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刘斯郎 2019-09-19 浏览:
网上公知盛传,到了欧洲之后的难民“民主了、自由了、也幸福了”,例如“拿的救助金比在中国的工资都多”、“不用工作白吃白喝有人养”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可事实呢?往往是有点钱的人才能买得起偷渡的船票,穷得叮当响的难民只能不停地跑,等待战火的审判。而那些逃走的,葬送在地中海中的亡魂无数,还要面临被贩卖的风险,到欧洲之后,能成功取得合法救助的人数比例也不高,流离失所的饿死鬼、病死鬼也不罕见,不见天日的难民营里苦苦祈盼的一张张面孔,也都是真实的写照。
【本文共分两部分:
都一部分:叙利亚籍难民哈桑的故事
第二部分:公知谬论的大型翻车现场】

【序】

近几年,国内的互联网上有公知反复宣扬所谓的“国家强弱和老百姓福祉没多大关系”,甚至有人狂言“弱国民众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中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还自以为是的侃侃而谈,把欧洲最破败的乌克兰描绘成了人间天堂,把饱受列强摧残的伊拉克和叙利亚说成了人权改造的标榜。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无疑,这样的说辞,不仅是罔顾事实,还假的离谱,他们全然不顾那炮火下的野鬼孤魂,对那些流离失所的数以千万计的苦难流民更是。不知到底是装傻,还是眼瞎,又或者是拿人家钱,替人家喷粪,其居心让人费解,更令人作呕。

事实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国家不强,如何安宁,内政外控,又何来尊严?我去过这些被西方炮火洗礼过的土地,也见过被颜色革命搞垮的国家,更在欧洲这个“难民避难营”里和不少难民打过交道。我不但没有看到公知口中的“美满故事”,反倒是见证了无数的颠沛流离。

今天,我们就通过战火中的难民遭遇,来感受一下公知们口中的“道路正确”和“民主自由”。

以下内容由威尼托难民营叙利亚籍难民哈桑的聊天口述片段综合整理而成。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一)内战爆发

哈桑曾是个中学教师,他的故乡在叙利亚,在战争爆发前,这里不富裕,更不是欧美人口中的“民主”国度。虽然不算富裕,但这里民有所食,亦有所居。在欧美的封锁和制裁之下(欧洲和美国曾长期对该国实施经济制裁),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也算得上是井然有序。

2011年,由欧美外部势力鼓动的“阿拉伯之春”革命从突尼斯蔓延至此,让这个地中海东岸的国家,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彩。在受控于外部势力的媒体和组织的煽动下,叙国境内迅速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运动。而在美国和欧盟势力的介入和支持下,包括叙利亚自由军、伊斯兰阵线在内的多股反政府武装力量迅速成立并壮大,叙利亚内战随即爆发。

国家危亡,则百业俱废。战火的猛烈燃烧,在迅速改变着这个国家昔日宁静的状态。在参差不齐的讯息中,有人选择相信美国和叙反对派,举起了枪杆要推翻政府闹革命,有人则选择了相信政府,要捍卫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尊严,还有的人,在绝望之境走上了极端主义的道路,加入“伊斯兰国”,开启了报复性的屠杀。他们,是曾经的骨肉同胞,却开始自相残杀。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二)烽火连天

战火很快便烧到了哈桑的小镇,而自小厌倦纷争的哈桑,自然是想置身事外,他不想参与这场纷争,同样不希望自己的学生为人利用。

于是,在家中得知反对派的武装力量打来之后,他第一反应便是跑到学校,想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学生们“在家呆着,不要生事”。然而,一切都已经迟了,当他赶到的时候,显然学校周边已经发生过激战,孩子们早已四处流散。

而最让阿桑感到悲悯的是,他远远地望见,那自己昔日里呵护的天真无邪的几个少年,居然在远处把着枪,穿着反对派的军装四处走荡。

他们远远地对望,彼此之间显然有了隔阂。哈桑内心是恐惧的,但作为老师,他又不得不上前说上几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个把着枪的孩子以略带稚嫩的口吻说:参军,革命,为了更美好的生活,像美国人一样过幸福的、自由的生活。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哈桑对这样的回答感到震惊,他想劝这些孩子回家,于是他问: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们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白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吗?

几个孩子陷入了沉思,他们不懂纷争,只是回答说:招我们的人说,就是要过更好的生活,有更多的钱,吃得更好,能改变自己和国家的命运。

哈桑摇摇头,欲言又止,因为旁边的街角处走来了几个反对派的武装军。为了不生是非,他叹了口气,匆匆离去。

次日,美国支持的反政府军和叙政府军在小镇及小镇周边展开了密集的交火,整个小镇的上空硝烟弥漫,时不时传来激烈的枪响和炮弹的轰鸣声,吓得躲在暗处的妇女和孩童惊哭。

在“自由民主”的炮火下,持续了近两天的交战,几乎毁了整个小镇,小镇街头的商店被洗劫一空,沿街的屋舍也千疮百孔,还有不少被炸死的平民,躺在残垣断壁之间,无人问津。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三)流离失所

在这一场战火中,哈桑和自己的妻儿躲在家中,逃过了一劫。在炮火相对平息之后,他们连夜打包行李,匆匆逃离那被魔鬼吞噬的故土,和那数以万计的民众一起,四处逃窜。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但是举国战乱,似乎没有祥和之地,再加之战争中,各种讯息闭塞,因此前路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哈桑他们也并不清楚。

一路上,各种军事关卡特别多,想要通行是极为困难的,还极有可能遇上正反两派交火,因此阿桑一家和同行的街邻一起,专挑那些荒废的野路走。途中因为体力不支,大家还一起丢掉了除了水和干粮之外的其他物件——这时候,“活下去”成了众流民统一的信念。

数日之后,他们抵达了叙利亚中部城市哈马,可这里显然也不太平,恐怖袭击的疑云环绕在这里,很多民众得到“小道消息”说这里即将开战,不少人都在打包行李,准备逃亡。

来源 : 郎言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