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被终身停飞的机长,其实也是受害者

鹿野 2019-11-08 浏览:
正是这种以丑为美的文艺作品的泛滥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的导向偏差,导致整个社会价值观念的恶化。特别是在年轻一代的人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崇尚个人自由主义,不再把原来红色经典当中的那种一身正气,严格遵循组织纪律与道德规范的英雄人物视为自己的榜样,甚至还把一些违规违纪的现象视为“英雄的个性”。抖音为代表的一些网络平台上,炫耀性的胡乱展示一些并不恰当的行为也是很常见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位机长才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并拍视频炫耀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的受罚机长虽然是错误的实际执行人,但也可以算是受害者,文艺界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当中那些不正确的引导才是罪魁祸首。

值得注意的是,近20年来随着网络的兴起,一股“真小人”文化在中国弥漫开来,其对于地痞流氓的宣扬较之好莱坞为代表的西方文艺有过之而无不及。近年来的影视作品,当中不管其他方面如何,在给英雄身上加上“流氓特质”这一点却是惊人的一致。

远的不说,就今年以来几部整体上比较好的作品《流浪地球》、《烈火英雄》和《中国机长》都或多或少的有这个问题。像《烈火英雄》当中就有一个比《中国机长》更恶劣的情节:杨紫和欧豪饰演的消防员小夫妻竟然在高危火场通信时忙着调情使小性子。至于《流浪地球》,男主人公更是从头到尾都脏话连篇,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痞子气。至于更多的作品,干脆就是把“流氓”当成了一种“崇高”,从暑期大爆《哪吒之魔童降世》与当前仍然是票房排头兵的《少年的你》,均是赤裸裸的鼓吹“流氓文化”的典型……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如同好莱坞与中国的“山寨好莱坞”描述的那样,英雄模范人物都是“流氓”或者“真小人”吗?当然不是。一个看上去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人的确也不一定是好人,但是一个公然宣称“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真小人则一定不是好人。在社会整体环境比较败坏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说一个人的好与坏从外在表现上往往便能明显的看出来。

比如说,革命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就有着非常严格的纪律要求,包括打入国民党内部的地下党人,也不允许和贪污腐化的国民党高层同流合污。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国民党统治后期杜聿明便以郭汝槐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从不搞贪污腐化为由怀疑他是共产党。当时把蒋介石气得够呛,但是后来证明杜聿明的判断是正确的:

【杜聿明曾直接向蒋介石明述他怀疑郭汝瑰是共产党。蒋介石惊讶地问杜聿明有何根据,杜聿明说我自己已经是比较清廉的官了,可郭小鬼(骂郭汝瑰)更是清廉得让人难以理解:他一不好女色,二不贪财,甚至连自己家里的沙发都是打上补丁的!”蒋介石由于对郭汝瑰过于信任,在杜聿明走后大骂杜说:“难道我堂堂国民政府的官员都要到处去捞银子才不是共产党,笑话!”
武更斌著,败因  蒋介石为什么败退台湾?上册,白山出版社,2013.08,第529页】

因此,其实蒋介石当初要想清洗内部的地下党人,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直接把国民党里一身正气,不搞贪污腐化的人全部枪毙了,既不会有冤枉,也不会有漏网。可惜蒋介石时代的好莱坞电影还没有今天那么流行,更没有网络小说,社会整体上甚至包括蒋介石本人都是不赞成“真小人”文化的,所以他始终不敢这么干。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来,以好莱坞为代表的西方资本势力之所以极力推崇“流氓文化”,鼓吹所谓“痞子英雄”。其实也是基于他们政治立场的必然考虑:以共产党人为代表的真正能够对西方资本势力产生致命威胁的人,本身也大都是一身正气的人。要是实事求是的承认这一点,而不是用“痞子英雄”搅浑水,那他们岂不也要步国民党的后尘了吗?

而在中国这样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文艺界甚至整个社会舆论吹捧“真小人”,宣扬所谓“痞子英雄”,只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像《中国机长》就有可能导致在飞机上调情,甚至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烈火英雄》就可能导致在火场上打情骂俏而延误救火;《哪吒之魔童降世》则可能导致小孩子之间的打架斗殴大幅度上升;《少年的你》也可能导致校园变成以暴制暴的黑暗森林……(下图为一些人看了《少年的你》之后的评论。)

鹿野:被终身停飞的机长,其实也是受害者

这当然并不是说,文艺作品当中的相关情节就一定会导致所涉及的人员进行模仿。但是另一方面也难以否认的是,正是这种以丑为美的文艺作品的泛滥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的导向偏差,导致整个社会价值观念的恶化。特别是在年轻一代的人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崇尚个人自由主义,不再把原来红色经典当中的那种一身正气,严格遵循组织纪律与道德规范的英雄人物视为自己的榜样,甚至还把一些违规违纪的现象视为“英雄的个性”。抖音为代表的一些网络平台上,炫耀性的胡乱展示一些并不恰当的行为也是很常见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位机长才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并拍视频炫耀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的受罚机长虽然是错误的实际执行人,但也可以算是受害者,文艺界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当中那些不正确的引导才是罪魁祸首。

那么,应该怎么做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就是文艺界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界要传承红色基因,不再以丑为美的宣传“痞子英雄”,而是要实事求是地塑造出一身正气的英雄形象。就拿《中国机长》来说,梁栋的相关情节不是不可以写,但是应该持批评的态度而非赞扬的态度。比如,可以写他在飞机上和女乘客搭讪后受到其他人的批评,最后经历的危险也使他明白了重视航空安全的重要性,决心以后绝不再犯这类错误,从而给社会以正面的引导。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