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西蒙“此地无银三百两”

陶剑 2019-11-08 浏览:
马克·西蒙不是优秀的“军师”,却是一名沾沾自喜的政治掮客,他为黎智英引来丰富的政治人脉。在他的撮合下,黎智英与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人员狼狈为奸,并搭上右翼政客莎拉·佩林、国务卿蓬佩奥等政界名流。2019年7月8日,黎智英跑到美国乞求“洋援”,他见到了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要员,声称讨论了“逃犯条例”修订争议和“香港自治”。马克·西蒙正是这场政治阴谋的牵线人。

常言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在马克·西蒙的协调下,黎智英与美国前防长沃尔福威茨还在2013年秘密出访缅甸,向缅甸反对派人士“YuzaMawHtoon”提供政治献金三十万美元。

但从曝光的“明细表”来看,“金援”的重点对象仍是香港反对派,马克·西蒙负责“拆细分派”。

2018年8月,香港《大公报》推出“乱港档案解密系列”报道,揭露受捐助者包括陈方安生、陈日君、戴耀廷、李卓人、梁国雄、毛孟静等数十名乱港分子。

“黑金”输送渠道并不复杂。例如所谓“占中”运动中,黎智英向马克·西蒙开出逾一百万元的支票,后者再透过名下的汇丰户口开票予李卓人和梁国雄,每人分得50万港币。

马克·西蒙“此地无银三百两”

重返校园任教后,“占中三丑”之一戴耀廷随即被网上密件踢爆。原来,他至少4次以隐姓埋名的手法,向港大不同院校学系,尤其是负责“占中公投”的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秘密捐款合共多达145万港币。

受到资助后,一群乱港分子要么搞民调、“制造”民意,要么搞“抗争演练”并购买暴乱器材。

港嘢君在《毛孟静的开屏与变脸》一章中讲过,2012年4月,黎智英透过亲信马克·西蒙向毛孟静、涂谨申、陈淑庄等各支付50万元的献金。

黎智英与马克·西蒙的黑金“明细表”曝光后,毛孟静等一干乱港分子迅速与之割席。毛孟静迅速变脸,她声称并不熟悉黎智英。

不过,从电邮密件曝光“明细表”来看,毛孟静与黎英智交情匪浅。2012年,毛孟静再次准备立法会竞选期间就向黎智英求助。黎智英则通知马克·西蒙,希望尽快联络她。当选立法会议员后,毛孟静亦多次感谢黎智英的“帮忙”。

马克·西蒙“此地无银三百两”

2014年9月“黑金丑闻”曝光后,香港廉政公署一度派员搜查马克·西蒙的香港寓所。巧合的是,他“碰巧”去了台湾,香港媒体质疑精通情报工作的马克·西蒙“闻风先遁”。

马克·西蒙具有很高的反调查能力。技术上,他以计算机加密程序购买相关黑金的银行本票。当廉署人员彻底搜查其寓所时,他并没有在家摆放任何文件。最后,廉署人员只带走他女儿的一部手提电脑。

毕竟,马克·西蒙来自情报世家。他曾自曝,父亲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35年之久,他本人也曾在美国海军从事情报分析工作。

他被广泛怀疑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退役后,马克·西蒙抵港从商并加入美国商会,只是他以商人之名掩饰其敏感的政治身份。

2019年9月,马克·西蒙公开声称黎智英是“好老板”,他的工作就是帮壹传媒集团赚钱,倘若有一天成为黎智英的“负累”,他自然要回故乡弗吉尼亚州耕田。

马克·西蒙还辩解他与美国情报部门没有关系,“一个给中情局当智囊的大个子肥胖白人男子在操纵香港局势,这种说法太荒谬了”。

但是,一向以商人自居的马克·西蒙又充当起“白宫发言人”的角色,他声称美国政府没有兴趣干预香港事务,反而想保持香港稳定。

他这一番颠倒黑白的苍白辩解,反倒应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历史典故。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港嘢茶餐厅”,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