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陶剑 2019-11-06 浏览:
借助商业智库和非政府组织(NGO)等乱港,是西方势力惯用的伎俩。索罗斯乱港的核心手法是,利用NGO多方扶植颠覆他国的“颜色革命”,进而达到趁乱打劫的目的。香港乱局已持续数月,恰如京剧里的“生旦净末丑”:一张张“洋面孔”“洋相”百出,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西方情报人员。

正是在朱莉·埃德夫妇等外交人员的运作和推动下,美国政府开始直接干涉香港事务。今年6月以来,美国国务院不仅多次公开指责香港特区政府,还威胁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甚至威胁制裁部分香港官员。

一出出乱港“黑招”,也离不开一个个美国国家安全专家的支招。

挑拨离间蛊惑“乱港”,“狗头军师”卖弄巧实力

已近天命之年的美国国家安全专家惠顿(Christian Whiton)却一直在与天理抗争。

他善于包装自己的政治经历。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执政时期,惠顿自称曾为国务院全球事务官员撰写过演讲稿,甚至曾担任国务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等要员的政策顾问;他还自称一度致力向朝鲜施加国际压力的工作;多名总统竞选活动中,惠顿还曾担任顾问和沟通协调员的角色。

惠顿自恃有着一颗智慧的脑袋。在福克斯新闻网站专栏中,惠顿自称现任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的高级研究员,并给自己扣上高级顾问、作家之类的头衔。

种种包装之下,惠顿实则祸害中国的“狗头军师”。

“过去,台湾常被华府误解是美中关系中的负债。但对抗中国当局,美国应该突显台湾,而不是把台湾当成负债。”今年6月初,惠顿发表题为《为何台湾是美国抗中最好资产》的文章。

该文章中,他极力蛊惑西方势力支持“台湾独立”。恰在此时,香港发生“反修例”骚乱,惠顿又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和扬名立万的机会。2019年8月17日,惠顿现身黎智英等乱港分子的“庆功宴”。

他与黎智英交往甚密。茶餐厅第一章《香港“拆家”黎智英》讲过,黎智英的助手马克·西蒙(Mark Simon)被广泛质疑具有间谍背景。

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黎智英和助手马克(右)

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正是通过后者的穿针引线,惠顿与黎智英打得一片火热,并与黄之锋等乱港分子常有互动。

2019年8月17日21时20分,惠顿伙同马克·西蒙乘坐一辆出租车离开宴会场。

一个多小时后,他在社交媒体上转载了马克·西蒙的一条“乱港”消息,并附上一段评论称“本周六我将在福克斯新闻频道上讨论最近的香港事件,你可以计划一下周末(会面)”。

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马克•西蒙(左)和惠顿(右)一同离开餐厅

惠顿沉浸在做“公共知识分子”的欢愉中,他是Fox News、BBC、CNBC、CNN、MSNBC、NHK、Sky New等多家电视频道的嘉宾评论员。

在一系列视频节目中,惠顿时常为美国的外交政策辩护。谈及香港乱局,他多次鼓吹:“在中美谈判的艰难时刻,(在香港制造混乱)让中国政府面临这场危机,这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这种厚颜无耻的挑拨离间,却被惠顿冠以“巧实力”的称谓。在其屡屡自吹自擂的作品《Smart Power:Between Diplomacy and War》(巧实力:在外交与战争之间)中,惠顿一度尝试为美国国家安全提供一种现实的防御战略,他极为推崇“巧实力”。

“这些政策可以扮演类似冷战时期美国对苏联所发动的非暴力文化战。”台湾《镜周刊》2019年6月12日文章援引惠顿的观点。

惠顿极端反华,一直沉浸在冷战思维中。他所鼓吹的“巧实力”,只不过是对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思想的“盗版”。早在2004年初,约瑟夫·奈就在著作《软实力:世界政治成功的手段》一书中较早提出“巧实力”的概念。

惠顿鼓吹“巧实力”,其实还隐藏着他不可告人的商业动机。众多头衔之中,他还是一名商人——Banner Public Affairs公司的副总裁,这是一家专门从事政府关系的公关公司,主要负责就公共外交、媒体和东亚事务等议题向美国当局提出建议。

借助商业智库和非政府组织(NGO)等乱港,是西方势力惯用的伎俩。港嘢君在《索罗斯乱港的贼心与贼胆》一章讲过,索罗斯乱港的核心手法是,利用NGO多方扶植颠覆他国的“颜色革命”,进而达到趁乱打劫的目的。

在福克斯新闻网专栏中,“巧实力”“颜色革命”“干预主义”是惠顿笔下出现频率颇高的词汇。惠顿也深谙“颜色革命”之道,他也以“顾问”之名招摇敛财。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