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出现一道“亮丽风景线”:垂死,腐朽,自我毁灭!

李光满 2019-11-05 浏览:
当资本主义强大的时候,他的那些欺骗性的说辞往往能够唬人,当资本主义丧失发展动能、变成一个破落贵族的时候,谁也不会再相信它,更不会有人信仰和崇拜它,资本主义大庙里的泥菩萨像也就无法过河了。佩若西称香港暴乱是一道“亮丽风景线”,这似乎是一句暗喻,充满动荡、骚乱、分裂、暴动的“最亮丽风景线”不仅在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更在整个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在英国、西班牙、法国、德国、美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还在智利、中东那些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亮丽而不美丽,虽艳若桃花,美如乳酪,但只在红肿之际,只在溃烂之时,与今日之资本主义“亮丽风景线”的现状何其相似。是的,“亮丽风景线”正标志着资本主义开始走向腐败和垂死状态,正在进行自我毁灭。

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出现一道“亮丽风景线”:垂死,腐朽,自我毁灭!

“亮丽风景线”是一个短语,也可以看作是一个专有名词,由美国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在支持香港暴乱时所用的短语,现在看来,这一“亮丽风景线”正在全球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蔓延,整个资本主义正在经历这道“亮丽风景线”:动荡、骚乱、分裂、暴动!一场巨大的危机已开始摇晃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在我看来,资本主义正在经历的是幻灭与崩塌,是一次毁灭,资本主义到了自我毁灭阶段

首先我们看看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德国有着纳粹基因,最近“占领法兰克福”运动烽烟再起,示威者聚集在欧洲央行、法兰克福机场和火车站,发泄对欧洲债务危机的不满,参与人数达到5万人。

10月30日,德国德累斯顿市议会10月30日通过一项决议,宣布该市进入“纳粹紧急状态”,称目前该市面临的“反民主、反多元化和右翼极端色彩的活动不断增加”,出现不少暴力行为,应加强“对民主和少数人群”的保护。政治学教授奥兹海默表示,眼前这份决议是象征性的,但可能意味着未来将有更多资金被用于打击极端主义。

被称为“极右势力大本营”的德累斯顿是德国萨克森州首府,也是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组织运动的起源地。极右势力在整个萨克森州颇有市场,该州反移民情绪高涨,极右翼政党“选择党”在今年的州选举中赢得了27.5%的选票,比2014年大涨17.8%。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董一凡认为,极右主义和民粹主义在德国,乃至欧洲不断冒头,从根本上是由于过去主流政党领导的欧洲,在政治、经济、社会发展上难以满足民众的诉求,加之近年来经济危机、难民危机和全球化等挑战纷至沓来,欧洲民众在焦虑感、不安全感上升的同时,获得感则不断下降。在传统政治力量无法拿出令人满意的治理方案时,越来越多的民众选择极端政治力量,试图换来“改变”。由于英国“脱欧”和全球贸易环境恶化等风险加剧,德国与欧洲经济近两年正遭遇明显的逆风。难民移民的不断涌入,进一步增加了中下层民众的税收负担和岗位竞争压力,周遭环境的深刻变化也令他们的不安感难以消散。

法国如何?法国人一向有浪漫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基因,暴力抗议活动自然要领欧洲风气之先。还在2018年法国就发生了大规模的“黄背心运动”,这场运动一直持续到现在仍没有平息。在这场“黄背心运动”中,抗议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并引发骚乱。身着“黄背心”的抗议者在街头设置路障、燃烧汽车、砸毁橱窗、抢劫商铺,凯旋门内部摆设遭洗劫,法国国家象征玛丽安雕像遭人砸毁。还有抗议人士在凯旋门外写上“推翻资产阶级”,“马克龙下台”等相关口号。警方则动用催泪弹和高压水枪驱散抗议民众,整个香榭丽舍大道的地区被浓烟笼罩。整个事件,造成数百人受伤,上千人被捕,是法国自1968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暴力抗议活动。

这场起始于2018年11月17日的抗议活动起因是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最后逐渐发展成了一场反对马克龙政府的抗议示威活动,曾一度高达60%支持率的马克龙骤降至25%,39%的受访民众表示对马克龙“非常不满意”,尽管抗议已经逐渐走向暴力,但约有三分之二的民众支持此次的抗议活动。

再看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洲。西班牙最高法院2019年10月14号宣布对9名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派”前高官分别判处不同年限的有期徒刑,引发加泰罗尼亚地区多地发生骚乱,极端分裂分子使用暴力抗议宣判结果,破坏公共秩序,损坏公共财产。

加泰罗尼亚是濒临地中海的一个地区,居民使用的方言是加泰罗尼亚语,加区自认为有独立于西班牙的历史、文化和语言,部分民众有独立倾向,历史上一直要求获得高度自治权。国土面积只占西班牙6%的加泰罗尼亚,拥有西班牙20%的人口,同时创造了25%的西班牙GDP,经济实力明显强于全国各地。为了平衡国家经济,上世纪末开始,加泰罗尼亚10%左右的GDP都被用来补助更贫穷的省份。

2014年9月初,加泰罗尼亚大区主席宣布将于2014年11月9日举行独立公投。西班牙众议院随后否决了其公投请求。2015年11月9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议会投票赞成从西班牙独立的决议。2017年10月1日傍晚,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独立公投”结束,约226万人投票,投票率约为42.3%,其中90%投票支持脱离西班牙独立。该独立公投被西班牙政府否定,2017年10月27日,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通过表决,宣布从西班牙独立。2017年10月28日,西班牙政府通过发布公告,正式接管加泰罗尼亚地区,并解除该地区高级领导人职务。2019年10月14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判处9名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领导人入狱。西班牙法官申请以煽动叛乱罪和挪用公款罪重新启动对加区前主席卡莱斯·普伊格德蒙特的国际通缉令。

自此,巴塞罗那的局势一直动荡不安。在2019年10月18日的抗议活动中有暴力示威者放火点燃垃圾箱、设置路障,还有人向警察投掷石块等异物。10月26日,部分“加独”分子再次在巴塞罗那举行抗议活动,游行最终演变为暴力冲突——西班牙警方逮捕了多人。

加泰人使用弹珠、腐蚀性液体、弹弓、燃烧瓶,甚至还有人用烟花对警方的直升机进行“地对空”打击。巴塞罗那48个地点同时起火,抗议人群还准备刀具要和警方“白刃战”。防爆警察以警棍和盾牌招呼抗议者。示威者则以刀扎轮胎、点燃警车来回应。西班牙警察在各地逮捕的示威者超过20人,西班牙法院和检方都表示:不许保释!

据“蒋校长”分析欧洲爆发大规模暴乱、骚乱、示威的理由,一是分离主义,由于欧洲现代政治格局是从中世纪封建制度演化过来的,没有大一统传统,好些地区依然延续着自古以来相对独立的自治传统,保持着自己的语言和习俗。二是生态环保主义运动,比如格雷塔和“反抗灭绝”组织。这些民间组织的政治路线,延续了绿党的道路,意识形态更加激进,要在政治框架外发起夺权运动。三是边缘群体权益问题,比如LGBT、女权运动、难民问题等,以少数群体权益之名,发起了对多数人的“政治正确”暴政。四是社会权益和经济问题,比如政府试图削减社会福利,调整经济政策时,利益受损的群体会立刻掀起罢工,甚至演变成全民骚乱。经济增长乏力,让政府兑现社会福利的能力每况愈下,福利国家体制摇摇欲坠。政治动荡,经济不稳,便会有人心思变,右翼势力的崛起,与极端化的左翼严重对立,进一步加剧社会撕裂。究其原因,不是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有多急迫,而是欧洲人对西方文明失去了信心,比欧洲诸多问题更具有破坏性的,是西方霸权衰落造成了文明输出停滞,用以支持文明输出的精神动力内卷化,造成了西方文明精神秩序的坍塌,西方社会长期形成的秩序框架全面瓦解。在原有政治规范、社会秩序和道德理念面前,这些喧宾夺主的边缘群体为树立自己的道德优势,不惜摧毁一切,这是一幕幕“现代性反传统”、“后现代性反现代性”的荒诞剧。

欧洲如此,美国如何?11月1日,纽约爆发大规模反警察示威活动,数千名抗议者涌上布鲁克林市巴克莱中心,手持标语高呼脏话,反对纽约警察的暴力执法行为,抗议者占据街头破坏公共汽车和多辆警车,另有大批抗议者冲击地铁站,高呼反警察口号,跳过地铁闸机集体逃票。抗议者的横幅上写着”别让这些猪碰我们!","纽约警察滚出地铁署!","我们的地铁需要的是电梯费,而不是更多的警察!"以此表示对地铁加派警力监管逃票者的不满。

这次示威活动主要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准备为地铁新增500个警察岗位,专门用来抓捕地铁逃票的人,二是一段警察殴打逃票少年的视频曾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疯传,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杰伊街地铁站,一名纽约警察被拍到在执法时对一名15岁少年进行暴力殴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公开谴责自己的家乡纽约市,并表示他将举家迁往佛罗里达州。特朗普称:”纽约变得如此混乱而不安全,是因为我们伟大的警察不被民众所尊重,即便是有人往他们身上泼脏水,市长和州长也没有’支持'他们,而这些纽约最优秀的人必须得到珍视、尊重和爱戴。"

除了这些抗议者之外,还有一批环保主义者在纽约发起示威,抗议者将假血泼向华尔街铜牛雕像,并爬上其背部示威。此外,还有数人在铜像周围上演“死亡抗议”,身上涂满红色颜料,抗议者随后被警方逮捕。

再看刚刚从发展中国家爬到发达国家的智利是如何从天堂重新跌落回地狱的。10月25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街头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当天参与示威的人数预计有120万人。智利爆发示威以来,至少有20人丧生,数百人受伤,7000多人被捕。在一些示威者冲击地铁站、破坏相关设施后,当局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实施宵禁,并动用了军队。

示威活动的起因是当局对首都地铁票加价30比索(约合人民币0.3元)引发的骚乱,骚乱很快扩展成对社会不公现象的广泛抗议。虽然本周早些时候皮涅拉政府已经作出让步:包括提高最低工资和最低国家退休金水平、收回地铁票提价和计划中的电费提价,但抗议者并没有停止行动。10月30日,智利总统皮涅拉突然宣布,放弃主办原定于11月的APEC峰会和12月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以集中精力解决国内问题。

智利是拉美地区相对发达的国家,2018年智利人均收入接近1.46万美元,位居拉美首位,智利还是经合组织“富国俱乐部”的成员。却因地铁票价小幅上涨30比索而发生几十年来最大一次全国性抗议活动,伴有大量打砸抢烧的暴力活动。示威者喊的口号是:“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示威者高举“新自由主义在智利诞生,将在智利死亡”标语,显示这次骚乱是智利社会长期积累的不满情绪的总爆发。所谓“新自由主义经济”即强调市场的完全自由竞争,认为个人权利先于集体,主张政府对市场干预的最小化,倡导私有化改革。由此形成了“智利模式”,在“智利模式”下,国有企业以及养老体系进行了私有化,工会和各项福利制度被废除,企业税收降低,大量吸引外资,政府扮演“守夜人”的角色,除提供基本的法制和社会秩序外,最低度地干预市场。智利国家男子足球队的门将布拉沃说:“他们卖了我们水资源、电力、油气、教育、健康、养老金、医疗,我们的公路、森林、阿塔卡马盐沼、冰川、交通,到私人的手里。还剩什么?这还不够吗?我们不想要一个只为少数人的智利。”一名智利人说:“我们和那些来自香港的暴徒一点关系没有,他们是美国支持的右翼分子,在智利,我们讨厌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美国必须停止干涉其他国家,这个罪恶帝国已经对阿连德总统这么干过。”当年支持社会主义的阿连德就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策划下被推翻。

从德国、英国、法国、西班牙到美国和智利,其实还有我这里没有提到的埃及、黎巴嫩、突尼斯等中东国家正在发生的第二次“阿拉伯之春”运动,都让人感到某些变化正在悄然发生,某些大事即将呈现,这些事件都发生在资本主义世界(包括中国香港也是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资本主义世界),这给人类社会以什么样的启示尼?福山曾说资本主义制度是人类社会的终极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完美的社会制度,现在我们所听到的却是资本主义大厦发出嘎嘎的声响,我们所看到的却是资本主义开出鲜艳的罂粟花,正如鲁迅先生曾以“红肿之际,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来形象国人的某种精神状态,现在我们再看资本主义社会,是否也是如此呢?

这些暴乱、骚乱、分裂、动荡,原因各不相同,但有一条是一样的,那就是发生问题的国家和地区都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对资本主义制度产生了幻灭感,对西方奉为金科玉律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产生了崩塌感,那么资本主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一是资本主义精神出了问题。从前大家普遍认为资本主义具有强大的精神内涵,值得人们信仰和追求,但现实却告诉我们资本主义并非那么美好,依然长满了浓疮。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及其自私自利的所作所为,让人们看到当今世界资本主义残害世界经济之后,不仅发展中国家,就是发达国家的人们也会提出质疑,资本主义能够拯救世界吗?资本主义值得人们信仰和追求吗?这种幻灭感让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的人们陷入了精神迷茫状态,不知道信仰什么,不知道追求什么,这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开始坍塌导致的,当物质生活水平发展到一定程度,当社会福利达到一定程度,人们就会丧失意志和精神,不知道该追求什么。这就是可怕的资本主义的幻灭。

二是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出了问题。从前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靠军事威胁、市场倾销、金融霸权、科技垄断掠夺发展中国家而保持长期繁荣,资本主义经济学家将这一现象包装成经济圣经,即自由市场经济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万能的经济理论,然而当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遭遇经济危机和发展困境而无法自拨的时候,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就崩塌了,不仅在发展中国家不灵,就是在发达国家也不灵了,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正在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毒瘤,各国经济学家、政治家都开始反思,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到底是科学还是骗局?

三是帝国主义正在走向腐朽。学过世界近代史的人都知道,数百年来,世界上只存在着两类国家,一类是奴役别国的享受型发展福利国家,一类是被奴役被剥削的落后国家,这两类国家之间的鸿沟几乎无法打破,可是现在我们似乎看到了一种景象,即帝国主义走向了腐朽,随着发展中国家的集体崛起,帝国主义集团集体掠夺和剥削贫穷落后国家的坚冰开始被打破,福利型国家正在整体走向没落,其因是这些国家不再有发展动力,连掠夺都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掠夺,他们只能走向衰落,这似乎正在验证一个真理,即资本主义正在进入垂死的腐朽的阶段。

四是发达国家的科技垄断撞到了天花板。当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集体崛起并开始在科技方面打破发达国家垄断的时候,发达国家整体上开始缺乏发展动能,特别是遭遇到了科技创新天花板之后,科技、专利垄断遭遇瓶颈,中国等国家不仅正在成为世界制造工厂,而且还在成为世界研发中心,世界科技创新中心,如此发达边的军事、市场和科技掠夺的垄断性被打破了,中国等国家的科技进步直接封死了发达国家的发展路径,失去科技垄断和科技领先的资本主义开始进入停滞状态,看不到前途,看不到未来。

五是资本主义文化遭遇困境。此前从电影到饮食,从服装到音乐,从生活习惯到生活方式,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具有极大的自信心和优越感,然而现在这种自信心随着中国等国家和民族多元文化的崛起而被打破,优越感不复存在,资本主义文化的丧失是西方大厦崩塌的最后梁柱,当这最后一根梁柱倒塌之后,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的人们除了迷茫还是迷茫,除了厌世还是厌世,除了悲剧还是悲剧,于是所有依赖资本主义的精神和文化生活的人们就会产生与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对抗的极端思想。

六是美国金融霸权的失落可能是压垮美国大厦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旦美元霸权垮塌,美国信仰和美国精神也就直接倒掉,现在美国人靠债务度日,美国高大威猛的形象,美国想打谁就打谁的强大军事力量都是靠债务支撑的,当支撑债务链条不被断裂的美元霸权轰然倒塌之后,美国经济、军事、生活方式也就都成了无根之木,都会无边落木萧萧下,凛烈寒风扑面来,美国电影中的美国式英雄也会因此气短而亡,没有金融霸权的美国就像一座用纸糊的房子,一戳就破,一吹就垮,一推就倒。

当资本主义强大的时候,他的那些欺骗性的说辞往往能够唬人,当资本主义丧失发展动能、变成一个破落贵族的时候,谁也不会再相信它,更不会有人信仰和崇拜它,资本主义大庙里的泥菩萨像也就无法过河了。

佩若西称香港暴乱是一道“亮丽风景线”,这似乎是一句暗喻,充满动荡、骚乱、分裂、暴动的“最亮丽风景线”不仅在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更在整个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在英国、西班牙、法国、德国、美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还在智利、中东那些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亮丽而不美丽,虽艳若桃花,美如乳酪,但只在红肿之际,只在溃烂之时,与今日之资本主义“亮丽风景线”的现状何其相似。是的,“亮丽风景线”正标志着资本主义开始走向腐败和垂死状态,正在进行自我毁灭。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授权察网发布。】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光满
李光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