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千钧棒 2019-10-22 浏览:
“十八大”以来,教育系统里面尤其是大学里面的自由派人士利用大学课堂对大学生放毒,企图把大学生培养成为像香港黄之锋之流的颜色革命的马前卒的图谋受到了重创,尤其是这次香港的动乱和暴乱充当了很好的反面教材,让广大民众看清楚,如果让这些人的阴谋得逞,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大学生对老师在自己管理的微信群里面发布违反有关部门规定的信息进行礼貌的规劝合情合理,即使是向有关方面反映情况并且把该老师移出微信群,这也无可非议。赵公知居然把这称为“学生训斥老师、攻击老师”,我倒是愿意让他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学生训斥老师、攻击老师。”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近日,看到一篇网文称中央民族大学老师孙悟湖因在微信群转发了某些言论而被学生举报。

事情的起因是,孙老师在群里转发了一些话,有04届的学生不让转发,还说了这样的话: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然后,老师也表示接受学生的意见,说自己很天真。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孙老师在使用反语对学生进行讽刺、挖苦,并且宣扬自己是“坚守底线”、“担当道义”、“发挥正能量”,是“在恰当的时候说出了恰如其分的话”。指责学生是“棒喝”,使他“这么多年的心血”“全付之东流”,“都白费了”。

这时候,06届的学生出来打圆场。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孙教授说,这只是转发学者的意见,自己并没有说话。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随后孙悟湖的微信被封号一天并被移出学院的微信群。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说到这里,我为新世纪的年轻人走向成熟感到高兴,“十八大”和“十九大”以后,众多的年轻人看清楚了中国的前途命运应该寄托在什么上面,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以后的美国充当反面教员,以及香港发生了动乱和暴乱以后,内地大学的青年学生即使是由于年龄的局限性暂时还不能完全对一些问题明辨是非,但是最起码能够自觉抵制或者是远离一些奇谈怪论,尤其是当这种奇谈怪论来自自己的师长的时候,能够非常礼貌地婉言规劝,体现了“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堵住一些坚持自由化立场的教师利用三尺讲台对学生传播错误观点的渠道,我为这些大学生点赞。

这本来是中央民族大学的老师与学生之间比较友好和礼貌的交换意见,当事人本身没有多大意见,虽然交谈有些火药味,但是毕竟没有发生冲突,谁知道结果皇帝不急太监急,惊动了一位与此并没有直接关系的大名鼎鼎的公知。

2019年10月7日,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师赵士林发布了一则声明: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赵公知是何方神圣?

他近年来也许由于窥测风向好像少抛头露面了,但是前些年可是网络上呼风唤雨的大名鼎鼎的公知大V。

他作为自由派人士,发表什么奇谈怪论并不奇怪,但是作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我们不妨通过他与一些网友对话的一些微博的截图了解他这个人的品性。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对于他以及他这类人的政治立场,本文不屑评论,但是如果不是在微博截图上标明他的尊姓大名,我相信谁都会误以为是大街上拍大腿骂街的泼妇,谁会相信这些在公开场合讲的话出于一个中央民族大学资深教授口中呢?有这样的教授,谁能保证不误人子弟?

“十八大”以后,赵公知之流越来越没有市场,他属于自由派人士中闭嘴比较早的一个,已经很久没有聆听过他老人家的声音了,而这次,居然赤膊上阵,莫非他从佩洛西对香港动乱的插手中又看到了某种希望?

撇开政治立场不说,仅仅是就事论事,中央民族大学老师孙悟湖与微信群的学生群主那些根本不算个事,按照我的猜测,孙老师可能转发的是具有自由派立场的文章,所谓的“国内有良知的学者”基本上是些什么人相信网民们都已经很清楚了,而且内容比较敏感,在网信办加强网络管理的今天,如果有人在微信群里面发表违规的信息,群主是要负责任的,因此群主对孙老师的规劝还算是比较礼貌的,也合情合理。至于孙老师的微信被封号一天并被移出学院的微信群到底是被学生举报导致的呢还是由于其发的帖子有敏感内容导致的呢?看来孙老师也是凭空猜测的,还没有证据。但是被移出学院的微信群应该是该微信群的学生群主所为,但即使是这样,也并无不妥,既然是无法阻止老师这样做,又最起码害怕负责任,把孙老师移出学院的微信群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正常情况下,事情一般到此为止了,没想到,居然惊动了赵公知,披甲上阵,对相关学生大兴讨伐之师,而且帽子大得吓人——

“最近学院发生了学生训斥老师、攻击老师的恶性事件。联想到很长时间以来,有学生对老师进行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攻击改革开放,宣杨极左主义”。

估计这位赵公知不知道今夕何年,以为还是当年自由派公知指鹿为马呼风唤雨的时代,是能够组织对《辽宁日报》发动铺天盖地的大围剿的时候,他那种八本正经的傻样子倒是让人喷饭。

就事论事,从上面的微信截图的内容看,根本谈不上什么“攻击老师”,“训斥”也谈不上,顶多是规劝。居然还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攻击改革开放,宣杨极左主义呢!他以为别人都是吓大的吧!

我不知道他对学生扣这些大帽子的时候,有没有搞清楚这些概念的内涵,什么叫“诽谤”?

诽谤就是说人坏话,诋毁和破坏他人名誉。诽是背地议论,谤是公开指责。

学生群主只是通过私聊的方式与孙老师交换意见,这叫“诽谤”?赵公知能够告诉我你的语文老师是谁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