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申鹏 2019-09-14 浏览:
第一任县长要给大家造房子,造好多好多的房子,但房子多了,房价自然就要下跌,黄四郎和乡绅们不愿意房价下跌,就鼓动有房子没房子的鹅城人都上街,让县长造不成房子。后来有一任县长要填海造陆,多搞点土地出来,结果一群人有说这破坏生态环境。所以大家宁可住鹅棚,一家人挤20个平方的鹅棚,失去了工作能力的老人,只能住铁丝网做的鹅笼,还得强作笑颜说:“一家人最重要是整整齐齐,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一个黄四郎。

汤师爷高,马县长硬,黄四郎是又高又硬。

黄四郎放在历史上,也是有功绩的,有贡献的,人家也是鹅城元勋,背景深厚,放在中外各国,口碑都不差。这人说话又好听,八面玲珑自己摘光了鹅城的瓜,又说什么“黄台之瓜,何堪再摘?”;既喊着“反暴力”,又要衙门“网开一面”。

他号称白手起家,靠着老婆和投机,做到了富可敌国,鹅城百姓本就爱富人,把富人当偶像,大家拥戴也是正常。哪怕他现在坐拥半座鹅城,住在价值七亿的豪华碉楼里,风吹不着雨打不着,吃着火锅唱着歌,把税收到2050年去了,你也没有办法。

黄四郎先生是个体面人,他不关心鹅城是谁的,也不关心鹅城是什么制度,更不关心鹅城人民的死活。他只希望自己能够不断赚钱,不断摘瓜,自己还要能够站在干岸上,干干净净,说着漂亮话。

人们不会骂黄四郎,人们只会骂县长,说县长都是恶棍、流氓、贪官、无能、寄生虫。却不想想,这鹅城从来不是县长说了算的地方,县长的什么政策,没有黄老爷点头,是推行不下去的。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鹅城的土地、房产、商业、能源、通讯、传媒、港口,都在以黄四郎为首十大乡绅手上,普通人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用的都是黄老爷家的,黄老爷想涨价就涨价,想故意囤积就囤积,想套现离场就套现离场。外面的土匪假张麻子都说了:“大家都是抢,没啥区别,只不过我是明抢,黄老爷是风度翩翩地抢罢了。”

鹅城大部分人是没有正经房子住的,只能住鹅棚。难道鹅城没有土地吗?不是,鹅城的土地都做了度假森林、别墅花园、以及黄四郎打球的高尔夫球场。

第一任县长要给大家造房子,造好多好多的房子,但房子多了,房价自然就要下跌,黄四郎和乡绅们不愿意房价下跌,就鼓动有房子没房子的鹅城人都上街,让县长造不成房子。后来有一任县长要填海造陆,多搞点土地出来,结果一群人有说这破坏生态环境。所以大家宁可住鹅棚,一家人挤20个平方的鹅棚,失去了工作能力的老人,只能住铁丝网做的鹅笼,还得强作笑颜说:“一家人最重要是整整齐齐,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其实大家都是人,又不是鹅,住在鹅棚鹅笼里,怎么可能开心呢?不开心总得找个发泄口吧?他们可不敢冲黄老爷的碉楼,因为碉楼的保安是真敢打人的,他们只敢冲县长张麻子的县衙,因为县衙的警察们是不会还手的。

黄四郎的走狗记者媒体们,颠倒是非操纵舆论乃是一绝,他们可以煽动民众情绪,颠倒黑白,把普通人的痛苦,都归结到县长和普通公务员身上去,甚至要逼得你剖腹自证清白。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讲实话,张麻子抢了鹅城老百姓吗?张麻子欺负了鹅城老百姓吗?没有啊!抢他们的,欺负他们的,是黄四郎啊,可是不成啊,鹅城百姓个个如花姐,不拿抢指着黄四郎,倒拿枪指着张麻子,理由是———谁让你是个好人呢?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这个时候,黄四郎还要站出来说:“请县长大人对鹅城百姓网开一面,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鹅城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个黄四郎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平原公子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