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有里儿有面 2019-11-01 浏览:
近期,香港大学法学院以“临床法律教育中心”的名义成立港大“校园免费法律咨询计划”,专门为参加暴乱被拘捕的学生提供法律援助、洗脱罪名。该组织由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港大首席讲师张达明、林劲丰,香港大学法律政策助理专职教师、大律师公会成员陈文瀚、陈松铭等人组成。虽然“泛黄”的大律师不多,可就是这么一小撮儿,便把香港法律界搞得乌烟瘴气,把向来政治中立的专业团体变为“被小圈子操控、破坏法治原则、插手政治”的工具!

在香港,有一个很高端的法律人群体,因善于辩护、理性缜密、为当事人的利益据理力争而出名,他们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影视剧中,被大家熟知。现实中,他们是维护香港法治的重要力量,在港人心中有很高的的知名度和公信力。他们就是香港的大律师。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本次“修例”风波,我们看到了很多大律师的身影,尤其是近期前大律师公会副主席蔡维邦的辞职以及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发表的公开信,不仅引发了法律界的关注,甚至还掀起了轩然大波。他们在修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都是什么样的人?香港的大律师职业和公会是怎样的?大律师和律师有什么区别?

香港的大律师和律师

在香港,律师按照执业特点可简要分为两类,分别是大律师(barrister)和事务律师(solicitor),日常生活中,事务律师简称为“律师”。香港的法院分为裁判法院、区域法院、高等法院、终审法院四个级别。通常情况下,大律师在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出庭,事务律师在裁判法院和区域法院出庭。

大律师比律师更注重辩护,是讼辩专家,在香港俗称为“大状”,他们专长是“打官司”,为当事人据理力争,通过诉讼或仲裁为当事人排忧解难。而律师往往是提供一般的法律服务,例如楼宇买卖及按揭、草拟商业文件、公司上市、离婚、赡养及子女抚养权、遗产、税务等等法律问题。

在香港要想成为大律师,主流渠道是要取得法学专业证书(类似于内地的司法考试,淘汰率没有司考那么高),并跟随大律师实习12个月(俗称“跟师傅”,此阶段系实习大律师),实习合格后加入香港大律师公会后方可成为正式的大律师。通常情况下,大律师若执业超过10年且表现优异,则可申请成为资深大律师。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由于大律师的从业方向和律师不同,以及薪资收入上属于“自雇人士”,其收入比较极端、较不稳定,初入行者风险较大。不少人选择先成为律师从业数年,获得经济保障后,再放弃律师身份进入大律师行业实习,成为大律师。

大律师虽然看起来“更高端”,但地位并不高于律师,只是分工不同。一般市民需要法律服务,均需首先接触律师,如果要聘请大律师,需要通过律师或律所转介。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香港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就是“资深大律师”;“叛国乱港四人帮”四号人物何俊仁就是律师。

大律师发展过程

在香港,大律师归大律师公会管理,大律师在香港执业,必须加入公会成为会员、缴交会费、购买专业保险,公会才会颁发执业证书。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大律师公会相当于内地的律师协会,其成立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大律师专业的尊严及独立性,改善香港司法的执行,明确大律师专业、纪律及操守等相关守则,促进法律专业人员之间互相了解和良好关系,负责任忠诚地协助法庭秉行公义,为捍卫香港法治发挥作用。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众所周知,香港过去是英国殖民地,沿袭的是英国的司法制度,1844年,香港制定首条《最高法院条例》,赋予当时的最高法院委任大律师及律师的权力。至此,香港的律师专业便朝着“大律师”和“律师”两个方向发展。1997年7月1日,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香港特区基本法》明确坚持“一国两制”,香港原有的司法制度得以延续。

现在,香港有1452名执业大律师,其中108名为资深大律师(即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前的“御用大律师”),资深大律师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委任。

所有的执业大律师执业操守都受《行为守则》严格规管,《行为守则》列明大律师职责和规管专业行为的原则。若公会接获有关大律师违反《行为守则》之投诉,公会执委会会将投诉转介纪律委员会跟进。

倘若该名大律师被裁定为专业失当,纪律审裁组有权执行纪律处分,包括罚款、暂时吊销执业资格,严重违规者可被除牌。

蔡维邦勇敢的割席

修例过程中,有不少大律师大力推动相关进程,为香港的法治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比如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等等。

10月9日,前大律师公会副主席蔡维邦突然宣布辞职,引起轩然大波。而辞职的原因,也与“大律师公会近年来被背后的圈子操控,破坏法律原则,屡屡把矛头指向依法履职的警察、而无视极端激进分子的影响”有关。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10月15日,蔡维邦公开发文,不满大律师公会“对示威者暴力保持可耻的沉默”,坚决与暴力割席,体现了法律人应有的理性和责任。

戴启思:港英政府埋在香港法律界的一枚钉子

现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在蔡维邦辞职后,向大律师公会会员发公开信表示,公会每当法治受威胁时都有发表声明响应,法治精神讲求政府所有行为都要合法,但政府不负责任地向公众施暴,是对法治最大的蚕食。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大律师公会自6月份以来,共发布了13份声明(新闻发布),全部与修例事宜有关,可以说,大律师公会高度关注修例一事,这本无可厚非,修例关乎法律,法律人理当关注、表达意见、建言献策。

来源 : 有理儿有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