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如果我来拍《我和我的祖国》

鹿野 2019-10-07 浏览:
《我和我的祖国》选择以小见大,自下而上的视角是很好的;而且和《攀登者》严重脱离了当时的历史环境不同,其中大部分内容是比较符合各个时代环境的,揭示的大部分问题,如80年代的出国热,灾区和边疆等地区的发展不平衡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即使是选择自下而上的视角,也不能完全抹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作用和对新中国发展的贡献,更不能完全不提祖国发展给普通群众带来的好处,从而把祖国描绘成为吞噬民众的利维坦,将群众的爱国热情描绘成一种盲目的冲动的病态情绪。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如果我来拍《我和我的祖国》

昨天笔者谈了谈个人对于国庆献礼片《攀登者》的一点儿看法,今天在这里想再简单谈一谈另一部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的看法。

今年国庆上映的三部献礼影片中,《攀登者》远不如个人的预期,《中国机长》远超个人的预期。《我和我的祖国》则是唯一一部大体在个人预料当中的影片,其优点和缺点都是很明显的。

就优点而言,《我和我的祖国》至少有两个方面的突破。第一是,其在艺术手法上完全抛弃了当下流行的好莱坞式无脑爆米花大片的风格,把七个人物与情节联系均不大的短片串联为一个共同的主题,带有浓厚的艺术探索性质。第二,这部电影从凡人琐事入手,比较真实的反映了普通民众对于祖国的热爱之情。个人认为,这两方面的突破还是可以供未来的文艺界学习借鉴很长一段时间的。

但是,其具体细节上的一些问题仍然是很明显的。在下面,笔者就重点按电影当中各个短片的顺序分别谈一谈个人的一点感受,以及如果让我来拍的话,应该怎样改进。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由著名导演管虎执导的开篇章节《前夜》主要是讲述了开国大典前升旗的故事。即一个负责电动升旗的工程师林治远在开国大典前夜遇到了麻烦,因为一方面人民解放军禁止他入内检查相关设施的情况,另一方面又要求他“必须万无一失”。最终,他在广大热心群众的帮助之下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障碍,顺利地实现了升旗成功。短片的结尾还特别点明,他当时还不是共产党员,1956年时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笔者在看这个短片时就感到非常的别扭:难道新中国还没有成立时,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就变得如此官僚主义和脱离群众了吗?一方面要求升旗的工作人员“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另一方面又不让人家入内检查相关的设施,这岂不是故意为难人吗?这样的政党与军队又怎么可能得到广大普通群众的衷心爱戴呢?

后来笔者查阅了一下相关资料,发现电影中的情节纯属编造。历史的真实情况是,开国大典前夜对于升旗的要求是非常宽容的:

国旗工程指挥部不仅提前一个月做了准备,而且原本应35米高的旗杆,林治远因为材料不足只做了22.5米时,其马上表示改为22.5米就可以了。更重要的是,当开国大典前夕发现电动升旗可能出故障导致国旗被搅到旗杆里时,中央也并没有为难林治远等普通群众,仅仅是加了人工组作为电动升旗故障时的后备。总之,整个升旗仪式的准备过程都是坚持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1位,对于参加设计施工的林治远等普通群众没有丝毫地为难之处。

假如这一部分让笔者来拍,我就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真实的描绘旗杆短了12.5米和电动升旗装置出现故障时,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不但没有为难林治远等普通群众,反而处处为他们着想的情节,从而让大家明白新中国和旧中国是完全不同的。

第二个章节《相遇》讲的一名原子弹工程人员因为保密需要和恋人分别三年,再次和恋人偶遇时已经因为核辐射到了死亡的边缘,最终被庆祝原子弹试验成功的欢呼人员而挤散,使得他对于恋人一句话都没能说。而且电影当中还给了一个特写,强调指挥员“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实事求是的说,这个电影的题材是不错的,但是情节太老套了,几乎所有的描述“两弹一星”相关工程人员的影视作品都有大同小异的内容,因此其感染力只能呈现“边际效益递减”的趋势。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部电影以及相关的影视作品当中都没有讲出那些科学家为国奉献的动力源泉,也就是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公有制为科学家及家属的生活提供了充分的保障。正如钱学森在回国以后的回忆当中所指出的,美国的工资高只是在名义上的,考量到给科学家的住房等生活待遇和医疗、子女教育等保障,在美国的实际待遇并不比新中国高多少,要是加上私有制下没有晚年保障这一点,就要比新中国差很多了:

【第一,在美国得交个人所得税,这一下子就去了薪金的六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第二,在美国交通往来,因为距离远,非有汽车不可。汽车是自己开,连折旧、维护和汽油在内,一年也得花上一千美元左右。第三,房租贵,一年房租也得花上一千美元以至二千美元。这样七折八扣,真正的生活费用是已经大为减少了。……美国的高级科学家的工资合算起来还不到每月三百元。因此,一位科学家在美国的生活水平并不比我们的一位相当科学家高多少。……通货不断地膨胀,使钱的购买力一直降低,本来估计到退休时,退休金加养老保险可以生活了,而实际上到时候钱贬值了,还是不够维持生活。这时,年纪也大了,无法找到正常的职业。虽然他一生勤劳,到了白发苍苍的年纪,依然还是生活困难。在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就有一位老物理教授陷在这种处境里,后来还是通过他的学生在一个航空公司里作些不重要的研究工作,才勉强维持了生活。
顾吉环,李明,涂元季编,钱学森文集 卷一,国防工业出版社,2012.01,第255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