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协患“瘤”还能喘多久?

杜如龙 2019-11-01 浏览:
香港要拨乱反正,必须大刀阔斧改革教育。曾经痛斥香港通识教育弊端的叶刘淑仪,近日当选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新任主席,让人看到了希望,那些真正懂教育、真正关心爱护青少年、真正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来办教育,坚决抵制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教材、课堂为自己攫取政治利益,香港年轻人才有希望,香港社会才有未来。

近期暴力事件不绝,作为教育界人士本应向任何暴力说“不”。但教协和叶建源、庄耀洸等人将学生推上“战车”,让学生成为政治斗争的筹码。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身份的人带领的教协,不惜将街头冲突带入校园,也把香港教育界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香港自发生暴力冲突以来,有大量教职人员及大中小学学生深涉其中,成为暴乱的骨干分子。

香港教协患“瘤”还能喘多久?

“国教”缺失,教材植“独”

在持续数月的香港非法暴乱中,一些未成年人的身影频繁出现,他们甚至充当“暴力先锋”。香港警方拘捕的示威者中,年龄最小者仅12岁。许多年轻的极端分子公开侮辱国徽、国旗,高喊“港独”口号,这种现象引发社会极大的担忧。

香港的教育“病”,不仅是教育界出了问题,问题还出在教材上。正是香港青年国民教育缺失,带来了恶果。

多年来,国民教育的推广在香港可谓困难重重,中国历史从必修课变成了选修课,中国语文课几乎快变成“中国语言课”……

回归前,通识教育只是选修课,2009年开始列入必修课,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2012年开始,通识教育被列入香港高考必考科目,重要性可想而知。

但香港高中通识科推行10年,通识教育只有一个课纲,没有固定的教学范围,没有统一的课本。通识教科书缺乏送审机制,老师可以参考各出版社推出的教材,也可以自行编写并决定授课内容。这给部分老师通过这一学科影响学生政治观念提供了机会。

最近几年,教协的所作所为劣迹斑斑。据香港《大公报》报道,教协组织2009年制作了一系列抹黑国家的短片,供学校当教材使用。

2013年,教协理事、通识课老师方景乐制作以“占中”为议题的通识教材,请到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作顾问。

2013年3月27日,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戴耀廷和香港中文大学学者陈健民及朱耀明牧师,煽动所谓“占中”行动。

茶餐厅《戴耀廷的野猪革命》一章提到,“占中”的始作俑者戴耀廷、陈健民等人蛊惑他人做“政治耗材”,并涉嫌收取不明资金,令香港缺失正面引导的国民教育,却充斥着反对派负面宣泄、充满仇恨的“教育”,不能不令人担忧。

教育的最基本目的,就是要为社会树立最基本的是非对错观念。持有这种激进立场的教师去教通识课,去给学生们讲述香港的示威游行。这样的结果,无疑让香港教育“泛政治化”。

2015年,教协被曝在其主办的“中学生好书龙虎榜”活动中,将一本“港独”书籍列为60本“中学生好书”候选书目。

有网络媒体报道,香港浸会大学附属学校王锦辉中小学的中国历史科教材,只字不提西方列强在鸦片战争的侵略恶行,不仅将爆发鸦片战争的责任全部推到中国身上,对英国将鸦片输入中国一事避而不谈,用这样的失实教材对学生“洗脑”,效果令人担心。

茶餐厅《“香港众志”的洋葱乱港法》提到,香港一所教会中学的教材将黄之锋列入“中华传统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还对其所作所为大加赞赏。黄之锋经常上街游行示威声称要“抗争”,更到美国各地“唱衰”香港,一个“逢中必反”的人有资格做示范人物,从这部荒谬的教材中,不难一窥香港教育的严重问题。

在社交平台脸书上有一个“声讨教协”群组,里面上传了一些香港家长提供的通识课教材图片。香港媒体通过调查发现,一些香港学校的通识教育各类教材常见如下问题:攻击“一国两制”;美化非法“占中”;刻意放大和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负面解读内地存在的问题,或者直接丑化;鼓动学生通过“非制度化途径”表达诉求;介绍内地时引用过时的数据;引用典型的西方视角下关于中国话题的负面结论。

香港教协患“瘤”还能喘多久?

如今,香港教育缺乏好与坏、是与非的最起码标准。在此背景下,教材中出现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充满偏见的内容就不足为奇。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说,香港中小学校现有约6万名教师,其中不乏一些思想比较激进的教师,通识教育就是他们进行政治误导的一个平台,他们借此对学生进行煽动。

如今,这门课在很大程度上被反对派势力绑架,有的教师上课不讲知识、不谈规律,夹带私货、观点先行;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去搞政治……学校课堂上,特别是大学课堂,所谓“言论自由”为一些教师兜售无良政治观点大开方便之门。“港独”“违法达义”等有害思想,假言论自由之名大行其道。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