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陶剑 2019-11-06 浏览:
借助商业智库和非政府组织(NGO)等乱港,是西方势力惯用的伎俩。索罗斯乱港的核心手法是,利用NGO多方扶植颠覆他国的“颜色革命”,进而达到趁乱打劫的目的。香港乱局已持续数月,恰如京剧里的“生旦净末丑”:一张张“洋面孔”“洋相”百出,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西方情报人员。

惠顿虽有搞乱香港的贼心,却没有“金融大鳄”索罗斯的贼胆——后者动辄谋取十亿百亿美元。但是,惠顿只赚够顾问费就心满意足。

写书拍照“做掩护”,角色频换如“走马灯”

你方唱罢我登场,香港已成为各方势力的舞台。上文所述,一些西方势力已不甘幕后遥控,而是直接粉墨登场。不过,一张张洋面孔和略显臃肿的身材难免“鹤立鸡群”。

凯文·罗奇(Kevin Roche)多次出现在骚乱的队伍中。他坐在天桥楼梯上休憩时,很快被香港媒体抓了个“现形”。当时,他正在给一名记者发信息。

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这一次,假新闻人遇上了真媒体。

从署名等信息来看,凯文·罗奇是美国《纽约时报》的编辑。香港《大公报》则披露说,他还是多场骚乱的“洋指挥”,多次向乱港分子提供香港警方行动的讯息。

新闻记者能奔走四方打探消息,也经常成为西方情报人员掩护身份的“掩护牌”。多年前,美国摄影记者丹·加雷特(Dan Garrett)就被香港曝光身份复杂。

2014年10月30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文章也承认,丹·加雷特是美国国防情报局(DIA)、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前情报分析人员。

在香港,丹·加雷特的公开身份是一家网络媒体的摄影记者,他对“港独”和反政府活动的新闻选题最有兴趣。他几乎逢乱必现身,并常穿搭灰色马甲或白色T恤衫,脖子上挂着一部单反相机。

从所发布的百余张图片作品来看,丹·加雷特更愿意将镜头瞄准香港警察发射催泪弹的一面,而对暴徒殴打路人、袭击警察、打砸公共设施等画面视而不见。

选择性报道一直是西方媒体挥之不去的通病。丹·加雷特作为摄影记者的背面,还有多重身份。每逢研讨会等思想乱港的场合,他会脱下T恤衫和黑色短裤,换上西装、打上领带,衣冠楚楚地出现在人前人后。

丹·加雷特潜伏香港多年。2014年9月5日,即违法“占中”运动的前夕,他就出现在所谓“香港2020”政改讨论会上。

这是香港学联代表、美领事馆人员组织的乱港会议。会上,丹·加雷特不动声色地传达指令: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社会、民间力量争取民主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会远东做“前锋”(炮灰)。

“美国会保护学生领袖。”演讲中,丹·加雷特还给参会学生做出许诺。

那一次公开曝光后,丹·加雷特一度承认与美国驻港前领事夏千福(Clifford Hart)一样出身于五角大楼,后者曾为美国发掘、培养、扶植新一代利益代理人立下“汗马功劳”。

丹·加雷特乱港之举惹得天怒人怨。2019年9月26日,他再次飞进香港时,已被出入境管理部门依法禁止入境。

被果断拒绝后,丹·加雷特气急败坏地对《香港自由新闻》(HKFP)倾诉,他这次来港是为执行“一些正策划中的书本、纪录片项目”,包括约见朋友、学者以及购物、摄影,并“观察十一(国庆)及香港的抗议文化”。

加雷特拥有博士学位,著有《中国香港反霸权抵抗:可视化城市抗议》一书。他还在社交媒体上炫耀说,他已经在香港生活了20年,还用镜头记录了600多场骚乱和游行。

从间谍、摄影师到文化学者……丹·加雷特又换上了证人的行头。

大约返美一周后,他衣冠楚楚地坐在美国国会中国执行委员会(CECC)的证人席上,大肆攻击香港和“一国两制”政策。

香港乱局已持续数月,恰如京剧里的“生旦净末丑”:一张张“洋面孔”“洋相”百出,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西方情报人员。

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香港市民到美领馆外举标语抗议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港嘢茶餐厅”,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