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爱国,到底有没有门槛?

鹿野 2019-09-11 浏览:
试问,如果要是一个人希望自己的子女完全放弃对中国的忠诚,那他本人又能对中国有多高的忠诚度?还谈什么爱国主义呢?今天一些去西方国家生孩子,希望子女不再当中国人的人继续讲爱国是完全可以的,但是同样也应该和之前的这种行径划清界限,明确表示自己过去的想法和做法是错误的,以后绝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加入外国国籍。否则,如果一方面大讲“爱国主义”,另一方面又继续坚持希望自己的子女不再当中国人,就是骗人也骗不了啊!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爱国,到底有没有门槛?

近来,网上又发生了很多关于爱国主义的争论。有不少网友认为,一些把子女生在外国,希望子女加入外国国籍,甚至自己都加入了外国国籍的人,谈“爱国”有很明显的欺骗之嫌。但是也有一些人认为,爱国不应该把门槛定得太高,让子女加入外国国籍,甚至本人加入了外国国籍的人,也未必不爱国。笔者也想在这里简单谈谈个人的看法,仅供朋友们参考。

一、国籍是爱国主义天然的门槛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全世界有近200个国家,我们平常所说的“爱国主义”,并不是说泛指“爱任何一个国家”,而是特指“爱自己的国籍所在国”,尤其是指“作为一个中国人,爱自己国籍所在的中国”。在这种情况之下,国籍就是爱国主义天然的门槛,不具备中国国籍的人本身就谈不上什么“爱国”了。

当然,对于一些外国友好人士帮助中国的行为,我们也是应该持欢迎态度并且高度肯定的,但是这和我们平常所宣扬的“爱国主义”是两码事。比如说,白求恩在抗战期间帮助中国的行为应该被充分歌颂,但正如前两年回归了初中语文教材的老课文《纪念白求恩》所说,其精神本质上是一种国际主义精神,恰恰是共产党人用来反对狭隘爱国主义所需要的: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白求恩同志是实践了这一条列宁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共产党员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狭隘爱国主义的国际主义。】

这并不是说以白求恩为代表的国际主义精神就和爱国主义相矛盾,而是说真正意义上的爱国主义并非狭隘的搞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而是与国际主义相统一的。白求恩支持中国革命,本身也是为了实现包括其祖国加拿大在内的全人类的解放与实现共产主义。

当时,一些加入了共产党,坚决反对日本侵华的日本人则在这个问题上表现的更加突出。像著名的中西功和西里龙夫就在受审时明确表示,日本侵华对日本本身也只会带来灾难,只有反对日本侵华的日本人才是真正的爱国:

【我们信仰共产主义是为着实现日本人民和全人类的自由、平等和幸福。
我们直接参加中国革命斗争的行列,是因为现代的日本遭受着法西斯军国主义的残酷统治,日本的革命活动受到严厉镇压而无法进行。在这种情形下,直接援助中国共产党并促使日本侵华失败,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们认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使中日人民均深受其害。制止日本侵华战争,能使中日人民从毁灭性的灾难中解脱出来。实现中日和平和中日人民世代友好,这是两国人民的莫大幸福和根本利益之所在。
方知达等,太平洋战争的警号——记几位反法西斯战士在日军偷袭珍珠港前后的情报活动,东方出版社,1995年11月第1版,第277页】

但是,不管是白求恩也好,中西功和西里龙夫也好,他们并不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只能称他们为国际主义者,而不能把他们包括在中国的“爱国主义者”当中。如果说他们是“爱国主义者”,只能由他们本国人来说。

今天的情况也是一样的,一些外国人反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霸权政策,支持中国在香港等问题上的正义立场,我们毫无疑问应该表示欢迎并且高度肯定,也应该指出他们的这种行为是符合他们国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但是不管他们祖上是否具备华裔血统,我们都绝不能说他们“代表了中国的爱国主义”。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中国人,而是外国人。

二、希望子女不再当中国人绝非爱国

有的朋友可能会拿某些人具备华裔血统来说事儿。然而事实上,一个人国家身份的认定取决于其国籍而非血统。新中国成立以后,有很多欧美裔人士,如马海德,爱泼斯坦(不是前一段儿被自杀的那个为克林顿和特朗普拉皮条的爱泼斯坦)都加入了中国国籍放弃了本国国籍,我们毫无疑问应该视其为“中国人”而不应该再视其为“外国人”。对于加入了外国国籍的华裔人士,我们也应该和其他外国人一视同仁。不然就成了血统至上的种族主义了。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本人还没有加入外国国籍,但是却特地去西方国家生孩子,希望子女能够加入外国国籍,不再当中国人的情况呢?

笔者个人认为,至少这种行为本身绝不能视为“爱国主义”的表现。比如说,在加入美国国籍时就有这样一段誓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