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总是出在内部

胡懋仁 2019-10-28 浏览:
我们的国歌里有这样一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主要是要告诫我们,永远要居安思危,永远不要贪图安逸,永远保持必要的警惕性。而且,对于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更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特别是在执政党内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存在的问题,是我们特别需要注意的问题,时刻都是警惕和防止这些矛盾和问题对我们自身的伤害。苏联的解体与东欧的剧变,问题都是出在共产党内。更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特别注意解决这些存在的矛盾与问题。这是一个国家保持长治久安的重要的精神状态。

问题总是出在内部

己巳年,世界发生了较大的动荡,柏林墙倒塌,苏联也动荡不安。一刹时,东欧各国纷纷易帜。两年后辛未年,苏联解体。这便是所谓冷战结束。冷战期间,世界虽说也不算太平,但所发生的战事也算是有限的。非洲各国纷纷独立,亚洲最大的战场是美国在越南打的一仗。但在冷战结束后,一场海湾战争,接下来是科索沃战争,再接下来是“911”事件,接着就是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世界比起冷战期间更不消停。

东欧的剧变与苏联的解体,主要原因在内部而不在外部。虽然美国多年来一直想通过和平演变来搞垮苏联阵营,但一直也没有得手。那时的苏联与苏联阵营,气数还在,但其内部的问题却日益严重。严格说来,在二战结束之后,东欧各国被苏联红军从法西斯铁蹄下解放出来,确实是一件好事。然而在苏联的支持下,东欧各国共产党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这本身也无可厚非。但是,苏联在其中的主要目的还是要建立一个苏联与美国之间的缓冲区,主要还是为了苏联自身的国家利益。这样的阵营内部是没有真正的平等的。南斯拉夫因为对苏联的某些做法不满,就被开除出共产党情报局,这是苏联与东欧之间的第一道裂痕。

严重的情况出现在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做了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东欧就出现了反共反苏的浪潮。波兰的波兹南事件与匈牙利事件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产生了较大的冲击。这股反苏反共的浪潮也传到了中国。虽然后来苏联红军出兵,镇压了匈牙利的叛乱,但是,这道苏联与东欧的裂痕并没有被完全弥合。

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通过经济改革,让苏联对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十分不放心,贸然出兵侵略捷克斯洛伐克,这激起了东欧各国内心的不满。这道裂痕愈发加深了。在华沙条约组织存在的这些年里,苏联搞什么经济互助合作,国际分工,把苏联的重工业产品输往东欧国家,让东欧诸国根据苏联的需要发展自身的产业。在这个过程中,苏联得到的更多,而东欧各国的经济被迫在向一种不太健康的方式发展。

苏联国内的民族矛盾也是让苏联长期头痛的问题。俄罗斯族占苏联人口的56%,但大俄罗斯主义的思想在苏共领导人那里却相当顽固。即使苏联领导人并不都是俄罗斯族,但他们照样在大俄罗斯主义方面都表现得比较严重。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赫鲁晓夫是乌克兰人。这都不妨碍他们内心深处的大俄罗斯主义思想。斯大林时代对于非俄罗斯的少数民族,特别是那些他认为有过一些过错的民族采取高压政策,让苏联内部的民族矛盾长期得不到有效的解决。为这些加盟共和国将来分离的倾向埋下了伏笔。

在如此诸多内部隐患的情况下,加上苏共领导人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越来越采取一种教条主义的态度,而从实质上越来越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苏共最核心的意识形态受到极大的冲击。在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的攻势面前没有任何抵御能力,最终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导致了苏共的瓦解,导致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垮台。

从1922年苏联成立,到1991年苏联解体,前后不到七十年的时间。应该承认,在苏联存在的期间,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成就还是相当伟大的。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苏联共产党人在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道路上,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还是有过一些正确的政策和措施的。但是,一方面,由于苏联共产党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出现了三心二意的态度,另一方面,也没有产生对某些制度进行改革的必要性认识,固步自封,自以为是,在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的攻势面前完全没有警觉,而对于国内存在的矛盾,以及与东欧各国的关系中存在的问题,都视而不见,有意回避。这就决定了苏联的解体是不可避免的。

苏联解体后,虽然俄罗斯的体量还算不小,但也伤了元气。俄罗斯再想恢复当年苏联时期的强盛,难度是很大的。至少在二三十年之内概率是较低的。这对今天俄罗斯未必的发展都是有着负面因素和影响的,让人很难不为之惋惜。

虽然“颜色革命”这个词汇是在2011年之后产生的,但如果回过头来看,东欧的剧变和苏联的解体,何尝不是一场“颜色革命”?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出现了巨大的问题和危机,所以帝国主义的外部势力没有用更大的气力就造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巨大损失。这个教训是非常值得中国共产党研究和借鉴的。

对于中国来说,要发展要建设要富强,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是至关重要的。苏联解体的惨痛教训是非常值得我们吸取的。同时,我们共产党人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以民为本”的观念,都是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核心意识形态。

虽然说,苏联的解体主要原因是苏联内部自身的问题,但是,英美等国外部势力的干预和渗透也会让苏联的内部矛盾不断发酵、膨胀,最终酿成大祸。所以对于敌对外部势力的阴谋和狡诈,中国人民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过去有一句老话,叫“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后来有一段时间,国内有的人及媒体就不认可这样的说法。他们既不承认存在敌对势力,也不承认敌对势力有亡我之心。这要么是他们天真无知,要么是他们别有用心。现在已经有大量的事实证明这个敌对势力是存在的,亡我之心确实从来也没有死心过。最近,美国国会通过所谓香港自由和人权法案,就充分证明了这个事实。

来源 : 北航老胡之闲话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