大文明:中华文明。因为法国媒体、尤其是影响最广泛的电视媒体几乎只字不提希拉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挚爱与认知。”】

这是刻意引导法国观众亲日疏华。边芹的点破就更使人义愤了然了:

【“以申办奥运为例,对中国是围追堵截,正面的不报,负面的大炒,且蓄意制造,最终酿成巴黎火炬事件;对日本申奥成功不但正面传播还隆重庆祝,在奥委会宣布东京为主办城市的当天,法国主要电视台将此新闻放在中午与晚间新闻的头条!”】

可见“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只是与人为善的华夏子民的一厢情愿,从一八四零到如今,西方向中国强销的无论是鸦片或系“普世”,对我们都是一场恶梦的开始。就在香港《新华社》遭纵火攻击之际,“17国46城市声援香港 促本国政府谴责港警滥用职权和暴力”的新闻映入眼帘,敲边鼓的主力名单为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澳洲、比利时、加拿大、日本,敌对的阵势既似一九五零的朝鲜,也像一九零零的北京。回想十一年前绕樑鸟巢的美好歌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