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面对西方国家洗脑,我们怎样自保?

宋鸿兵 2019-10-09 浏览:
经济学家尤其是西方经济学家从纯粹市场经济理论推导出一堆错误的结论,而中国的经济学家却没有认真反思这个问题。从历史和现实中,我们可以发现这套理论内部的逻辑结构是有严重问题的,这是短期理性和长期非理性之间的必然矛盾所导致的。短期来看非常理性的行为,有可能从长期来看是在把你一步一步推向失败。

宋鸿兵:面对西方国家洗脑,我们怎样自保?

现代中国,每个人都在谈市场经济,究竟什么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以市场价格为导向的经济,以“看不见的手”来配置资源,似乎只要如此,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但是事情有这么简单吗?其实这个理论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市场经济假设所有参与市场的人都是理性的独立参与者。

但是我们会发现,市场参与者的理性往往只是在短期内显现出效果,而从长期结果来看却是非理性的。短期内大家都是为了赚钱,所以理性选择是精打细算,利润足够多才愿意去干。市场中一大帮短期理性的人在一起交易出来一个价格,形成了整个社会的风向标或者叫指南针,所有人都据此来配置资源。但是这些人从长期来看是理性的吗?

我认为长期来看他们不可能是理性人。我们以前讲过美国在殖民地时代的加勒比海模式,就是不搞其他产业,只是大量种植甘蔗制糖,因为当时的糖像黄金一样值钱,而加勒比海岛的自然条件非常适应种植甘蔗,所以哪怕砍掉所有的树,把其他经济模式全部排挤掉,只发展单一的甘蔗种植,也是非常合算的。

这种模式理性吗?就短期而言,它是理性的,但就长期而言,过了几十年、上百年之后,德国人发明了甜菜制糖,甘蔗不再是必须的了,结果加勒比海从英国殖民地中间最赚钱的“现金牛”,变成了整个美洲大陆最贫穷落后的地方。这不就是短期理性、长期非理性的具体表现吗?

历史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太多的国家,太多的王朝,都是由于追求短期利益,而导致长远文明的毁灭,或者是帝国的衰落。历史上所有以商业立国,追求利润的国家和文明,没有一个是长寿的。推罗、腓尼基、迦太基、希腊、威尼斯、热那亚、佛罗伦萨、米兰、汉萨同盟、弗兰德等等,所有纯粹以商业利润立国的、短期理性的、符合纯粹市场经济的国家和文明,哪一个活到今天了?没有。

你会发现,真正长寿的文明和国家,它的行为从短期来看很可能是非理性的。历史就是这么奇怪。比如秦始皇修长城,短期来看一定是非理性的,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修长城,其实不合算。比如在《汉武大帝》里,汉武帝和群臣讨论秦始皇修长城到底合不合算,有一派人认为根本不合算,因为游牧民族随便攻击一点就能突破长城,一年进来一次,长城根本挡不住他们。但是另外一派就认为,假如没有长城,游牧民族就可以天天来洗劫,所以万里长城虽然耗费巨大,但却绝对必要,因为在冷兵器时代,在中国内陆没有马场的情况之下,就没有骑兵,也就没有办法跟游牧民族进行长期的对抗。汉朝跟匈奴打了上百年的战争,把财政给拖垮了,从长期来看效果未必比长城更好。

此外,隋炀帝修大运河,从短期来看一定是非理性的,太过劳民伤财。但是就长远而言,就整个中国历史而言,却是高度理性的,因为大运河打通了中国南北方两个经济市场,连通形成了统一的中国大市场,使得中华民族能够凝聚在一起,能够对抗越来越多的外部干扰,包括气候变化、外部侵略等等。只要中国内陆人口的文化认同占据了优势,庞大的人口基数就是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最有效防御,哪怕内地王朝被打败了,但最终汉族文化也能把对方同化,靠的就是大运河带来的中国经济的彻底融合。这件事情的利益从短期来看不合算、不理性,但就长远而言,就整个民族的历史而言,却非常的合算,非常的理性。

还有,埃及法老修金字塔,如果从经济角度来看,一定是不理性的,花这么多人力物力和时间,只是为法老修个陵墓。但是我们要看为什么埃及文明能够出现得非常早,而且持续了好几千年,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民众认为金字塔远不只是一座陵墓,而是一个大家共同的信仰,是整个地区所有人共同的一个图腾和标志。虽然花费不菲,但是却能带来大家对共同信仰的一种高度认同。

这种高度认同会带来社会“交易成本”的普遍下降,有利于更大范围地开展协作。基督教世界不仅修建了大量的教堂,而且把最好的东西都捐给了教堂,为什么?因为基督教世界要通过修教堂来建立一个共同的信仰,而共同信仰可以降低平均交易成本,共同的精神追求会使整个社会有凝聚力。每个人在修建大教堂的过程中,实际上都在往“信赖账户”里存储信用信用资本,大家相信这套信仰是不可战胜的,是全天下最好的。

正是有由于有了这种信仰的加持,才有了后来所谓的西方列强崛起。向全球扩张,征服这么多国家和地区,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他们认为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比你们的信仰要崇高。这个价值就源于上千年来对大教堂的不断投入,虽然从短期来看绝对是非理性的,但长期却是非常理性的,因为他们通过军事手段征服了这么多地区之后,就能够建立霸权,使全世界的价格形成对它更有利的态势,比如打破了东亚的和平贸易模式,建立起了垄断式贸易。

荷兰、英国、美国,都从中获得了巨额的垄断利润。从长远来看这不是非常合算的买卖吗?英帝国这些基督教文明,虽然不是最长寿的,但至少要比那些商业共和国强大得多,持久得多。换句话说,所谓短期理性的纯粹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他们所建立的国家是不可能长盛不衰的,短期可以极度繁荣,但是一旦衰落就再难翻身。

来源 : 宋鸿兵观天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