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一篇抄袭文章后面的“真相”问题

胡新民 2019-10-27 浏览:
一个人对任何问题,包括历史问题的看法,除了个人的“烙印”因素外,社会舆论导向起到的影响力是不可忽视的。这是因为多年以来,中国老百姓都习惯把发表在国内媒体上的文章视为党和政府的声音。既然党和政府的媒体能够发布那些“真相”,那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那些“真相”呢?但是实际上这些年来,不少媒体发表的文章,早已逾越了《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确立的基本原则。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魏德迈(Albert C. Wedemeyer)将军的一些参谋人员与战略情报局合作,决定向中共建议一项武装两万五千名游击队和更多民兵的计划。美国特种部队将前来训练这批人,并率领他们进攻一些由魏德迈选定的战略要点,所有中共军队将与魏德迈将军合作。但是,美国驻华情报机关中最保守、与国民党秘密警察渊源也最深的美国海军情报局将这一消息透露给了蒋。魏德迈和赫尔利都声称对这一计划的拟议一无所知而委过于包瑞德,包瑞德因此被剥夺了晋升准将的机会及被迫承受许多其他的屈辱。
延安的经验在中共历史上是极其重要的。就内部而言,它根据群众路线创立了一套新的社会政治制度,同时毛泽东创造性地为他的革命运动奠定了理论基础。就外部而言,它吸引了一个美国军事观察团、一些美国国务院外交官和一个美国总统特使前来访问,另外还有大批外国记者前来采访。它实际上取得了一种半国际承认的地位。到1945年,延安控制着十八块根据地,共有一百万平方公里,约一亿人口。它拥有一百万党员和相同数量的武装力量。毛泽东事实上建立了与国民政府争夺国家最高政权的另一个中国。按一位著名历史学家的观点,毛泽东的政策中,没有哪一项比“在抗战环境下的第二次统战政策”更有益于他的最后胜利。】

上面所述就是抄袭的全部内容。

文章在2013年5月8日上午发布后,我就看网友的反映。对此文表示“犯晕”的很快蹿升至90%,后来一直停留在95%。

我将此事的整个过程通过电子邮件告诉了某网站的那位责任编辑。但没有得到答复。但是通过这件事,使我得到这样的启示:一个人对任何问题,包括历史问题的看法,除了个人的“烙印”因素外,社会舆论导向起到的影响力是不可忽视的。这是因为多年以来,中国老百姓都习惯把发表在国内媒体上的文章视为党和政府的声音。既然党和政府的媒体能够发布那些“真相”,那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那些“真相”呢?但是实际上这些年来,不少媒体发表的文章,早已逾越了《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确立的基本原则。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后来笔者在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时,发现该书有个判断很值得深思,这或许也可以解释前面那种热衷传播“真相”的深层次原因。

【“当前的中国正面临着巨大的意识形态危机。文化机构被大规模地市场化,垄断资本掌控各类新媒体,西方的人文社会科学体系被原封不动地传经布道,一些学者将‘为富人说话’作为理所当然的信条。”
“任由社会主义虚无化的荒草不断地滋长,它很快就会覆盖过整个共和国的大厦。到那时,资本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就是对于人的大脑的控制,而社会主义政权统治的意识形态也就随之瓦解了。”(见该书第189页)】

最后想提一下,既要保障言论自由,又要防止所谓的“真相”横行无忌,还是寄希望国家的《新闻法》和《出版法》的早日出台。这个话题太大,就不在这里讨论了。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