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教父》导演都批漫威了,中国还粉吗?

鹿野 2019-10-27 浏览:
《教父》的导演科波拉对漫威的批评是有道理的。这些电影不仅缺乏现实生活的体验,没有“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甚至大多数演员连剧本都不知道,纯粹是资方的提线木偶。而迪士尼CEO鲍勃·艾格尔的回应则显得驴头不对马嘴。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教父》导演都批漫威了,中国还粉吗?

近日来,美国围绕着漫威系列电影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先是好莱坞金牌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公开批评漫威电影,他认为“漫威电影不是电影,说是主题公园其实更加合适”。翻译过来其实就是,“漫威电影根本不配叫电影,就好像公园游乐场里的游戏一样,全是一些文化垃圾”。

随后,《教父》的导演科波拉说的更加尖刻:“马丁说漫威电影不是电影,他说得对,因为我们都期待着从电影中学到什么,我们都期待从电影中获得一些启迪、一些知识和一些灵感。我不知道人们一遍又一遍的看同一种类型的电影能学到什么。”“当他说漫威电影不是电影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仁慈了,他并没有说‘令人厌恶’,而我要说这一点。”

这种直言不讳的批评当然也引发了漫威电影相关制作方的回击。曾经为漫威执导了两部《银河护卫队》的著名导演詹姆斯·古恩,不点名的对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进行了回击,表示:“我们很多祖父辈的人都认为所有的黑帮电影都是一样的,经常称这些电影‘令人厌恶’。我们曾祖父的那辈人也这么看待西部片。”言外之意就是,“当年的老一辈也是这么说你的《教父》等电影的,你也就大哥莫说二哥了”。

随后,迪士尼的CEO鲍勃·艾格尔对科波拉关于“漫威电影是卑劣的”言论回击到:“我们拍了数百万人喜欢看的电影,为什么会用‘卑劣’一词形容这些影片”。“假如他们想要针对电影本身发表意见,他们有权力,不会让我感到困扰,但我会替那些为这些电影工作的人感到困扰。对于那些人来说,这是非常不尊重他们的。这些为漫威电影工作的人,是和为斯科塞斯与科波拉电影工作的人一样辛苦的,也是要把自己的创作灵魂呈现出来的。”

应该如何看待这场争论呢?个人认为,首先应该明确电影是什么,才能够判断漫威电影是否健康,是否代表了电影的发展方向。

而对于“电影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从列宁到周总理本来就说的非常清楚了,也就是电影在本质上是一种“群众性的艺术”,其职责在于“寓教于乐”。只是近些年来中国电影界某些人胡乱照搬西方资本操控下的“商业片”“文艺片”等话语概念,才把原本清晰的问题搅和得模糊不清了:

【近年来电影理论研究中值得重视的问题之一,就是把“电影的群众性”与“商业电影”混为一谈,又将电影的艺术性与娱乐性对立起来,因而本来业已明确的概念,诸如“艺术电影”(或所谓“雅电影”)、“商业电影”(或所谓“俗电影”)、“雅俗共赏”等等,反而被搅得模糊不清。
电影生来就具有群众性。它不像文学、绘画、乐曲等等,可以没有多少欣赏者,甚至可以暂时束之高阁。高昂的制片费用及群体的观赏方式决定了电影的这一特性。列宁在60多年前说“在所有的艺术中,电影对我们是最为重要的”这段话时,就已经敏锐地看出了这门新艺术对群众的广泛影响及巨大作用。……周恩来同志生前就正确地提出了“寓教于乐”的要求。可是那些谈论“娱乐片”的人们不仅明确反对“寓教于乐”的原则,而且还提出了他们的“快乐原则”,就是按照弗洛伊德学说要求电影表现“白日梦”,满足人的“窥视癖”,为此,他们搬出了前不多久还曾嗤之以鼻的好莱坞经验,说是“要从1949年的好莱坞追起”。
郑雪来著,中外电影戏剧研究论集,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6.03,第169页】

恩格斯曾经指出过,艺术作品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而电影作为一种群众性的艺术作品,当然也是要符合这一原则的。简单的说,好的电影就是反映了社会现实,并且让人关心现实,改造现实,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不好的电影则类似于马戏或游戏一样,提供一种所谓的“奶头乐”似的精神鸦片,让人逃避现实。

明白了上述判断标准,我们就可以发现《教父》的导演科波拉对漫威的批评是有道理的。这些电影不仅缺乏现实生活的体验,没有“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甚至大多数演员连剧本都不知道,纯粹是资方的提线木偶。而迪士尼CEO鲍勃·艾格尔的回应则显得驴头不对马嘴。就好像一个人批评“吃爆米花没有营养,现在爆米花广泛流行不利于食客们的身体健康”,爆米花公司的老板却回应“做爆米花也是很辛苦的,这种批评是对做爆米花的厨师们不尊重”。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在回答问题,只不过是一种“漫威式逃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