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千钧棒 2019-10-26 浏览:
所谓的拥有选票可以约束领导人其实是自由派骗人的鬼话。在资本家控制权力的西方国家,拥有的是资产阶级民主,即资本家之间的民主,在他们之间,的确是机会均等,看看谁的资金雄厚影响力大,那么自己推出来的领导人就会在政策的制定方面进行有利于自己的倾斜,通常新总统产生以后,会给金主以回报。而没有人民大众的民主,人民大众的权利就是要在两个烂苹果里面挑选一个,他们的作用就是为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权的产生贴上“合法性”的标签,选出来以后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除非在美国发生像反对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那样的席卷全美国的全国性的反战游行示威,否则都没有用,你一游行就镇压甚至是派正规军暴力镇压。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最近发生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和英国伦敦的示威活动与香港发生的情况越来越像,特别是其中纵火、拥堵机场、砸毁商铺等暴力违法活动。当地暴力示威者毫不避讳地声称要复制所谓“香港经验”,要做“第二个香港”。但是,此前力挺香港暴力违法活动的一些英美政客和媒体,此刻来了一次集体“变脸”——或是保持低调乃至沉默,或是谴责暴力、呼吁政府执法。他们认为这些事情发生在香港是“民主自由”,而发生在西方社会却是“暴力骚乱”。

从这样的鲜明对比中,西方一些政客的“神逻辑”暴露无遗。西方城市发生骚乱,就是挑战社会秩序的违法事件;而当中国香港发生暴力违法活动,就会被别有用心地描绘成“美丽的风景线”。在执法问题上,西方国家警察对待示威活动毫不手软、手段强硬;而到了中国香港,正当而文明的警方执法却被抹黑为“暴力镇压”。这种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何其无耻!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西班牙的警方直接驾驶警车冲撞示威者人群。

西班牙警察在各地逮捕的示威者超过20人,西班牙法院和检方迅速达成共识:一个都不许保释!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英国脱欧协议来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分离势力抗议的脚步近了。苏格兰独立游行的参与人数一度高达20万。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而在德国,“占领法兰克福”运动烽烟再起,示威者聚集在欧洲央行、法兰克福机场和火车站,发泄对欧洲债务危机的不满,参与人数可能达到5万人。

对于这些抗议示威,西方政客和媒体,要么就沉默,要么就要求镇压。

对于西方国家这种一贯的无耻的作派本文不打算过多评论,而是以他们奉行的双重标准作为引子,引出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评论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忽悠、欺骗国内民众的一种说法。 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们忽悠民众,称实行他们那个所谓的宪政,具有纠错功能,这个领导人不好,可以在几年后用选票把他赶下台,在他还在台上的时候,可以通过议会约束他,或者说通过游行示威反对他。

自由派公知们的如意算盘是,有美国佬和西方国家在背后撑腰,加上有资本家的资金支持,他们可以不费力气夺取权力,首先把权力夺取手,以后的事情就由不得民众了,那么所谓的通过议会约束选举出来的不满意的领导人,或者说通过游行示威反对不满意的领导人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们不妨回顾这么多年来国内外发生过的事情。

一、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夺取权力以后为非作歹,人民群众真的是能够通过“议会道路”和示威游行让其改恶从善吗?

首先从国内说起。这些年来自由派公知常常搬出“自由男神”蔡某人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来忽悠民众,并且要求政府给予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绝对自由。而这个蔡某人,在“4.12反革命政变”中,时任国民政府司法部长的他恰恰扮演了重要角色,最起码是重要帮凶。连他的忠实粉丝柳亚子也差一点成为了“4.12事件”的刀下鬼,这就是所谓的“兼容并包”?

在“4.12反革命政变”中,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就不用说了,光是坚持孙中山三大政策的国民党左派就被杀了几十万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错放一个”。就是“4.12反革命政变”的方针。而这之前,国共两党是密切合作的,共产党人在北伐军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只不过越来越深入的革命运动严重威胁了帝国主义和国内大地主打资产阶级的利益,于是他们选中了蒋介石做代理人。

“‘民主’以后杀全家”是前些年在网络上流传比较广的一句话,这句话充满血腥味,让人们对自由派配合美帝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成功以后的后果不寒而栗。这句话本质上说应该是自由派低层人士在网络辩论中理屈词穷的情况下或者是平时威胁观点对立面人士的一句话,而美国在俄罗斯的代理人前总统叶利钦用“血腥十月”在俄罗斯把这句话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

苏联之前发生的“8.19事件是1991年8月19日至8月21日在苏联发生的一次政变,当时苏共中央的一些领导为了挽救苏联、挽救社会主义,企图废除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并取得对苏联的控制,政变领导人是由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克格勃领导人科留奇科夫等苏联共产党强硬成员组成。他们认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计划太过分,并认为他正商议签订的《新联盟条约》过于分散权力给一众共和国。但是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拒不服从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号召举行政治罢工,抗议亚纳耶夫等人发起的行动。

发动“8·19政变”的前苏联的“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国家领导人对叶利钦组织的抗议行动下不了手镇压,所以叶利钦能够站在被派来平定骚乱的军队的坦克车上摇旗呐喊(如下图所示)。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此后,由于叶利钦的“休克疗法”改革造成俄罗斯经济的极度困乏,最高苏维埃的领导人从1991年“8·19”事件叶利钦的支持者,渐渐变成叶利钦的反对者。到了1993年,昔日的战友变成了势不两立的敌人。苏联分裂后,叶利钦曾经的伙伴哈斯布拉托夫认为俄罗斯应当实行议会制,而不是总统制,逐渐与叶利钦产生矛盾。1992年4月,两人的矛盾在俄罗斯第四次人民代表大会上公开化,此后哈斯布拉托夫同俄罗斯副总统鲁茨科伊成为叶利钦反对派的领袖。

议会要约束总统权力。结果10月4日晨7:30,叶利钦命令武装部队开始用大口径武器轰击议会大厦白宫。

在“血腥十月”中,亚历山大·鲁茨科伊、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和其他领导人,以及武装抵抗的支持者被逮捕。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同样是这座议会大厦,叶利钦之前曾经可以站在前面煽动民众,而到了得到美国支持的叶利钦手上,却成为了炮轰的目标。

对此,苏联的民众理所当然地进行游行示威,面对民众的反抗,叶利钦之流彻底地暴露了自己的残忍兽性和法西斯面目。抗议的人们被打死打伤,被炮弹炸成碎片,被烧伤,被拷打甚至被强奸……在这场对社会主义支持者的血腥屠杀中,资产阶级证明了,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权,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在叶利钦政府的支持下,这些法西斯分子和受他们鼓动的暴徒歇斯底里地叫喊,要彻底消灭共产主义!

在这个过程中,支持哈斯布拉托夫的抗议民众遭到了血腥屠杀。

“必须让他们得到教训。”叶利钦的爪牙之一这样评价对苏维埃保卫者的屠杀。

据调查委员会公布的数字,在“十月事件”中死亡人数是200人,受伤逾千人。而据官方的电视台报道,共有一百四十七人死亡,实际死亡人数要多得多。也有人证明白宫里有四百一十五具尸体。也有人估计,死亡人数大致为四百人。而根据著名作家邦达列夫在他的小说《百慕大三角》中抄录的红普列斯尼亚体育场的“大字报”,牺牲者人数多达二千四百七十三人。

些都是得到美国支持或者说默许的说好的议会约束和民众抗议呢?

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毁了苏联,叶利钦的改革把俄罗斯引到了邪路和困境,他唯独做对的一件事就是选择了普京作为接班人。

普京一上台,首先对国内的寡头开刀,赚钱可以,不允许干政,同时坚决打击得到美国和西方支持的车臣分裂势力,面对北约东扩,普京针锋相对采取强硬态度,美国对普京很头痛。美国主子发话了,我们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就狂咬普京,骂他为“普特勒”,连在俄罗斯因为深得人心高票获得连任这也受到了公知的攻击,公知杨某就发微博称,凡是领导人高票当选的都是专制国家。而正是这个杨某,去年因为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罪被抓。

埃及又是一个典型。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占领了西奈半岛和加沙。1970年,纳赛尔去世,萨达特继任总统。1981年,萨达特在阅兵式上行刺,穆巴拉克继任总统。

2011年,埃及爆发反政府示威,穆巴拉克于2月11日辞职,将政权交给军方。2011年6月,穆罕默德·穆尔西当选总统。2013年7月3日,穆罕默德·穆尔西被埃及军方罢黜,埃及最高宪法法院院长阿德里·曼苏尔随后被军方任命为代总统。

因为穆罕默德·穆尔西是穆斯林兄弟会的人,被选上也没有用,另外一部分人继续上街游行,结果穆罕默德·穆尔西被埃及军方罢黜,说好的用选票换下来呢?于是穆尔西支持者上街游行。结果埃及军政府暴力驱散穆尔西支持者,穆兄会称2200人死亡,消息成为世界各大报纸的头条。人们为埃及民主状况担忧,西方网友给出评论:有人谴责西方国家的捣乱、有人提出对民主的质疑、有人问美国一年13亿美元的援助还继续给不、也有人为军方的“血腥行动”叫好。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最后的的结果是军方的领导人塞西自己当上了总统。

二、为反对而反对的游行示威能够解决社会实际问题吗?

在泰国是你上台我反对,我上台你反对。

泰国也是个动乱不断的国家,代表农民和广大贫困城市居民利益的红衫军和代表富人利益的黄衫军尖锐对立。红衫军支持的领导人他信和他的妹妹英拉实行的政策黄衫军示威游行反对,黄衫军支持的领导人阿披实实行的政策红衫军反对,当然黄衫军更加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最后的结果是泰国军方把双方的领头的都抓起来,也是军方领导人自己当总理。

三、“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领导人,只要不合美国和西方的意,美国就会支持该国的亲美的反对派制造社会动乱,甚至是以军事威胁作为后盾要把美国的代理人推上台。

由于委内瑞拉在南美洲长期敢于跟美国叫板,所以一直是美国的眼中钉,

2000年7月30日,查韦斯在根据委内瑞拉新宪法重新举行的总统大选中获得60%的选票,再次当选总统。

2002年4月11日深夜,委右翼反对派发动军事政变,将查韦斯关押在拉奥奇拉岛上。消息传出后,超过20万的民众涌上街头,聚集在总统府周围,要求立即释放查韦斯。4月14日凌晨1时半,12名突击队员分乘3架直升机飞赴拉奥奇拉岛,救出查韦斯。2004年8月15日,反动派发动罢免投票,结果有59%的选票投下“否”的选项,查韦斯胜利。2006年12月,查韦斯第三次连任总统。2007年1月10日宣誓就任。

尼古拉斯·马杜罗2012年12月8日被查韦斯宣布为继任者,查韦斯去世后,2013年4月14日,尼古拉斯·马杜罗赢得大选,成为委内瑞拉总统。

2018年5月20日,委内瑞拉国家选举委员会宣布,马杜罗赢得总统选举。8月4日,马杜罗在演讲时遭无人机暗杀未遂。2019年1月10日,美国居然支持瓜依多自命为总统,并且发动委内瑞拉人集会抗议马杜罗再次当选委内瑞拉总统。美国纠集部分国家承认瓜依多为合法领导人,并且对委内瑞拉举行军事威胁。

即使是在所谓的“民主国家”,觉得议会碍手碍脚的时候,还可以解散议会。

承诺带领英国如期脱离欧洲联盟的首相鲍里斯·约翰逊3日在就任后议会下院首场表决中遇挫。反对“无协议脱欧”的跨党派议员成功夺取议会议程掌控权,定于4日表决延期“脱欧”法案。

多达21名执政党保守党议员不顾党鞭警告在表决中“反水”。约翰逊政府目前掌握的下院可投票议席比反对党少43个。

约翰逊在表决失利后表示,如果延期“脱欧”法案4日获通过,他将提议10月中旬解散议会并提前选举。

从上面的事实可以看到,如果不合美国和西方意的人比如普京高票高票当选,那就肯定被说成是“高压”下产生的结果,当选的肯定是“专制独裁”者;如果两个候选人旗鼓相当,不合美国意的人当选,那就是肯定“选举作弊”,美国和西方就施压要这些国家重新选举,否则就煽动和支持这些国家的反对派制造混乱。当有些国家出现民意方面的分裂和对立的情况时,交互出现的抗议游行示威就会变成危害社会稳定和人民正常生活的因素,最后是军人掌权,连表面上的“民主”也不要了。

在所谓的“自由民主”、宪政的美国和西方国家,议会的作用和民众的游行示威真的是能够约束领导人的为所欲为吗?

首先,最近发生在很多西方国家的游行示威受到暴力镇压的事情,充分说明了西方国家所谓的“民主自由”的虚伪性和欺骗性。西方国家打着“支持民族自决权”的旗号,在世界各国制造动乱和分裂,最近支持“港独”分子的暴力骚乱就是一个典型。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加泰和苏格兰,西方国家就坚决镇压了,即使是不涉及国家领土完整的事情,只是提出民众自己的诉求包括很多合理的的诉求,只要是被认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都不容许。

在美国就更加是这样。

从1873年到2001年期间,美国总统历次出动联邦正规军队,镇压国内大规模人民斗争的事件——

1873年尤利塞斯·格兰特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新奥尔良起义”。 1876年格兰特总统出动联邦军队对付“南卡罗来纳起义”。 1877年拉瑟福德·海斯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西弗吉尼亚、马里兰、宾夕法尼亚、伊利诺等州的“铁路罢工”。

1892年-1899年,本杰明·哈里森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总统、威廉·麦金莱三位总统先后出动联邦军队镇压了历时7年的“爱达荷矿工罢工’斗争。 1894年,克利夫兰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考克西失业请愿军”。

1894年,克利夫兰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芝加哥铁路工人起义。

1896年,克利夫兰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科劳拉多矿工起义。

1899年,麦金莱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犹他州矿工起义。

1907年,西奥·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内华达矿工起义。

1914年,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科劳拉多“煤矿工人起义”。

1918年,威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世界产业工人工会的斗争。

1919年,威尔逊总统一年之内三次出动联邦军队,分别镇压钢铁工人大罢工、首都哥伦比亚特区和内布拉斯加的“人民起义”。

1920年,威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实行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帕尔默大搜捕”,全国多达数万人被捕,仅在纽约市及其郊区就有7.5万人被关进了囚车。

1921年,沃伦·哈定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西弗吉尼亚煤矿工人罢工斗争。

1932年,赫伯特·胡佛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从全国各地集中在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失业退伍军人。

1941年,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加利福尼亚航空工人的斗争。

194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汽车城底特律的“人民起义”。

1967年,林登·约翰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再次镇压底特律的“人民起义”。

1971年,尼克松总统从北卡罗来纳、弗吉尼亚、马里兰等州境内的联邦军事基地分别调集大批空降兵、海军陆战队和陆军到首都华盛顿,镇压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广大人民群众反对侵越战争的抗议示威。

1992年,洛杉矶大暴乱,美国政府派出上万军队镇压局势。

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镇压同步继续 。

最不可思议的是2016年4月美国政府对“民主之春”运动的镇压。4月20日,美国《沙龙》杂志网站报道,在过去的一周,共有1000余名反对金钱政治在美国泛滥的“民主之春”运动参加者被捕。报道说,活动参加者组织了近期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公民抗议运动,然而得到媒体的关注却少而又少。

说到这里,国内某些被自由派公知深度洗脑的人也许会问,这不是暴政吗?美国可合法拥有枪支,为什么不用来反抗暴政呢?其实美国人被允许合法拥有枪支的真实原因是由于美国的治安太差了,太多的恶性案件,警察根本管不过来,只好允许公民拥有枪支自卫,所以有些美国总统想禁枪,除了触犯了军火商的利益以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无法实行。退一万步说,即使是美国人可以武装反抗暴政,以美国的可以随意灭掉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军事实力,一部分美国人仅仅是凭借枪支就可以反抗得了吗?如果真的是要让美国人拥有反抗暴政的能力,应该允许美国民众拥有坦克、军舰、导弹才对呀。

其实国内自由派忽悠民众支持放开枪支管制的真实目的,其一是希望能够拥有资本家自己的能够镇压民众和对付国家机器的私人武装,如果让法律界公知推动免除死刑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资本就可以随意剥夺民众的生命而不受到严厉惩罚;其二,如果放开枪支管制,那么会造成社会秩序混乱和社会治安恶化,为自由派推动改旗易帜提供借口。香港的暴乱其实是国内自由派在内地失败了的颜色革命在香港的上演,如果暴徒再拥有枪支,后果可想而知。

所谓的拥有选票可以约束领导人其实是自由派骗人的鬼话。在资本家控制权力的西方国家,拥有的是资产阶级民主,即资本家之间的民主,在他们之间,的确是机会均等,看看谁的资金雄厚影响力大,那么自己推出来的领导人就会在政策的制定方面进行有利于自己的倾斜,通常新总统产生以后,会给金主以回报。而没有人民大众的民主,人民大众的权利就是要在两个烂苹果里面挑选一个,他们的作用就是为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权的产生贴上“合法性”的标签,选出来以后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除非在美国发生像反对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那样的席卷全美国的全国性的反战游行示威,否则都没有用,你一游行就镇压甚至是派正规军暴力镇压。而香港警察的依法文明执法,却被美国和西方攻击为“暴力镇压”。而人们了解到的是,在香港回归之前,香港人民是没有选举权的,香港的总督都是英国政府任命的,香港人民如果游行游行示威,就会受到港英当局的暴力镇压。

100多年间,28任港督都是英国委派,华人长期没有参政权,立法局议员无一人是老百姓选举产生。

港英时期,港人连公民基本的权利都没有。即使划归英籍,仍是二等公民持“特別护照’,不能享有英国国民的种种权利。

在殖民主义的早期统治中,英国还制定了歧视华人的法律。港英政府对华人实施宵禁,对其抽藤条搜身。

2010年上映的,以港英社会为背景的香港影片《岁月神偷》,曾真实揭露了港英当局黑暗统治的冰山一角。

据央视新闻报道,近日在英国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举办的“反暴力、救香港”和平集会现场上,一对定居于此的中国香港籍老夫妻,通过镜头主动向人们谈及英军当年在香港开枪射杀普通老百姓的亲身经历,告诫现在的年轻人,爱祖国爱香港,珍惜和平生活。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扯到议会对总统的权利的约束问题,我们不妨再把特朗普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府院之争的狗咬狗挖出来晒一晒。

特朗普是乱来吗,从对于破坏世界正常秩序的角度来说方面的确是这样,但是众议院对此并没有任何的约束作用,甚至是根本不打算约束,因为在对外的掠夺方面,美国的资本家们及其代理人共和党和民主党具有共同利益。而从美国的对内政策方面,两党之间的府院之争则是相互扯皮。你实行的我反对,我实行的你反对,佩洛西前段时间跟特朗普对着干,结果特朗普下个命令,结果连佩洛西的飞机都不能起飞。不但民主党给特朗普制造麻烦,当年奥巴马想实行医改的时候,共和党同样是制造麻烦。即使是两党之间没有这种扯皮,西方国家这种体制也会造成效率非常低下。面对中国的“基建狂魔”的建设速度,很多西方人感叹,在西方国家,要上马一个项目,光争论就会扯上十年八年,更加不用说建设的过程了,这也许也是西方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之一吧。

对于上述这些,国内的自由派不清楚吗?他们非常清楚,他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者说干脆是出于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夺取国家权力的目的,他们已经不择手段了。他们一方面紧密配合美国和西方在中国推动改旗易帜,一方面利用他们控制的话语权编造各种假话忽悠欺骗国人,希望国人支持他们的行动,可惜的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等不及他们了,直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让国内的民众看清楚了狼外婆屁股后面的尾巴,真的是很感谢美国和西方充当反面教员!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