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千钧棒 2019-10-26 浏览:
所谓的拥有选票可以约束领导人其实是自由派骗人的鬼话。在资本家控制权力的西方国家,拥有的是资产阶级民主,即资本家之间的民主,在他们之间,的确是机会均等,看看谁的资金雄厚影响力大,那么自己推出来的领导人就会在政策的制定方面进行有利于自己的倾斜,通常新总统产生以后,会给金主以回报。而没有人民大众的民主,人民大众的权利就是要在两个烂苹果里面挑选一个,他们的作用就是为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权的产生贴上“合法性”的标签,选出来以后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除非在美国发生像反对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那样的席卷全美国的全国性的反战游行示威,否则都没有用,你一游行就镇压甚至是派正规军暴力镇压。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最近发生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和英国伦敦的示威活动与香港发生的情况越来越像,特别是其中纵火、拥堵机场、砸毁商铺等暴力违法活动。当地暴力示威者毫不避讳地声称要复制所谓“香港经验”,要做“第二个香港”。但是,此前力挺香港暴力违法活动的一些英美政客和媒体,此刻来了一次集体“变脸”——或是保持低调乃至沉默,或是谴责暴力、呼吁政府执法。他们认为这些事情发生在香港是“民主自由”,而发生在西方社会却是“暴力骚乱”。

从这样的鲜明对比中,西方一些政客的“神逻辑”暴露无遗。西方城市发生骚乱,就是挑战社会秩序的违法事件;而当中国香港发生暴力违法活动,就会被别有用心地描绘成“美丽的风景线”。在执法问题上,西方国家警察对待示威活动毫不手软、手段强硬;而到了中国香港,正当而文明的警方执法却被抹黑为“暴力镇压”。这种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何其无耻!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西班牙的警方直接驾驶警车冲撞示威者人群。

西班牙警察在各地逮捕的示威者超过20人,西班牙法院和检方迅速达成共识:一个都不许保释!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英国脱欧协议来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分离势力抗议的脚步近了。苏格兰独立游行的参与人数一度高达20万。

西方的动乱是“暴力骚乱”而香港的暴乱是“自由民主”?——评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自由派公知一个骗人的说法

而在德国,“占领法兰克福”运动烽烟再起,示威者聚集在欧洲央行、法兰克福机场和火车站,发泄对欧洲债务危机的不满,参与人数可能达到5万人。

对于这些抗议示威,西方政客和媒体,要么就沉默,要么就要求镇压。

对于西方国家这种一贯的无耻的作派本文不打算过多评论,而是以他们奉行的双重标准作为引子,引出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评论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忽悠、欺骗国内民众的一种说法。 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们忽悠民众,称实行他们那个所谓的宪政,具有纠错功能,这个领导人不好,可以在几年后用选票把他赶下台,在他还在台上的时候,可以通过议会约束他,或者说通过游行示威反对他。

自由派公知们的如意算盘是,有美国佬和西方国家在背后撑腰,加上有资本家的资金支持,他们可以不费力气夺取权力,首先把权力夺取手,以后的事情就由不得民众了,那么所谓的通过议会约束选举出来的不满意的领导人,或者说通过游行示威反对不满意的领导人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们不妨回顾这么多年来国内外发生过的事情。

一、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夺取权力以后为非作歹,人民群众真的是能够通过“议会道路”和示威游行让其改恶从善吗?

首先从国内说起。这些年来自由派公知常常搬出“自由男神”蔡某人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来忽悠民众,并且要求政府给予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绝对自由。而这个蔡某人,在“4.12反革命政变”中,时任国民政府司法部长的他恰恰扮演了重要角色,最起码是重要帮凶。连他的忠实粉丝柳亚子也差一点成为了“4.12事件”的刀下鬼,这就是所谓的“兼容并包”?

在“4.12反革命政变”中,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就不用说了,光是坚持孙中山三大政策的国民党左派就被杀了几十万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错放一个”。就是“4.12反革命政变”的方针。而这之前,国共两党是密切合作的,共产党人在北伐军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只不过越来越深入的革命运动严重威胁了帝国主义和国内大地主打资产阶级的利益,于是他们选中了蒋介石做代理人。

“‘民主’以后杀全家”是前些年在网络上流传比较广的一句话,这句话充满血腥味,让人们对自由派配合美帝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成功以后的后果不寒而栗。这句话本质上说应该是自由派低层人士在网络辩论中理屈词穷的情况下或者是平时威胁观点对立面人士的一句话,而美国在俄罗斯的代理人前总统叶利钦用“血腥十月”在俄罗斯把这句话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

苏联之前发生的“8.19事件是1991年8月19日至8月21日在苏联发生的一次政变,当时苏共中央的一些领导为了挽救苏联、挽救社会主义,企图废除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并取得对苏联的控制,政变领导人是由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克格勃领导人科留奇科夫等苏联共产党强硬成员组成。他们认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计划太过分,并认为他正商议签订的《新联盟条约》过于分散权力给一众共和国。但是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拒不服从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号召举行政治罢工,抗议亚纳耶夫等人发起的行动。

发动“8·19政变”的前苏联的“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国家领导人对叶利钦组织的抗议行动下不了手镇压,所以叶利钦能够站在被派来平定骚乱的军队的坦克车上摇旗呐喊(如下图所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