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协,隐蔽而坚固的“乱港”堡垒

吴知山 2019-11-08 浏览:
教育领域被敌对势力把持会有怎样的恶果?如今香港的乱象就是再惨痛不过的教训。教协肆意煽动仇恨、荼毒学子,多年以来可谓不遗余力,恶行昭彰,不胜枚举:通识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鼓动学生通过“非制度化途径”表达诉求;有的教师上课不讲知识、不谈规律,夹带私货、观点先行;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去搞政治……其结果就是香港教育“泛政治化”,学生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年轻人遇事容易情绪化、走极端,社会充满戾气、负能量。

从最一开始,教协就在内部打造了一堵无形的高墙。为了不让持不同意见的人当选,司徒华修改了理事会选举办法,理事会成员不再由选举产生,而是采取“内阁制”,统统由其任命。2018年,号称9万会员的教协2018年换届选举中,有效票仅2.5万张,因为大家对结果都是心知肚明,根本没有投票的欲望。

因此,这个对外摆出一幅“斯斯文文文化人”形象的所谓“教师组织”,实际上却是一个经年打造,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政治堡垒”。更要命的是,它还占据着香港社会一个格外要害的位置。

二、误人子弟,枉为人师

香港特区政府是典型的“小政府”,对于教育的控制力有限,对香港大多数学校往往只给资助的钱,却放弃了管理的权。大小学校“各自为政”,教协反倒成了实际上的“话事人”。

教育领域被敌对势力把持会有怎样的恶果?如今香港的乱象就是再惨痛不过的教训。教协肆意煽动仇恨、荼毒学子,多年以来可谓不遗余力,恶行昭彰,不胜枚举:通识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鼓动学生通过“非制度化途径”表达诉求;有的教师上课不讲知识、不谈规律,夹带私货、观点先行;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去搞政治……其结果就是香港教育“泛政治化”,学生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年轻人遇事容易情绪化、走极端,社会充满戾气、负能量。

此前在网络上引发内地民众极大愤慨的香港通识教育问题,就是教协的“得意之作”。2009年起,通识教育进入香港高中成为必修科目,孰料却成了“去中国化”“本土化”的温床。教协组织编写教材的教师几乎一水的反对派立场,通过选用偏颇的材料、带有倾向性的问题角度,抹黑攻击“一国两制”,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甚至煽动激进违法行为。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就曾参与其中,将通识课本改造成“占中行动指南”,39页的教材中只在1页不起眼处添加少许“争议”意见。之后虽在各方质疑之下推出了“教材”2.0版本,但仍然以戴耀廷鼓吹“占中”内容作“主打”,政治宣传本质不变。

教协污染三尺杏坛,并不止于通识教育。2015年5月,教协公然以推广阅读为名散播“港独”,竟然将臭名远播的陈云的《香港城邦论Ⅱ:光复本土》列入“中学生好书龙虎榜”的60本候选书目之中,使其有机会获选成为“十本好书”,登上中学及出版社的推荐书本。不仅如此,多个“占中”骨干分子,包括当时刚刚遭到特首梁振英狠批为“赶客罪魁”的毛孟静、频频现身“鸠呜”及“反水货客”活动的“粗口教师”林慧思,带头参与“占中”的公民党成员陈淑庄,以及浸大讲师邵家臻等,统统“摇身一变”成为“讲座作家”,为教协所力捧。教育界乌烟瘴气到如此程度,“港独”分子黄之锋被列入“中华传统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方面,学校课堂上,香港老师们的不当言行比比皆是,他们或借教学材料渗透政治理念,或肆意散播仇恨,甚至直接参与违法暴力事件。当然,教师拥有言论自由,但在校内授课时必须要有一定的限制。即使在被一些人奉为圭臬的美国校园,分裂国家、种族歧视、宣扬法西斯等也是绝对的禁区。反观香港,“港独”“违法达义”等有害思想,却能假言论自由之名大行其道。这一切,自然离不开打着“教育专业、言论自由”的旗号、一再包庇失德失格教师的教协的“贡献”。

比如任教嘉诺撒圣心书院的资深通识课教师赖得钟,被揭发在脸书上传“黑警死全家”的头像图片,煽动仇警情绪;另一名资深通识课及历史课教师戴健晖7月底发出恶毒脸书帖文,咒骂警察子女“活不过7岁”,令全城哗然,正当各界齐声谴责之时,教协却只有一句“说法值得商榷”的蒙混回应,着实令人齿冷。究其原因,无非是赖、戴之流说出了教协的“心声”:煽动暴力、纵容暴力,好把学生当做棋子,将其推到社会动乱的第一线,为他们的一己之私充当炮灰。

来源 : 吴知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