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刘仰 2019-09-20 浏览:
宗教是美国颜色革命工具箱里的工具之一。在各地的颜色革命中,只要对颜色革命有利,美国就会将宗教拿出来使用。而这个颜色革命工具的有效性,则建立在从少年儿童教育开始的宗教意识形态灌输。这就是香港回归20多年后,香港部分年轻人日益与祖国背道而驰的根本原因。反过来说,这次香港动乱的好处之一是,它使我们更加看清了在“新冷战”背景下宗教的本质和作用,还使我们看到美国右翼势力如何在“政教分离”的幌子下推行“政教合一”的伎俩。宗教意识形态在“政教合一”背景下,必然成为反对世俗政权的力量。黎智英等很多香港动乱的主导者、支持者都是基督徒,内地一些基督徒也试图相应动员,朝香港汇聚,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编者按:本文2019年9月19日以《这群神棍对香港的毒害,超出你的想象!》首发于“环球时报”旗下微信公众号“补壹刀”,经作者授权,现发布完最新修改版,以飨读者。】

香港动乱已超过100天。在这场持续不断的动乱中,有一个角色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却无处不在,这就是香港的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会组织。从已有的信息中我们大致可以梳理香港某些基督教组织在这场街头动乱中所做的事情:

【一、为街头运动募捐;
二、组织供应装备及街头补给;
三、为街头“勇武”分子提供休息站和“庇护所”;
四、动员、组织教徒上街,还有神职人员亲自上街;
五、掩护被水炮车颜料沾染的“勇武”分子;
六、在教会学校发起支持动乱、对抗警察的学生活动以及罢课;
七、从宗教立场出发,污蔑和抹黑中国大陆;
八、为整个街头动乱提供舆论造势和心理支持;
……】

之所以说香港教会组织没有引起太多注意,是因为上述活动没有一项是教会组织单独承担、从事的。三个多月的动乱,从计划到实施,香港某些基督教组织属于全方位配合,无死角参与到每一个环节。当然,香港的天主教、基督教有超过50个以上的教派,分支机构达数百个。未必每个教会组织、教堂、教徒都是街头动乱的支持者。但是,香港动乱开始不久,美国就提到了香港基督徒的因素和作用。

今年7月初,天主教徒黎智英前往美国,受到同为天主教徒的美国副总统彭斯的接见。之后,彭斯根据黎智英的介绍,在公开场合露骨地宣称:香港街头的年轻人在面对警察时,高唱信仰之歌“哈利路亚赞美主”。彭斯说这番话时,脸上露出得意且诡异的笑容。他还宣称,中国无法阻止基督教的扩张,为此,彭斯还夸张地宣布中国的基督徒已有1.3亿。彭斯的言论与美国右翼势力的观点完全一致。美国政坛的保守右翼与美国宗教右翼有高度的重合。近年来,他们将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视为耶稣在世界范围内获得巨大胜利的重点地区。前几年国内有人宣称中国基督徒已达8000万,彭斯宣称有1.3亿,其实是在强调一个所谓“理论”:信徒数量超过人口的10%,宗教发展就不可逆转。对于全中国的基督徒数量,彭斯的数据显然有很大的水分,但我们的确应该引起重视,因为香港的基督徒数量确实已经超过了10%。

他们不遗余力地在香港年轻人的心里播毒。现在,是时候拔拔毒了。

1

以往,基督教及天主教香港分支机构很少涉足政事,但这一次,从计划到实施,香港某些基督教组织属于全方位配合,几乎无死角地参与到每一个环节。

在6月9日下午反对派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游行之前,就有基督教团体打前阵举办祈祷会,以所谓“祷告”的名义聚集示威人群。

此后,类似的祈祷会基本上在每次游行示威前后都会举行。

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参加关怀团的成员分为内围、中围和外围三部分。在内围活动的牧师站在示威者和警察的中间,名义上说的是要做两者之间的调停者,但实际上他们基本都站在示威者一边,即使示威者在做暴力违法的行为,他们实际上充当了站在示威者前方拦警察的屏障作用,使得示威的暴徒更加肆无忌惮。

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在中围和外围的牧师主要做的是情绪支持和物资支持的工作,所谓为示威者祈祷,怂恿他们“勇敢”向前;组织供应装备及街头补给;为街头“勇武”分子提供休息站和“庇护所”, 掩护被水炮车颜料沾染的“勇武”分子。

一定程度上,他们还利用自己的宗教身份,为这些暴徒的活动提供道德上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因为香港从殖民地时期开始政府就选择了教会作为合作团体,拨款给教会去营运学校,以此减少政府的长期行政费用。

现在香港有285所基督教和天主教小学、235所基督教和天主教中学,均占到香港中小学总数的50%以上。基督教和天主教宗教团体和神职人员就利用其在教会学校的优势地位,在教会学校发起支持动乱、对抗警察的学生活动以及罢课。

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宗教场所和教会学校也成为运动中暴徒的休息处。日前《文汇报》的报道还称,基督教宣道会天颂幼儿学校为被警察围堵的暴徒提供休息场所,帮助其逃跑,学校内的家私布置被布匹所遮盖,疑藏示威物资。

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在香港举办游行需要获得批准,但是宗教集会不需要经过批准,有时候在警察发布反对游行通知书的时候,一些宗教团体会利用宗教集会的特权进行集会。

2

提出这个问题的意义在于,香港目前发生的事情,体现了美国主导颜色革命的明显特征。在颜色革命的历史上,宗教的确扮演了重要角色,或者说,宗教就是颜色革命的重要工具。

最典型的事例是上个世纪80年代发生在波兰的颜色革命。当时波兰民众运动的主导力量是“团结工会”。

这个“工人组织”之所以成为推翻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权的核心力量,一是因为美国中央情报局为其提供大量支持;二是因为美国政府与当时波兰籍的梵蒂冈教皇达成了携手对抗苏联、赢得冷战胜利的共识,梵蒂冈以及波兰天主教会因此成为“团结工会”的重要后盾。

来源 : 补刀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