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岁清廉老常委宋平出席国庆大典

宋春丹 2019-10-03 浏览:
宋平在序言中说,自己和邓力群的经历有点接近,都在“七七事变”以前在北平读书,目睹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国民党对外退让对内镇压的黑暗现实,后来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原编者按:2019年10月1日上午上午,退休在世的16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91岁的朱镕基、84岁的罗干未参加)悉数走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70周年典礼。其中102岁的宋平为最年长者。
今天编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宋春丹撰写的文章《百岁宋平》,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24日总第801期《中国新闻周刊》。】

“60多年过去了,我成为行动迟缓的老人,

而我们的党和共和国却永远年轻。”

102岁清廉老常委宋平出席国庆大典

98岁时的宋平。图|受访者提供

在北京西城区一座毫不显眼的四合院里,宋平已经度过了25年的退休时光。他深居简出,平日里看书读报看电视,品茗散步,写书法,一个心愿是在不兴师动众的情况下上街吃一次小馆。

1917年出生的宋平是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十三届四中全会增选),在1920年前出生的中共元老中硕果仅存,是目前中共党内资格最老、退休时间最久的常委。

2017年4月是宋平的百岁诞辰,但没有人知道具体是哪一天。

连他的老部下、中组部原副部长刘泽彭都不清楚。刘泽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宋平从不允许别人为他祝寿,也坚决不透露具体日期,这是他的秘密。

自我严格要求成习惯

社科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原主任陈东林很早就认识宋平了。

1953年9月,刚36岁的宋平被任命为劳动部副部长,1956年又出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成为当时最年轻的部级干部之一。陈东林的父亲也在国家计委工作,陈东林和宋平的儿子宋宜昌也是同学。

几年前,陈东林和宋宜昌聊起学校生活:

【“那时候觉得你像个穷人家的孩子,身上没钱,衣服也挺旧。”】

宋宜昌说:

【“那是我父亲管着我们啊,太严了。每个月饭钱就只给将将够吃的,有时还忘给,就得跟同学借饭票。”】

陈东林问:

【“你父亲的钱干吗去了?”】

他笑着说:

【“呵呵,可能他都交党费了吧。”】

陈东林听领导说,宋平退休以后从未为其他公事批过条子,唯独为当代中国研究所盖办公楼一事破了例。

中共十四大以后,宋平从中央常委位置上退了下来。中组部部长吕枫去看望他,宋平说:今后的实际工作我不再过问了,但对党的建设特别是党建理论的研究,我还有兴趣。在我有想法的时候,还想找做这方面研究的同志聊一聊,身体条件允许的话,也会参加一些研究活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是中央批准成立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修国史的研究机构,成立几年后一直没有办公楼,在招待所里办公。已退休的宋平得知后,专门和国家计委领导打了招呼,说为国家修史是一件大事,请他们对该所盖办公楼一事予以重视。很快,国家计委就批准了盖楼项目。

宋宜昌是科普作家、军事文学作家,写过《海军史》等不少著作,会几门外语,但退休时只是科普出版社一个普通副编审,没有担任任何领导职务。陈东林听说,宋平还在常委任上时,一次和宋宜昌一起去北戴河,他让宋宜昌自己买票坐车去,不能坐他的专列。宋平儿媳的工作单位有变,他嘱咐不许其他人帮忙安排,让她自己去找工作。夫人陈舜瑶是他的清华大学同学,和他一样性格要强。2015年冬天,98岁的她半夜起床去卫生间,不叫醒护士来扶,结果不幸摔倒骨折了。

宋平的家人曾告诉陈东林,宋平是处处以周恩来为楷模。上世纪40年代,宋平曾担任新华社重庆总分社负责人,受周恩来直接指挥。周恩来在重庆红岩村常听取宋平汇报,审阅他写的文章和报道,还曾派他专门去延安向毛泽东当面汇报工作。

【“有些人会说,宋老这样严于律己,是不是太在乎名声了?我觉得不是,他的位置已经做到了中央常委,一生廉洁奉公,没有任何腐败和其他问题,在党内和老百姓中名声很好,没有必要再刻意要求自己。大概就是他从年轻时一直自我严格要求,已经成为习惯了。”】

陈东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三访宋平

2014年是三线建设50周年。2012年,当代中国研究所想采访一些当年参加三线建设的老同志。为此,陈东林与宋平秘书联系,宋平同意接受采访。

1964年,宋平担任了中央西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以后在国家计委主任任上又负责三线企业的调整改造。48年过去,他已是唯一健在的参与三线建设决策的重要领导人,是对这段历史最清楚的人。

2012年5月25日,陈东林和当代中国研究所副所长武力、研究室主任郑有贵来到宋平家。他们担心95岁的宋平回忆吃力,影响身体,但宋平说:

【“没关系,你们问,我想得起来的尽我能力一定说。”】

采访进行了约一小时,宋平丝毫不显疲态。回答问题前他会思索片刻,回答以后还会温和地问:是不是这样的?

宋平说,三线建设实际上是解决了工业布局的问题,大搬迁是发展内地最快的办法。他认为,大城市治理拥堵也可借鉴三线建设搬迁的经验。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城市太大了,2000多万人,交通拥堵,地价又高,没必要什么都挤在大城市。现代化的办公不需要集中在一起,先进企业摆在哪里都行。现在进入信息化时代,很多东西都变了,不过搞信息化没有工业化的基础不行,要在工业化的基础上搞信息化。

来源 : 中国新闻周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