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协患“瘤”还能喘多久?

杜如龙 2019-11-01 浏览:
香港要拨乱反正,必须大刀阔斧改革教育。曾经痛斥香港通识教育弊端的叶刘淑仪,近日当选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新任主席,让人看到了希望,那些真正懂教育、真正关心爱护青少年、真正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来办教育,坚决抵制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教材、课堂为自己攫取政治利益,香港年轻人才有希望,香港社会才有未来。

上一章茶餐厅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为例,讲述了西方势力“鬼打鬼”,它是乱港派的幕后大金主,主要通过旗下四大机构为乱港分子搭台站台当后台,甚至还为CIA等机构收集情报。

今天,港嘢君要谈的是香港教协滥用教育资源,它不遗余力地纵暴与“洗脑”,公开支持学生参加非法抗议活动,并鼓动“三罢”:教协和叶建源、庄耀洸等人为了自己的政治图谋,不惜利用年轻人充当棋子、炮灰。

香港教协患“瘤”还能喘多久?

一位痛心的香港家长给港中大校长段崇智写的公开信,在网络上广泛传播。

“今年六月发生这次事件,我们一家终于失去他。他变得不理性,所讲的口号连自己也解释不了!但仍然坚持与这些会友一同上街参与不合法的活动,这个完全不是当日的他……我已不敢看电视、听新闻,怕看见被捕的下一个就是他。多次梦醒都是这些场景,他前途尽毁故事浮现。我已多次夜深独自狂哭,我很自责,为什么让他入读中大?为什么让他参加这些学生组织?为什么让他天天留在宿舍?

大学,你提供了什么环境给我们小孩成长?校长,你知道你管治的地方是怎样?你有想过向家长我们交代吗?大学生违法,已是无人不知的事实,大学和校长却视若无睹?”

家长一串串质问的背后,是香港发生的暴力、受伤和拘捕事件。香港社会普遍质疑:香港教育怎么啦?

香港教协患“瘤”还能喘多久?

香港理工大学校长滕锦光拒绝与戴口罩学生合影

教协患“病”,“脑”部为甚

香港教育“病”了,首先是教育者出了问题。

历次暴乱和游行中,都不乏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成员的身影。

教协是一个由香港大学、中学、小学、幼稚园各级学校教师组成的工会,现有会员9.8万人,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民主派组织。除了定位为工会外,它还是教育团体、社会团体和政治团体,但其领导机构却长期被反对派势力所把持。

香港教协患“瘤”还能喘多久?

现任教协会长冯伟华原本不具有政党党籍,但在2011年加盟民主党,在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参选教育界议席。2012年7月25日,冯伟华因身体原因退出参加立法会选举,教协改派理事兼总干事叶建源出选教育界议员,其后当选。

作为一个亲“泛民主派”的团体,大多数新入行的教师或为了得到工会保障权益,或为了享用会员福利而申请做教协会员。近年来,教协的政治色彩越来越浓,立场越来越激进,并经常以通识教育教材之名,推出“洗脑”教材。

2016年8月,担任“教协”副会长、立法会教育界议员的叶建源,公然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港独”。2019年8月中旬,“教协”不仅主动发起游行活动,叶建源更是“明反暗撑”,一面斩钉截铁地反对罢课,一面呼吁“放生”罢课学生,实际上把学生卷入政治漩涡,变相鼓励学生罢课。

“教协”监事会主席潘天赐兼任香港职工会联盟会长,香港职工会联盟(简称“职工盟”)成立于1990年,至今有95个属会,有19万会员代表之多,是香港最大的工会组织,“教协”是其属会之一,组织和发动了多次集会和罢工。

茶餐厅上一章《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一文中,专门提到“职工盟”,“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大把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旗下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的金援,充当乱港马前卒。

“教协”与“职工盟”一直相互呼应,谋图打一场乱港持久战。

在2019年8月17日,由教协发起的教育界集会游行中,只强调学生和市民被暴力对待,几乎绝口不提暴徒纵火、堵路、瘫痪机场、殴打内地旅客、殴打记者以及袭警等违法暴行,继续保护和纵容违法暴徒。

“教协”副会长庄耀洸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即香港人权监察副主席、律师,同时还是香港教育大学教师,极力为被拘捕的暴徒辩护。庄耀洸、叶建源等人尤其擅于“煽暴、纵暴”,多次公开支持学生参加非法抗议活动,并鼓动进行“三罢”。教协和叶建源、庄耀洸等人为了自己的政治图谋,不惜利用年轻人充当棋子、炮灰。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也提到,香港人权监察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黑金后,作为对收受“黑钱”的“回报”,它大肆攻击特区政府的“修例”行动,在反对香港修例方面积极配合美方部署,将修例“妖魔化”,引用美方发布的数据,造谣称容许香港将逃犯移交内地是“打开缺口”。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